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09.演戏6:英雄救美

暴君独宠不婚宝贝 美人醉 6710 2014-09-04 18:25:26

    关美婷怕时间长了唐波会猴急,他一冲动去找程一帆乱七八糟的说些什么,对她关美婷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好不容易才赢得了程敏和程一帆的喜欢,要是被唐波去坏了好事那个就损失大了,别说程一帆会飞就是广济医院的合作都会出问题。

  “东尼,珠儿的事你是怎么安排的,这都好些天了。”关美婷找上了东尼,拉着东尼要个说法。

  东尼没有看她,只是低头在点烟,猛吸了口烟吞进嘴里然后昂起头从嘴巴里吐出一圈一圈的烟圈儿。

  “东尼,你说话啊!”关美婷坐在东尼身边,抓着东尼的胳膊摇着。东尼一点也不急,继续吐着烟圈。

  关美婷看着东尼不说话,气得坐在一边撅嘴生气。

  两个人都不说话,都在想着事:一个为私欲想把幸福道路上的所有障碍都清除掉,一个为那么点友情还在考虑是不是能做这件事,当时只是为了讨关美婷喜欢就答应了她,如果真把珠儿推给了那个花花公子会不会害了珠儿,珠儿太单纯可一点也不是三少的对手,到时珠儿被唐老三骗心骗了人可怜的可是珠儿,秃子可是用命救的我,珠儿的事可不能这样随便。

  东尼是心事重重,当时关美婷提出这事的时候他没有深想,听到关美婷说会给他一笔钱让他远走高飞时他答应了关美婷会演出戏让珠儿喜欢唐三少,后来回家一想又觉得有那么些不合适,平时珠儿在她的圈子里自由自在地生活还有他照着,也没有遇到什么偷钱、抢包、小流氓的事情,如果他真拿钱走了,珠儿被唐三少感情又没有他在身边照顾,对珠儿来说可是雪上加霜的事,珠儿过不过得去那个坎他可不知道,对以后的事不敢往下想,东尼不耐烦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东尼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关美婷,本一想说话可不说看来今天也是走不了的。

  “美婷,珠儿我是把她当亲妹妹来照顾的,唐波那个人这两天我去打听了下可不是个什么好人,常在酒吧、夜店里混,换女人就象换衣服一样勤,到时候他对珠儿腻了把珠儿抛弃了我怎么对得起秃子。”

  “东尼,看来你的人打听的消息可不怎么准确,唐老三的样子虽然有那么些吊儿郎当,可他做事可真认真,我听我爸说,唐波与广济合作的所有事项唐波从不让别人插手,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他可是亲力亲为。对女人这方面,我听说他可从来没带哪个女人到什么酒吧、夜店,每次都是现找现玩的。就是出去应酬,也是找我去的,那都是我们说好了的,让大家都知道我们两家是联盟的。我和唐波在一起也只是吃吃饭、喝喝茶,就是你出事到日本去的那段时间,我才找上他要他手上的那些药品,广济现地做大了人多开资也大,不找些利润高的吃什么啊!”关美婷又依在了东尼的胳膊上。

  东尼抖抖手上的烟灰,他看着手上的烟慢慢地烧着,把玩着手上的烟,对珠儿的事他还是有那么些犹豫。

  “美婷,你下午把唐老三约出,我想与他谈谈,到时候再说珠儿的事。”东尼没有给关美婷说话的机会,说完他就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留下关美婷坐在沙发上懵懂地看着东尼的走远的背影。

  ==

  关美婷把唐波约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茶馆这是东尼的意思。

  东尼一手端着茶一手拿着碗盖拨着茶叶,他看到对面的唐波走近没有抬眼看他,唐波看到东尼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拉出椅子坐下了,等着东尼说话。

  旁边的关美婷把已泡好的盖碗茶推到了唐波的面前,唐波没有看关美婷只是盯着东尼。

  关美婷看着大家都不开口,也不知东尼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非常时候也不敢得罪了东尼,也只是低头拨着茶碗。

  唐波却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对面的两个人,一个他从来没见过,但从第一眼看去很象是个混社会的,另一个关美婷,两天前才帮她钓到金龟婿,满脸的幸福可又不想让别人看出来。

