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11.我被下药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3388 2014-09-05 20:57:35

    关家围墙边的小屋被植物包围着,从远处看,看不到小屋的存在,走近了才能发现有一个很旧的石头房子依山而建,房子有三分之一的结构是利用山势的垂直而建起来。说是两层小楼,其实能用的只有上面一层,山上常年有水流下来,下面一层只能作为防潮屋在用,整个一层作为排水道顺着围墙打了个洞,每次雨后就有大量的山水流下来顺着排水道从围墙外海到山下的海里了。

  住在这里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沈妈,关家的一位老佣人,还有一位就是关佩文前妻文秀所生的一个女儿文心柔。

  今晚,文心柔去那边帮忙了不没有回来,沈妈一个人正在做饭。

  哎,也不知道那个傻丫头会不会在那边找点吃的。沈妈在为文心柔担心。

  繁星点点,晧月高挂。

  一个魁梧的男人身影,借着月光正朝小屋的方向走来。

  男人从梯子走上来的时候,沈妈正在厨房做饭,这个地方连佣人都不会来更不要说会有什么陌生的人来了。所以沈妈从来都是开着门的,等着心柔回来。

  当这个男人走进屋里时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在,只是屋里的灯是亮的。他看见屋里的摆设很简单,外屋就是一张饭桌和一张小床,还有几个木头箱子。

  “有人吗”他问了声,看到没有声音,他向里屋走去。里屋也不大,一张床、一张写字桌、还有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书架,简单到就在墙面上打几个洞,洞上插上几个木桩,找了几块板子放在木桩上,就成了一层层的书架,上面放了很多书。

  沈妈走进来的时候,那个男人正从里屋走出来。沈妈没有惊慌,这是关家,一般是不会放什么坏人进来的,何况这个小屋连小偷都不会光顾,可能是走错路了。也不对啊,关家别墅很好找的,整个就是一栋大建筑,这个人是想看花园,晚上也看不到啊!沈妈觉得有什么问题,抬头想仔细看看那个年青人。

  男人全身上下全是黑色,就是皮带扣都是那种深黑色,皮肤在灯光下看不清楚,但是眼睛是淡淡的蓝色,头发有些卷不是很黑,鼻子高高的,眼睛深凹,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链子,坠子是一条腾云的龙,那个不是现代人能打出来的手工物件,一眼看上去就让人看出来那是种老手工艺品,那是她男人亲手打出来的一对龙凤链子。

  “是她吗?”沈妈有点激动,又怕是关佩文派的人来试探她的。不对,试探的人是不会有那个链子的,那个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几个人知道。

  “先生,你找谁?”沈妈小心地问。

  “文秀。”

  “......文秀死了很多年了。”

  “先生,你是谁?叫什么?”

  “凯恩。”

  “凯恩?先生,你还有别的名字吗?”沈妈小心地问。

  “纪赫城。”

  “纪!......你姓纪啊!”沈妈手心紧张地出汗,“是真的吗?”,等了二十几年,等的人终于来了。

  “家母姓纪。”男人对沈妈如实回答。

  “纪婉玲是你母亲?”沈妈试探着。

  “是的。”

  沈妈死死的盯着来人看,生怕一眨眼睛这个大活人就会不见了。这个男人也看到了沈妈的异样,深凹的眼睛盯上了沈妈,深邃地看不出心里想的是什么。

  ”孩子,你坐下,我去给你倒点水,过会你给我说下婉玲的事。“沈妈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在这个年青人面前她不能表现的太激动,不要慌,不要慌,很多事情还要问清楚才好,她在心里默念。

  她找了个借口,出来透透气。把纪赫城留在了小屋里。

  沈妈对着月亮祈祷着:文秀啊,你在那边还好吗?秀,你保佑保佑你女儿心柔吧,她太可怜了。终于盼到了,我们等了二十多年,婉玲的儿子戴着信物找来了。

  沈妈很快擦去了眼角的泪,她转身向小厨房走去。

  她在厨房烧着水,眼睛时不时朝小屋看去,她有心事又在犹豫着要怎样做,两手不停地搓揉,在厨房来回原地打着转。

  ***怎么办?***怎么办?

  很快,沈妈就提上来一壶水,这个壶是个很老旧的瓷壶,瓷壶上画的是四郎探母的故事,瓷壶里泡的不是茶,从飘出来的味道纪赫城就判断出这不是茶,是什么他说不上来,这个味道很好闻,不是很香但有丝甜甜的中药味道。

  沈妈看到纪赫城坐在桌边等她,把壶里泡好的凉茶倒了一杯向他递过去,纪赫城没有接过,只是淡淡地看着这杯褐色的水,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沈妈看出了他的心事,平淡地说:“尝尝吧,当年你妈妈最喜欢喝这个了。”

  纪赫城还是没有接,沈妈笑了,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放下壶,自己端起那杯茶慢慢地吹着,没有再看纪赫城。

  边吹着热茶,边漫不经心地问纪赫城:“婉玲,现在还好吗?”

  “很好。”

  “你们一起回来的?”

