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72.原来如此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2953 2015-01-15 18:40:53

    刘姨再次拍开刘管家撘在她肩膀上的手,说:“这段时间我就住在公司,你们不要来打扰我。”

  “老婆,我错了,你这样会伤身体的。”

  “心柔已把我的身体调得差不多了,现在是我回报心柔的时候,这事也不怪你,你本来就不懂什么衣服,但是你不该不相信人,你更不该任由凯恩去做欺负心柔的事...呜呜......”刘姨边说边哭了起来。

  刘管家拿着纸巾准备给刘姨擦泪,却被刘姨转过身躲过了。

  ==========================================

  纪赫城听完刘姨与关佩文和李玉芬的录音,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他想起那天晚上的事,觉得自己是不是做的过份了,他可从来没有对女人动过手,就是那些想利用他上位的女人他都是让人处理的悄无声息,自己从来不会亲自去找麻烦。

  那个公司原本是纪赫城的母亲要儿子送给女朋友的一个礼物,那个女朋友本来也是个服装设计师,纪赫城想送给她个公司只是玩玩,根本就没想公司能不能发展壮大,结果也的确如纪赫城所想,公司成立这几年全是由他自己在打理,那个女朋友只是空有其名,设计的本事也没多大,只是有他这个老板靠山,在公司里很多为了口饭吃的员工都不敢惹她,她也过得有滋有味。女朋友是母亲硬定给他的,他不喜欢又怕伤了母亲的心,所以才在几年前提出回国投资的计划,顺便也就把这个服装品牌也给带来了。

  纪赫城脑子有点乱了,他走到酒柜随手拿出了一瓶酒给自己倒上,仰头就把酒喝干了,冰凉的酒流进体内也没有把心头的乱给抚平静,接着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冷风走进办公室看到的是纪赫城已睡在沙发上,酒瓶和洒杯倒在沙发脚,纪赫城一手掉在沙发外一手压着额头,双目紧闭。

  冷风是去取那些摄像资料,没想到这一会的功夫纪赫城就已经喝高了,这有些不象他,他可是从来不乱喝酒的而且酒量也不小,这一瓶酒对他来说可只是漱漱口,这点就让他醉的话是不是他不舒服,这样想着冷风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近纪赫城抬手就准备把他背到休息室,结果纪赫城睁开了眼,双眼已布上了血丝,就那样看着冷风。

  冷风看着纪赫城,轻轻地说了句:“凯恩,是不是不舒服?”

  纪赫城还是那样紧紧地盯着冷风,不说话,只是对冷风摇着头。

  “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拿来了,你这样可能看不了,要不你先休息下再看。”冷风指了指桌上的录影资料。

  “冷风,我可能...做错了,你...帮我...找她出来。”纪赫城说话的声音很慢,有些吞吐。

  “我给你倒杯热水。”冷风没有接纪赫城的话,转身就拿起桌上的茶杯给纪赫城倒了一杯热水放到他的面前。

  “冷风,帮我找她。”纪赫城又说了一遍。

  冷风还是没有接他的话,只是用下巴指了指水杯,让他先喝点水。

  纪赫城看了眼茶杯并没有去端,只是盯着冷风看,要冷风给他个准信儿。

  冷风跟在纪赫城身边已有十年,从没见过纪赫城这样,从来都是别人欠着他的情,他可从来不愿去欠别人的情。

  文心柔不但帮公司起死回生,还为公司占领一半的市场份额,这个人情纪赫城就欠大了去了不说,可那天晚上,偏偏还让纪赫城做出了从来不可能发生的事,夺取了文心柔的清白。

  纪赫城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想着办法靠近他,主动献身,甚至还有人打着他和楚光的主意想跟纪赫城靠近,都没有成功。

  那天晚上纪赫城为什么会那样做,冷风一直没有想明白!