  唐波想看看关美婷约他出来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一直不开口说话。东尼不说话是想看看唐波的耐性如何。

  关美婷装不下去了,他对着唐波说到:“唐少,这是东尼,珠儿的哥哥。”

  唐波看了眼东尼并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东尼在等东尼先开口。

  东尼喝了口茶,放下盖碗,抬头盯着唐波。

  东尼站了起来,朝唐波伸出了手:“我是东尼,不礼貌之处还请原谅。”唐波也站起来与东尼握手:“哪里哪!”

  东尼还想着珠儿,拉下了架子不想给唐波留下什么口舌。

  “唐少,珠儿是我好朋友的妹妹,我的好友是为我而死的,所以我就把珠儿当我的亲妹妹照顾着。珠儿没有经历过社会,唐少可是腰间花儿绕、庸粉常入怀的主,怎么让我相信唐少会独取我妹妹那一瓢呢?”东尼一直盯着唐波的眼睛,他说话的速度很慢,就想看到唐波听到他的话后会有什么反映。

  “东尼,我只是看了珠儿的照片,能让我看下她的本人吗?如果我喜欢定会好好对她,如果我不喜欢我决不去招惹她。”唐波看着东尼的眼睛说,说话的样子很严肃一点也没有平时的花花公子样子。

  “唐少,如果你负了珠儿我决不饶你。”东尼一脸的平淡但说话的语气很重。

  “如不喜欢,我不招惹何来谁负了谁;如我喜欢,我会用的我生命去保护。”关美婷从来没见过这样严肃的唐波。

  东尼感觉这才是真正的唐波,外面传的流连夜店、夜夜笙歌的唐波是装出来的。

  “这两天我还有点事要做,做完我就带珠儿出来,那天要委屈唐少了,为了让珠儿更相信你可能要吃些皮肉这苦,珠儿很单纯,我能帮你的一定会帮,就看你和珠儿的造化了。别负了珠儿!”东尼还是有点犹豫。

  唐波没有说话,看着东尼和关美婷离开才拿起茶喝了一口,拿出手机翻看里面的照片,还要等几天这个日子可不好过,还不知道与珠儿的第一次见面会是怎样的。

  ====

  珠儿又在国际上得了舞蹈大奖,高兴地给东尼打电话“东尼哥,我又得奖了,我请你吃饭。”

  东尼接到珠儿的电话,听到珠儿高兴的声音心里也跟着高兴。

  “珠儿,这饭啊是哥请你,为你得奖祝贺,你等会我安排下时间过会给你电话。”

  东尼挂了电话,想起与唐波见面的事,其实东尼想到外面发展的计划已有些时间了,就是珠儿没人照顾,想等珠儿有了男朋友才会跟珠儿提出去外面发展的事。现在关美婷会给自己一笔钱,正好解决了资金上的困难,唐少看上了珠儿,感情的事是双方的,只要珠儿喜欢他就可以放心到外面发展去了,唐波和珠儿的事他还是不要在中间插一脚的好,万一唐少和珠儿真能成一对那还不是个好事吗。

  东尼拨通了关美婷的电话:“你告诉唐少,今天下午我带珠儿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茶馆等他。你今天就不要出面了。”

  “东尼,我想去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过会打起来谁管你。”

  “啊,要打架啊,那我还是不去了。”关美婷挂了电话。

  关美婷又拨给唐波:“唐少,东尼说今天下午他会带珠儿到上次我们喝茶的地方等你,对了我刚听东尼说要打架什么的,我就不去了反正珠儿的事我是办了你别现来找我啊。”关美婷不等唐波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珠儿,我过会过去接你,你打扮的漂亮点,下午跟哥去喝茶谈谈你现在的情况,晚上哥请你吃大餐,好不好?”

