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65.将计就计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3072 2014-12-27 00:09:50

    刘姨就象个孩子样很是兴奋,从来就没有做过这么刺激的事,现在上了年纪还能玩出这种花样让刘姨在回牧场的车上抓着心柔的手阵阵出汗。

  文心柔感到刘姨抓她的那只手湿湿的,好在汽车里还有暖气,手上还感觉不到冷,心柔担心刘姨刚才是帮她壮胆故意那么做的,现在冷静想想,怕是吓出的冷汗,在车里很多话不好说,她只能用力回握刘姨。

  刘姨象是看懂了心柔的心事,朝她转脸微微地笑着,时不时还拍拍她的手背。

  心柔不知道刘姨手心出汗是兴奋的,一辈子在家里相夫教子,老了,从来还没做过什么让她高兴、刺激的事,今天遇上的事不但能帮上女儿还能找点乐子,又不会有太大的损失,不就是一季的销售量,最多让他们多准备几套设计图不就行了。

  刘姨拍着心柔的手背,在想怎样拿出设计图的办法,不知不觉是就皱起了眉头。心柔看到刘姨皱眉,不敢多话只能紧紧的抱着刘姨的胳膊把头靠在她肩上安慰。

  回到牧场,刘姨就把心柔拉到了屋里商量事情。

  “妈妈,不做这种事情,可以吗?”

  “傻女儿,答应的事可不能反悔哟。不要担心,这事我来做,你不要说话就是。”刘姨兴奋的脸红红的。

  晚上,刘姨拉着刘管家不放,缠着他问L·F的事。

  “当家的,那个L·F为什么让你来管,凯恩怎么不要了?”

  “凯恩那有时间管这个,本来是开个公司哄那个肖小姐开心的,那知道那个女人是个绣花枕头,公司运转的不错让那个肖小姐管还不把公司管倒了,所以那个公司名义上是她的,其实并没有给她,是让我看着的,有什么事情随时好跟凯恩说。”

  “那个肖小姐是怎么回事,凯恩怎么会看上她?”刘姨想知道去帮心柔的那件事情难度有多大,问得很细。

  “哪里是凯恩看上的,是夫人看上的,公司也是夫人的意思,夫人去参加舞会的时候看到她身上戴的项链是跟凯恩的那个是配对的。”刘管家有点不耐烦,但是又怕刘姨生气,只能配合,但还是好奇地问了句,“老婆,你可从来不问这些事的,今天是怎么了?”

  “好奇,那哪个文心柔又是怎么回事?”刘姨拉着刘管家的胳膊不放。

  “凯恩不同意夫人当年给他定的亲,所以提出要回国了解当年的事,借这个理由就到国内来发展了,同时也就把L·F也带了过来,我不知道那个小子还是在查当年的事情,去找了夫人的姐妹,结果被那个老女人和文心柔设计。”

  “心柔设计凯恩?我一直想问你这个事,你快跟我说说。”刘姨一脸的好奇宝宝样。刘管家觉得刘姨今天有些奇怪,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有问题,想想可能是太闲的没事找事吧!

  “一天晚上,凯恩找到了夫人当年的姐妹,还没问明白事情就被下了药,等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文心柔跟他睡在一张*上,那个老女人还告诉他睡的就是他妈从小给他定的媳妇,逼着凯恩把文心柔给带了回来。”

  “那你看谁才是真的?”

  “文心柔的可能性大些,可是文心柔没有那个项链信物,肖小姐有,但我们都看出来了她有问题。凯恩那小子我从小看着长大,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逼,文心柔那个事让他憋了一肚子的气,你最好不要用这个事去开他的玩笑,他准会发疯。好了,睡觉吧。”刘管家准备拉被子睡觉,刘姨却摇着他,不让他舒服。

  “好,我不提这事了,老头子,我们回小楼吧!”

  “这里住着不好吗,人多又热闹。”

  “你知道的,我喜欢清静,开始还觉得热闹,可时间长了就觉得还是清静的好。老头子我想找个事做,你能帮我找个活吗?”

  “干什么活啊,你身子不好,一动手脚都疼,给我添什么乱。”刘管家一下子看向了刘姨,很是生气。

  “老头子,你别生气,小心血压高。”刘姨劝着刘管家,“这些时候吃了心柔抓的药身子好了许多,现在手脚都不冷不疼了,就是要多活动活动。对了,心柔给你抓的药你吃了吗?”

