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60.牧场相遇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2614 2014-11-29 23:40:54

    文心柔听到刘管家那样说后,心里已没有了早上出门时的喜悦,原来刘管家只是为了让刘姨高兴并不是真想把她文心柔当女儿看。

  文心柔站在柜台前考虑到底要不要给刘姨治疗,想到刘姨对她的种种好,善良的心柔摇摇头很快把那小人的心里抛到了九霄云外。仔细检查着每一根银针,心柔想着就把刘姨当个病人来治,就当是还这份人情好了,这样一想她的心里也就没有了任何牵绊,治好刘姨的病就想办法离开。

  刘管家的话,就把这几付药吃了会有效果的,能顶上几年了。

  文心柔远远就看到刘姨拉着初一在晒太阳,初一身上的毛厚不冷,可刘姨就不一样了,穿着毛皮大衣还全身冷的打颤。心柔跑到刘姨身边,把袋子丢到脚边,空出手来去拉刘姨的手,“把手给我,很快就不会冷了。”

  文心柔揉搓着刘姨那双冰冷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棵红参给刘姨让她含在嘴里,“咬一块含在嘴里,过会你就不会冷了。”文心柔想起刚才刘管家的话,没有喊刘姨“妈妈”,而是直接说事,刘姨并没有发现心柔的异样,听话地咬下一大块含在嘴里。

  初一看到心柔过来玩心大起,看到心柔没空理它,就扑到心柔的身上蹭她。

  刘管家开车出来看到的就是,心柔在给妻子揉搓着手,初一吃醋去逗心柔。他想起刚才跟心柔说的话,心里也是一阵不好过,这个女孩子的背景还没有完全落实,他还不能接纳她。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可不好跟爵爷和夫人交待,现在凯恩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

  “心柔,饿了吧,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刘姨看到坐在车后的文心柔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摸着初一。

  “我没有什么事,听你们安排。”心柔朝刘姨笑着说。

  刘姨听到心柔这么说,转头看着丈夫笑,看着刘管家心里有点心虚,怕心柔把刚才的对话说给了妻子听,紧张地说:“你看着我干什么?”

  “找个吃饭的地方,我和女儿吃得都清淡。”

  “到城南牧场,那是个吃饭、休闲的好地方。”刘管家今天出来就想顺路去看看那个地方,他想看看心柔说的那两个老人怎样,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去看下放心些。

  “你知道城南牧场?”刘姨很好奇地问。

  “听说过,没去过,正好去看看初一的女朋友。”刘管家如是轻松一说,其实刘管家停好车后,就打了电话问清楚了城南牧场的情况,知道那个地方是个旅游、休闲的好地方。

  两个人的对话听在文心柔的耳朵里,让她本能地想到刘管家这是要去看看,怕她做了对他们不利的事。文心柔心里更难受了,被人怀疑的滋味从小在关家就背着,现在换了个地方也丢不了这个包袱。越想心里越冷。

  城南牧场就在城外以南三十里的地方,一湾湖水相隔,一边是繁华的都市,另一边就是绿草悠悠的大牧场。现在正是冬季看到是一片片干草,寒风吹过半人高的草倒向地面还伴着呼啦呼啦的声音。

  “我们风好大啊?”

  刘姨看到远处被风吹倒的草一片一片,想到自己的身子骨开始怕了起来,那边会很冷吧!

  “前面有桥,开过去看看就知道冷不冷了。”刘管家一心想去看看牧场的人,也没有把妻子的话放天心上。

  刘管家一心开车,很快就穿过了铁桥朝牧场进发,不等车开到牧场的休闲山庄就听到车上的初一狂吠起来,初一的声音很大,震得心柔不得不打开车窗让初一朝车外吠。很快就看到从山庄里跑出一条同初一同一品种的狗儿来,它的体形比起初一略小点,但是全身的毛色要比初一鲜艳点,初一背上是一片油黑发亮的的纯黑色,而跑出来的那条是全身褐色。

  初一看到跑出来的那条狗就狂燥起来,它用爪子去拍车窗要下去,嘴里还不停地狂吠,刘管家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初一,及时踩下了刹车主初一下去。

  初一跃出车外向那条狗跑去,奔跑的速度就象看到食物的猎豹,风狂!