  冷风想了好一会儿,还是不忍纪赫城自掠,叹了声说:“我已查了,是刘姨一手安排文心柔走的,去了哪里没有记录,我想可能刘姨已给她改了名字,短时间内是找不到她的,刘姨这边,我们也不可能问出什么,她对我们的抵触情绪很大。”

  纪赫城听完没再说话,只是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冷风看到纪赫城不说话,还是好奇地说了句:“凯恩,可能文心柔真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你们俩个就是有点什么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等刘姨心情好点再去问她,会知道文心柔在哪里的。”

  纪赫城知道冷风是个很少说话的人,更不要说会八卦了,今天提到文心柔让他也吃了一惊。

  “为什么这么说?”纪赫城看着冷风,想听听他的想法是不是与自己分析的一样。

  冷风摸了摸鼻子不说话,急得纪赫城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准备抓住他好好揍一顿,好在冷风身手很好,敏捷的绕到纪赫城的身后,扣住了纪赫城已伸过来的手。

  “你心里明明知道,还要我来说破这层纸。”

  “冷风,今天就顺我一次,你说出来我心里好想点。”

  “凯恩,你到这来投资的目的一是想查清楚夫人给你定下的婚约、二是想离那个肖雅远点。结果事情真如你所想肖雅是个假冒的,你已跟她有过关系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事情,再加上这边的项目问题压得你心烦意乱,所以正好文心柔撞到了你的点上了,她就成了你发泄的对象。”

  “我没和肖雅有过任何关系,那天晚上的人是楚光,楚光喝了那杯酒。”纪赫城揉着太阳穴,告诉冷风。

  冷风听到纪赫城这样说,很是吃惊:“那天的录像上不是你背肖雅进房的吗?怎么会是楚光?”

  “看来你也被肖雅骗了,你们是不是只看到我背肖雅进房后就没有什么画面了,楚光就在那个房里,是我背他去的。他喜欢肖雅很久了,所以我就成全了他们。”

  “你这样做一定是很早前就知道肖雅是个冒牌货了,对吗?”冷风好奇地问。

  “我母亲带她到家里后,告诉我她就是给我定的那个娃娃亲的老婆的时候,我心里就产生了排斥,就开始查了。只是我没想到的是那个肖雅很小心,每个与她走近的人她都会渐渐疏远,太强的防御心让我对她的怀疑更深。你还记得那次我母亲住院吗?”纪赫城问。

  “怎么了?”

  “那次住院,肖雅不是天天到医院吗,我找来了浩洋,乘我母亲不在病房的时候让他给肖雅做了催眠,知道项链是从一个叫文心柔的女孩子那里偷来的,她们从小就是朋友,所以很多事都知道。不是我母亲出院没多久我就提出要到国内来发展吗!”

  “你既然知道文心柔的身份,你为什么还那样对她?”冷风不明所以,问出来的话也有些重了。

  纪赫城没有回话,只是看了看冷风,端起茶又喝了一口。

  “凯恩,你为什么要伤文心柔?”

  “可能是男人的面子吧,那天晚上被她的干妈摆了一道很没有面子,后来又有很多工作上的事脑子很乱,那天晚上她........”

  纪赫城不愿再说下去,那天晚上文心柔就象个发狂的小猫儿,对他又踢又挠,一下子让纪赫城有了吃下这个小东西的冲动,文心柔越是在那又哭又打越是让纪赫城心里痒痒,也不知是文心柔踢到了他的小弟弟还是他不小心撞到的小弟弟,他那时一下子胀的要命,压着心柔就要她给他负责,心柔越是不从纪赫城越是兴奋,很快心柔没有了力气可是纪赫城当才只是个热身。

  当纪赫城冲破那层代表女孩与女人的分界线时,他的心里还是有点紧张,很快就是狂喜盖过了一切,他好喜欢这个身体,紧得差点让他断了子孙根。

  冷风看到纪赫城没有再说话,只是沉浸在回忆中,他知道每个人都有不愿说的秘密。

  ==================================

  这边,刘管家一直在陪着刘姨,得到的却是刘姨不冷不热的脸。

  刘姨看着满屋的服装,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只好打开桌上的电脑,看看电脑里有没有她想要的东西,没想到还真让她找到了,忍不住又红了眼圈。

  电脑的页面上有一个文件夹标注的是模特公司,刘姨一打开就看到了是霓裳模特儿公司,上面还有总监的电话。

  刘姨看到这些,心里有点怀疑心柔又是玩的什么游戏,不是让她在找模特儿公司吗,怎么她会联系上霓裳模特儿公司,是不相信她刘姨的能力还是不相信她。

  霓裳模特儿公司的确是现在最火的公司,出场费很高的,刘姨去问过就是要价太高放弃了。当时刘姨把这个事情是跟心柔讲了的,心柔又去联系是什么意思呢?

  刘姨看到那个总监的电话还是打了过去,前次她去找的时候只是个一般的工作人员接待的,今天她打给这个总监看看是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