  “好啊!”东尼听到电话那头珠儿高兴的笑声。

  东尼带着珠儿走进茶馆的时候,唐波早已经到了,他坐在角落面对着茶馆的入口很想多看看珠儿又怕表现的太明显让东尼笑。东尼带珠儿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唐波,所以就随便找了个位子与珠儿坐下了,东尼背对着唐波而坐,而珠儿坐下的位子正好让唐波看到了珠儿的侧面。

  珠儿是那种小骨柳腰,让人一看就很想有保护欲的女人。唐波从珠儿一走进茶馆眼睛就没有从珠儿身上离开,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一尘不染,他很想现在就冲出去又怕坏了东尼的安排,直有忍着,把心里的那份灼热全发泄在了手上,手紧紧地抓住盖碗,热茶烫了手都还没有感觉,两眼一直在珠儿身上。

  “先生,你的茶倒出来了。”服务员走到唐波身边提醒。

  “不好意思,我......”唐波这才觉得有点尴尬,很快站起了身子。

  东尼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原来唐少早到了,东尼的嘴角有那么丝让人觉查不到的上翘,你唐三少也有看女人失神的时候,东尼心头有些高兴。

  “珠儿,我在这有点事你等我会,忙完了我们就去吃晚饭,我定了御龙皇府酒店的位子。”东尼笑着摸着珠儿的头说。

  “东尼哥没事的,我等你。”珠儿的声音转到唐波的耳朵里,那甜甜的声音让唐波坐立难安。实在是忍受不住那种想去抓珠儿的冲动,他急忙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珠儿,我去下洗手间。”东尼看到唐波向洗手间走去,与珠儿打了声招呼也到洗手间去找唐波。

  东尼看了看洗手间只有他与唐波两人,低声说到:“过会我出去,会有几个人去找珠儿,那时你英雄救美。”不等唐波说话东尼就走出了洗手间。

  唐波还神游到珠儿的影子里,刚才东尼的几句话才让他有点清醒过来,看来上次东尼说的皮肉之苦是少不了的了,只要能把珠儿追到手挨点打也值了。唐波慢悠悠地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东尼的手机响了,他起身准备去外面接电话,示意珠儿自己先喝茶等会,珠儿看着东尼笑着点头。

  唐波坐回到位子上等着,看会出现什么样的人,服务员已为他重新泡好了茶。

  东尼出去接电话没两分钟就看见两个混混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老板,来两碗茶。”就在离珠儿不远的地方坐下,其中一个皮肤有些白正色眯眯地盯着珠儿看,另一个个高的眼睛贼溜溜的向四周打量,唐波想是不是在找他的。

  “小姐,真漂亮啊,来陪哥哥玩玩。”那个色眯眯的混混已走到了珠儿身边,并动手去摸珠儿的脸。

  珠儿吓得就准备往外跑,周围几桌的人看到这边的动静都停下了聊天看向了这边,皮白的那个混混拦着珠儿不让她跑,还时不时用手去摸珠儿的脸。

  “不要,不要,东尼哥救我。”东尼这个电话可是有点长了,珠儿花容失色,泪珠儿已含在了眼里忍着没有掉下来。

  “住手。”唐波站了起来。

  高个的混混原本坐着边喝茶边看热闹,看到唐波站起来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嘿!又是一个小白脸,老子的事你最好别插手,小心老了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肤白的混混对唐波说。

  另一高个只见他边活动筋骨为朝唐波走来。

  唐波不等他们走近就把珠儿拉到了自己身后,他用身体挡住珠儿,抓过桌上的盖碗就朝两个混混丢去,两个混混是常期打架的主,一看唐波的动作就知道的不是个练家子,两个人相看了一眼就同时朝唐波身上打去,一阵拳脚伺候唐波鼻子、嘴里全出了血,眼睛也被打成了熊猫眼,珠儿看到唐波被打在了地上想拉他起来,只见肤色白的混混一把把珠儿拉到怀里想占珠儿的便宜,珠儿抬手就给了那个混混一耳光,看到那个混混没有躲珠儿自己也吓了一跳,“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珠儿一边躲着一边又想去扶唐波。

  茶馆原本就没有几个人,一看打起来了大家一哄而散,服务员早躲了起来,老板急的大叫“出去打,出去打!”