  刘管家听到文心柔把妻子的病治好的事,心头很是吃惊!他并没有吃心柔给他抓的药,那天出来买药只是为了让老婆高兴,就只当是文心柔是为了讨好老婆,也可能她会点医,所以大着胆子吹牛,没想到大医院都没治好的病她能治好,可能是让她瞎猫碰上死耗子吧!也不可能啊,很多医院都去看了都说去不了根的,到了冬天就会痛。

  “手脚真的不痛了?”刘管家一脸的不相信,“你不要因为她叫你妈,你帮她骗人。”

  “死老头子,说的什么话,我真的不痛了,我要是痛的话还会今天去拨花生啊。”刘姨用粉拳打了一下刘管家。

  刘管家一想也是,下午的确看到妻子在拨花生。那这么说这个文心柔真有那么点本事,那我也试试她给我抓的药,看看我的老毛病能不能治好,他这样想着也不理刘姨。

  “想什么呢,你同不同意给我找个活干,我不想老在家里坐着了。”

  “好,你想做什么。”

  刘管家知道妻子是真的好多了,要不她也不会这样跟她闹。以前身体好的时候就在帮他忙前忙后,实在痛的受不了了才留在家里的。

  “给我在L·F找个活干。”

  “这样,我跟凯恩说下,那个女人堆我不喜欢,你帮我去看着也好。”

  刘姨听到这话,心里一阵窃喜,看来计划的第一步就要实现了,立冬前可能完不成这事,元旦前后还是很有可能完成这个事的,明年心柔就能拿回房子了。一想到这刘姨就高兴,乐得抿嘴偷笑,看得刘管家总觉得妻子有什么事在算计他,结婚四十年来可从没看见过妻子今晚的样子,一个人偷偷笑就是不告诉他乐什么。

  “你笑什么,说来听听。”

  “你同意我可以去干活了啊,这还不乐啊!”你别说刘姨装傻也不差。

  不敢表现的太过,到时露出马脚可坏了大事,刘姨闭眼睡觉。

  可是刘管家并没有睡意,这么多年来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太了解了,她好奇问些事很正常,可是直接提出要到L·F去可不是她的性格,她从来不会参于公司的事,就是真要做事她完全可以找个她喜欢的事做,她喜欢做饼干、煮咖啡,开个小店不是很好吗?她提出去公司,难道是文心柔那个女人的主意,她有什么目的?刘管家睡不着了。

  第二天,刘管家轻轻地起床,他找到昨天开车的司机打听昨天的事情,司机开始怎么问都不说,结果被一吓,把昨天一下车就发生的事全给刘管家说了,说到他去买早点了不知道以后发生的事,司机说完把刘姨昨天为堵他的嘴给的钱也拿了出来,递给刘管家。

  刘管家没有接,只是冷冷地看着司机,说:“钱,你收好,不要跟我妻子说今天的事。”说完,转身就走了。

  刘管家走到牧场给纪赫城打电话,那里没有人好说话,电话铃声没响几下很快就被接通了,“刘叔,我还在睡觉。”

  “知道你在睡觉,听好啰,你准备把文心柔一直这样带着?”

  “她有什么事?还没时间管她,最好滚蛋。”

  “真想让她滚蛋?她现在可是从你刘姨身上下功夫了。”

  “刘叔,她要做什么,老子这就找人弄死她。”纪赫城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没你想的那样,我看她现在跟你刘姨近,想看看你是什么态度,我好处理事。”

  “最好让她滚得越远越好,别打刘姨的主意。她要是有一点小心事,我就弄死她。”不等刘管家说话,纪赫城气得就挂了电话,拉过被子倒下又睡了。

  刘管家听到电话传来嘟嘟声,也挂了电话,他已经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个事了——将计就计,看文心柔能玩个什么花样出来。

  刘管家没有回屋,坐在桌前边吃早餐边在想以后的事要怎样安排,就看到文心柔也从楼上下来,他看着文心柔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紧张、害怕的模样。

  “谢谢你治好了我妻子的病。”

  刘管家突然对文心柔说了句感谢的话,让文心柔惊了一下,随后她轻轻地拉过椅子在刘管家的对面坐了下来。

  “不用谢的,我举手之劳,要去根还要一些时间,再过半年就可以去根了。”

  刘管家没有再说话,文心柔看了眼低头吃饭的刘管家也没有再多话,也低头吃饭。

  刘姨下来时已是日上三竿,暧烘烘的太阳照着舒服服的,她的心情大好。

  早上是刘管家叫醒她的,告诉她事情已跟凯恩说好了,L·F公司都是些女人的事由她出面来管理要好的多。听到好消息的刘姨高兴地从床上跳了下来,抱着刘管家开心地笑,刘管家从来没见过妻子这样开心,心里有过一阵心悸,他这样利用妻子赶走文心柔,会不会伤到妻子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