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44.心心相通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1832 2014-10-31 02:52:38

    至从听到干妈的声音,心柔才把心放下来,也没有再急着想法设法的要跑出去,在这个小院她也觉得轻闲,正好是个构思的好环境。

  她看到身边的电话是李管家的时,不等多响就接通了,“李管家、李管家,我干妈怎么了?”

  “心柔,是我。”沈玉梅怕心柔担心,开口让她放心。“我已经离开关家了,我现在很好,是李管家帮的忙,以后你如果要找我,就去找李管家他会带你来,现在我们都不好见面,关佩文和李玉芬他们你要小心。对了,以后他们要是问起你我的事,你就说我死了。”

  “不,不可以。”文心柔听到沈玉梅这样话,一下子叫了起来。

  “心柔,你听好,昨晚,关佩文和李玉芬想烧死我,是李管家救我出来的,所以你要表现的因为我死了你对他们咬牙切齿,这样他们才不会怀疑我,要不李管家就不安全了,你明白吗!”

  “我知道了干妈,你受伤了吗?我来看你。”

  “不可以,你不能离开纪家。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我本来是想告诉纪家让纪家帮你的,看样子我还是告诉你,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你听好了,是真的,关佩文不是你的亲生父亲,我不知道你的亲生父亲现在是死是活。当年你妈妈怀上你,你外公要面子就让关佩文与你妈妈假结婚,条件是等你外公死后把广济医院给关佩文。你外公死的很突然,我怀疑过关佩文,但找不到证据。”

  “干妈,我的父亲是谁?”心柔很想知道更多,更多。

  “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见到人我可能能认出来。你要小心关佩文,地契虽然在他手上,没有你也是废纸,所以他们会想办法找你的,不能让他们把你抓回去,你明白吗?”

  “干妈,我不明白为什么地契没有我是废纸?”心柔想不明白,所以还是问了过去。

  其实这句话是沈玉梅故意说给李管家听的,她还是怕这是李管家被关佩文收买,在她面前表演的是苦肉计,李管家说给沈玉梅听的故事,沈玉梅她不能确认但也不能表现出怀疑。

  “心柔,为什么地契一定要有你,是因为地契上说了一定是你的,如果要给别人一定要有你的授权同意,还要有你夫家的同意,这些要求就是我撕了一半下来不是给你了吗,你把它放好,关佩文找不到你,那份地契永远就不可能是他的。”

  “干妈,我更不明白了,你什么时候给过我半张地契要求?”心柔急忙解释。

  “心柔,干妈累了,我就不跟你多说了,你记住就是不要到关家去,我已经离开了,收好那半张地契内容,不要让关佩文找到,以后这个电话最好不要再打了,会给李管家带来麻烦的。”沈玉梅说这几句话的时候,速度放得很慢很慢,把每一个字咬得很重,她不知道心柔是否能听懂她的意思。

  文心柔从接到沈玉梅的这个电话起,就从惊讶跳到震惊,接着是了然跨越到冷静,事情来了总要想办法去解决。今天干妈在电话里的口气很怪,心柔从来没有听到过沈玉梅这样说过话,干妈为什么要那样说话,难道是关佩文逼迫,也不对啊,如果关佩文在身边干妈也不会说地契的事情啊。难道干妈是说给李管家听的,干妈不是说她跑出去是李管家帮的忙吗,干妈语气很足看来可能只是点皮肉上的伤,她用李管家的电话打给她难道是做给李管家看,李管家是关佩文的人,干妈打电话他一定就在旁边听,他和关佩文合作演戏是想从干妈身上知道更多东西?

  心柔分析着刚才沈玉梅跟她说的话,干妈不可能不知道她亲生父亲的名字,故意不说是想保护大家。

  那半张地契在干妈那里,她却在电话里说给李管家听是为了迷惑他们,让他们不敢对干妈下手,如果干妈出了什么事她文心柔就更不会答应关佩文任何条件了。

  最后干妈还提到不要再给李管家电话,会给他带来麻烦。其实是想告诉她再打电话是会给她文心柔带来麻烦,文心柔现在这个电话号码是最好不要再用了。

  经过快速地在大脑里概括分析,心柔明白沈玉梅的意思,她很快对着电话喊了一声:“干妈,在听吗?”

  “嗯,我在。”

  “干妈,你放心把,我会把地契收好的,谁也拿不走。”

  沈玉梅听到心柔这样说,她放心地笑了,原来心柔已听懂了她的意思。

  “心柔,我很久没吃过桂花糖了,你来看我的时候给我带点来。我这没什么事,挂了。”说完,沈玉梅就挂断了电话。

  沈玉梅把电话还给李管家,其实她从头到尾就没有相信过李管家,但是她又看不出李管家哪里不对劲,她怕李管家在她面前做的一切都是苦肉记,她心软怕自己一不冷静会做出后悔的事,让坏人得逞。所以她还是把李管家归在了关佩文和李玉芬的队伍中,故意在电话中说那些话,借他的嘴把话传给关佩文他们。如果错怪了李管家也没什么,只要心柔她明白小心关佩文就好。

  心柔听到沈玉梅把电话挂了,她也很快地关了手机,取出了手机卡。

  心柔想起沈玉梅说到桂花糖,她知道沈玉梅会在桂花谢了的时候到那个做糖的镇上去,以后可以到那里去找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