  唐波站了起来,一把抱住肤色白的混混,张口就咬在了他的脖子上,那个混混痛的叫了出来,另一个一看同伙被咬就朝唐波的背上打去,被打了几下唐波松开了嘴又倒在了地上,满嘴是血也不知是混混的还血是唐波的血。

  这明东尼接电话回来看到眼前的一切,上去抓住个高的混混就是一拳打过去,肤色白的赶过来帮忙也被东尼一脚踢的坐在了地上,“滚,再来老子弄死你们。”东尼拉过珠儿拍着她的背安慰着。

  两个混混一看来了个能打的,两个人灰溜溜的准备跑。

  “慢着,茶钱还没给,把钱留下再滚。”两个人吓得掏出了身上所有的口袋翻给东尼看。

  东尼抓过他们的钱包,抽了几张给了老板。

  “还不滚?”

  “东尼哥,是他救了我。”珠儿看着唐波还没有爬起来很是担心,推了推东尼。

  东尼看着两个人走远了才去看地上的唐波,他心里有点想笑唐波其实戏不用演的那么认真的,他那一口把刚才的兄弟咬的可是不轻。

  东尼扶起唐波,一看唐波的脸心里也打了下蹙,这嘴里的血是他的还是那个兄弟的,看他的样子可是被打的不轻,要是真打伤了脸要破像的话,被他哥唐恺知道到了我那两兄弟可要倒霉的。

  珠儿抚着唐扶的另一边,用纸擦着唐波脸上的血,满眼的内疚“先生,谢谢你,要不是为我你也不会这样,对不起。”唐波听到珠儿是对他说话,甜甜的声音里带着哭声,人一下了精神了很多,脸上、身上的痛也麻木了,就这样顶着一对熊猫眼看着珠儿。

  “东尼哥,晚上不吃饭了行吗?我们把他送医院吧!”珠儿一双含眼的眼睛看着东尼。

  珠儿把唐波扶上了车,自己也坐在了他的身边,东尼就成了他们的驾驶员。

  东尼把唐波送到私人医院,他知道有钱人都首选私人医院,各方面条件都要好的多。可又不能让珠儿发现他与唐波认识,东尼交了费回来就看见唐波正在输液,珠儿坐在他的旁边静静地看着他,唐波不敢直看珠儿怕自己的心事流露出来让被珠儿发现,所以他只好假寐不去看珠儿,珠儿却是满眼感恩的心情去对唐波。

  珠儿看到东尼手上的交费单拿了过来,”东尼哥,他是为我受伤的,那能用你的钱,我有积蓄的。”

  “也不是我的钱,是刚才那两个小流氓的。”

  “东尼哥,你回去吧,我照顾他就行了。”珠儿知道东尼这种人最不愿呆的地方就是医院。

  东尼知道灯泡太亮会坏了气氛,也想给唐波留出与珠儿相处的时间,看了看珠儿“珠儿,哥走了,有事你给哥打电话。”

  “好。”珠儿对东尼笑了。

  东尼离开医院,坐在车上给关美婷发了条信息:唐波的事已办好,钱什么时候打到我卡上。

  这边,珠儿听医生说:唐波的嘴被打破了,不能吃太热的东西,只能吃点流食。珠儿准备给唐波买些粥,看到唐波在睡觉又怕吵醒了他,不知怎么办好。

  正在这时唐波的手机响了,唐波不得不睁开眼,想去接电话,裤子口袋的手机正好是打点滴的手又动不了,只好看着珠儿寻求帮助,珠儿看着唐波傻傻的样子笑了,她轻轻地从唐波的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了唐波。

  “嫂子,我在医院,不能来吃饭了。”唐波含糊不清地说,也不知道梅欣听清楚没有就挂了电话。

  很快电话又响了起来,唐波刚接通电话就听到唐恺着急的声音传来“在那个医院,我们这就过来,把地址发过来。”

  “哥,不用.....”没有给唐波说话的时间电话就断了。

  唐波看着珠儿,就想这样看着她,又怕吓跑了她,要找点什么话说才是,“这是什么医院?”