  “没有。”

  纪赫城话不多,给人的感觉就是生人勿近,沈妈看了看纪赫城,又飘了眼那杯茶,纪赫城没有一点想喝的意思。

  “这是你妈最喜欢的凉茶,离开文家,她可就没有再喝过吧!”沈妈喝了口茶,看着纪赫城笑了。

  听到这个白发老太太反复提到母亲,他放下了介心,抬手端起了面前的那杯茶,在鼻子下闻了闻,有股薄荷的味道钻进了肺里。

  “等会你等茶有些凉了你再放点蜂蜜进去药效会更好。这是在山上去采的纯蜂蜜,蜂蜜不能用太热的水。”沈妈把一小碗蜂蜜递给纪赫城,纪赫城接过了蜂蜜并没有往茶里放。

  沈妈看到面前的年青人并不热情,心里咯噔了下:难道婉玲不想兑现当年的承诺,所以先让她的儿子来。想到这沈妈一下子也没了什么好心情,看也不在看纪赫城。

  “说吧,你来有什么事?”

  “我是来找文秀。”

  “文秀,死了十几年了。”

  “......我......我想.....”你有什么事直接问好了,我老太婆还要休息。沈妈的口气有点硬。

  “我想了解当年的情况。”

  一阵安静,沈妈看了眼纪赫城,他正低着头看着手里的茶。

  “不知道,回去问你妈去。”沈妈生气地站起来,拿过纪赫城手里的茶,准备出去倒掉。

  “老人家,你知道我母亲纪婉玲,一定知道一些事情,能告诉我吗?”在纪赫城的记忆里他从没来就没有这么客气地求过人,这个老太太一定知道很多当年的事,他要想办法问出一些来。

  沈妈并不看他,随手还是把纪赫城的那杯茶给倒掉了。她把空杯子放在了桌上,她继续喝着她的那杯茶。纪赫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就这样坐在沈妈的对面,一言不发地看着沈妈。

  “回去吧,我没有什么要告诉你的,让纪婉玲来找我吧,我就在这里等她。我已等她二十多年了,也不在意再多等她几天。”沈妈端起茶喝了口。

  “老人家,我母亲不知道我来找文秀。”

  “那又怎样?”沈妈继续喝着茶。

  纪赫城看着沈妈对他不冷不热、爱理不理,心里有点乱,想知道的事就这一两个人知道,找到人了吧,人家又不告诉你,就感觉到喉咙一阵发干,随手就抓过了放蜂蜜的小碗,舀了勺蜂蜜放在杯里,又倒满了茶不等蜂蜜化开就一口喝了凉茶,喝的太急没有尝出什么味,嘴巴里只有淡淡的薄荷香,接着他又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凉茶有点苦,有蜂蜜盖住了苦味,茶还有点涩、有点辣,最后慢慢地品嘴巴里有丝淡淡地回甜。纪赫城有点喜欢上了这个味道,端着茶又品了几口。

  “老人家,这是什么东西,很解渴。”纪赫城好奇。

  “你母亲没跟你说过吗,文家是中医世家。”沈妈眼也不抬地说。

  “我母亲只是跟我们兄妹几个说过,她的养父是位名中医,医术很高,宅心仁厚。”纪赫城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了,很快闭了嘴。

  “这个就是她养父传下的凉茶药方熬的。”

  “老人家,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纪赫城看向了沈妈。沈妈看起来比自己的母亲要老上许多,母亲说过以前的事,都是年纪相近的几个人,而面前的这位看上去至少比母亲老上十岁,她会是谁呢?

  突然,纪赫城觉得头有点晕,他摇了摇头,还是晕,他向沈妈看去,不对,怎么成了双影,他又摇了摇头,越来越晕。

  不好,他被下药了!纪赫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不动声色地按开了他手表上的定位装置,最后还是抵不过药效,很想站起来离开这里,他感觉到浑身无力,眼渐渐地开始闭上,最后他还是趴在了桌上。

沈妈看到纪赫城倒下,用手推了推纪赫城看他是不是装的,纪赫城没有动。沈妈还是不放心,在杯子里又倒满了茶并加了很大一勺蜂蜜,给纪赫城灌了下去,直到纪赫城喝完了杯中的茶她才松了口气。

沈妈把纪赫城搀扶到里屋的床上躺下,脱了鞋拉过薄被给他盖上,盛夏,晚上在这是很凉快的。

沈妈回到桌前,把那小碗的蜂蜜倒在了瓷茶里,摇了摇让蜂蜜充分熔化在茶水里。然后拿起小碗到了厨房,继续做她的晚饭。

沈妈手拿着铲子,一边铲菜、一边神游.....

“干妈,菜糊了。”一个女孩儿的声音才让她回了神,菜全糊了。

只见一个穿着普通,但很干净的女孩子,站在沈妈的身边。

“那边帮完了。”

“嗯,乘着没人看见就跑回来了。”女孩子一头齐腰长发如瀑布般,眼睛清澈的不染一丝红尘,脸上的皮肤就象瓷娃娃样弹指欲破,眼睛大大的一笑起来就成了弯弯的月亮,肉肉的鼻头有那么小挺,红红的嘴唇让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标准的模特儿身高,却很廋,上身穿着一件衬衣下面是一条齐脚踝的长裙,就象一个还没有长熟的苹果。

“干妈,我来帮你吧。”女孩儿边说边挽起了袖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