  文心柔看到初一跳下了车,她也跟着下车朝初一跑的方向追去的。看到初一正和跑出来的那条狗儿在亲亲我我,那条狗儿正是那天下午她跟初一在路边见到的丫丫,只是今天看到丫丫觉得它瘦了些,毛色也没有那天见到的亮了。

  很快就看到对面跑来了两个人,两人上了年纪,跑起来的步子有些慢。心柔认出跑来的两人正是那天见到的老人家,高兴地朝他们喊了声,“老人家,你们好!”

  两位老人认出了文心柔,大妈高兴地拉着心柔满脸笑,“快进屋,孩子,外面冷。”不等心柔说话就被大妈拉着往山庄走去。

  “大妈,还有人,我给你介绍下。”心柔想到刘姨还在后面,自己先进屋不礼貌,所以找了个借口拉着大妈一起等。

  刘管家扶着气喘嘘嘘的妻子走来,看到两位老人和心柔正等着他们,初一和另一条狗儿一点也不避嫌,就在他们不远处开山辟地,播撒种子。

  心柔看到走近的刘姨,转头对大妈说:“我的新妈妈和新爸爸。”大妈听到心柔的介绍心头有点不解,但并没有问什么,把手伸给了刘姨,“你好,欢迎你们来城南牧场。”刘姨激动的,不停地说“谢谢!”

  大妈拉着刘姨向山庄走,心柔扶着刘姨,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一阵哭声,她们转头看到的却是两个老男人抱头痛哭,两位妻子从来没见过自己的丈夫在人前这样失态过,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小弟”两个男人也不顾自家女人笑话,就象两个孩子样抱着,时不时还给对方擦拭眼泪。

  刘姨听到自家男人口中喊那个白发男人“大哥”,她也跟着丈夫朝白发男人喊了声:“大哥”。

  拉着刘姨的大妈听到刘姨喊自己的丈夫“大哥”时,对刘姨叫了声“弟妹!”,刘姨忙叫了声对方“大嫂。”

  两个老男人听到这几声,哭的声音更大了。

  “妈妈,外面冷,我们先到屋里好吗?”心柔担心刘姨受不了冷风。

  “对对对,先进屋,先进屋。”大妈拉着刘姨就往山庄走,后面两个男人也跟了上来。

  **********************

  “大哥,当年你让我先跑了,那么多人打你,你是怎么跑出来的?”刘管家抓着白发老人问。

  “当年我看到你跳上了火车,我就放心了,刘家有后我也就把命豁出去了,那些人把我打昏死后丢到路上正好被我岳父救了一命。”白发老人淡淡地述说着过去。

  “你呢,过得好吗?没想到我们就生活在同一城市,却四十年没见。”边说边抺眼泪。

  “大哥,当年我上了火车到了广州,后来遇到一个外国人就跟他去了海外,我也是几个月前才回到这里。我和妻子都还不错,我们有个儿子在海外已成家。”

  “回来就好,还走吗?到我这来住,我和你嫂子也寂寞,正好在一起热闹,这里房子多,你们随便选。”

  “对啊,过来跟我们一起住,这的空气好,吃的全是纯天然的,对身体好。”大妈也接过了话,开心写在了脸上。

  “好,大哥,我现在手上有些事还没处理完,等我把事情安排好了就搬过来跟你们一起住。”刘管家也没跟妻子商量,很快就答应了。

  刘姨看到激动的丈夫,她把手放在了丈夫的手背上轻轻地抚摸着。安慰着丈夫那颗早想回归故土的心。

  “好,我去叫人多做些好吃的,过会我们好好喝两盅。阿洁,你打电话告诉孩子,他们的二叔、二婶来了,让他们都回趟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