  “我帮你发吧!你的手还在输液。”珠儿看着唐波。

  唐波很想说好,可又不敢,他手机上全是珠儿的照片,这要是让珠儿看到了,今天这个打就算是挨了,手机一定不能能珠儿。

  “你说,我自己可以的。”唐波在珠儿面前装着酷,可心里是想好好痛她的的,别说看手机,她要什么都会给她。

  唐波把短信发给唐恺后就把手机放进的裤子口袋,很怕手机滑出来让珠儿看到照片,删除吧又舍不得,这一急额上就出了一层汗,珠儿看到唐波以为他是不愿在她面前喊痛忍而忍出来的汗,赶紧抓过纸来给他擦,珠儿新在他的面前,唐波闻着珠儿身上淡淡的汗香脑子里乱上加乱,汗是越出越多。

  不行,这样下去准会出事,唐波闭上眼睛想办法怎样才能支开珠儿,好让他静一静。

  “你饿吗,我...我有点饿了。”唐波小心地看着珠儿,喜欢在心里。

  “我早想去给你买粥,刚才你还在睡觉所以就没有吵你,我这就去给你买。”珠儿提着包出去,在唐波的眼睛里珠儿是从他面前飘着出去的,他笑了又不能大笑,嘴不痛着。

  唐恺和梅欣进来的时候,唐波正在那看着手机傻笑。

  “谁吧你打成这样的。”唐恺开着满脸受伤的弟弟,心里很不好受。

  “嫂子,你帮我看下门外,有个女孩送饭过来没有,长发已到腰下,很廋穿着长裙。”梅欣很诧异地看着唐波,看着唐恺又示意她去看看。

  梅欣打开门,看到走廊上没有任何人,回头朝两兄弟摇了摇头。

  “大哥,嫂子我没事,过会有个女孩子过来,你们别吓着她,我喜欢的那种,还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唐波小声说着。

  唐恺和梅欣听唐波这意思已猜到今天的事与这个女孩子有点关系,都没有说话,等着珠儿送饭来。

  珠儿提了好大一大包进来,她一进门就往唐波的病床前走去,并没有看到唐恺和梅欣两人。

  “我给你买了粥、鸡汤、汤包,你想先吃什么?”珠儿甜软的声音让唐波一时反应不过来。

  “粥、不,还是先喝汤。你也喝点鸡汤。”唐波看着珠儿偷着在心里乐。

  “你叫什么名字?”唐波小心地问,对面唐恺和梅欣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姑娘的名字。

  “你叫我珠儿吧!”

  “珠儿,真好听!”

  珠儿转身准备桌子的时候看到病房里多了两个人,紧张地问:“你们有事吗?”

  “珠儿,那是我大哥和嫂子,”唐波的声音也温柔了几分,让珠儿不要害怕。

  “珠儿小姐,你好,谢谢你照顾小波。”唐恺看到珠儿觉得弟弟的眼光不错。

  “不是这样的,我还要谢谢这位先生,是他救了我。”珠儿急着想给他们说清楚。

  “今天有两个流氓来欺负我,是他帮了我,”珠儿小声音说。

  “我哪里打得过那两个流氓,还是你哥把人打跑的。”唐波把所有的君子坦荡荡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我哥接电话去了,开始是你帮的忙,后来我哥才来的啊。”

  “哥,嫂子你们送珠儿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明明很想珠儿陪他,可又把话说的是那么婉转。

  “这两天我都没有课,我来照顾你吧,你是为我受伤的,不管你我心里过不去。”珠儿说完咬着唇,等着大家说话。

  梅欣拉了拉唐恺的衣服,“好吧,我去换个套间病房,晚上你也好休息下,我弟弟就先谢谢你照顾了。”唐恺积极地配合着唐波。

  唐波听到大哥的安排激动的想跳起来拥抱他那个大哥,戏还要演,所以给唐恺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珠儿把唐恺和梅欣送到了电梯门口。

  珠儿一勺一勺地喂着唐波,唐波的心里是一口比一口甜。

  唐恺和梅欣出了电梯,梅欣忍不住地拉着唐恺问:“老公,小波不会是玩的苦肉记吧!”

  “你现在才看出来,狼爱上羊了!”唐恺拉着梅欣消失在暮色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