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蚀君心我的楼主王妃

第七十章:催眠景书音

蚀君心我的楼主王妃 挽挽衣袖 2091 2015-11-25 23:37:11

    回楼,听雨居。

  一派的安静,深秋之色,庭院上散落着零零落落的黄叶,此时此景,在女子面前倒不觉得是荒凉、萧瑟,对她来说,仿佛就是看一个临暮之年的老人安详地躺在大自然上,和谐、享受。

  女子轻声走到一处堆满叶子的草地上,微微弯腰,捡起一片条纹颇有特色的黄叶片,静心观看着……

  “景小姐。”

  来人的声响由远到近,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纤璃和景书音的关系似乎近套了一些。不是因为纤璃对任何人都这般感觉,而是因为在景书音身上,纤璃似乎看到了某人的身影,进而情感上有点出入。

  “有事?”

  嗓音柔和、委婉。

  每次都是这个穿着一身黑衣打扮的女子来找她,刚开始时景书音对她还有点防备,得知她们对她、对笙儿都没有危害,她就逐渐放低了戒心,觉得这个黑衣女子心地也不坏,她也是受命于人吧。

  “请景小姐移步到屋中。”

  纤璃只是说明她的来意,其他的就不便多说。

  “对了,景小姐,这些日子委屈你了,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这个你放心。”

  看着景书音听她的话真的向着屋中走去之时,纤璃忍不住在她后面说了一句,随后,便大步走到景书音前头,像阵风那般直走。

  闻言,景书音清亮的双眸闪过复杂的情绪。

  屋内。

  “参见两位阁主,景小姐已经过来了。”

  纤璃一进门,便对着坐在主位上的天舞、化南希问候道。

  她是知道天舞和化南希过来的,想必是奉了楼主的命令,不然,按照这么多天来,从没有看到哪位阁主擅自进来这听雨居的。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她对景书音说那句话了。

  “嗯,纤璃,坐吧。”南希吩咐道,他们对待纤璃、伤律两兄妹也像是朋友般,在他们心里,他们两兄妹从不就是下属。

  “谢阁主好意,纤璃站着就好。”

  纤璃一直都有尊卑之分,虽然知道挽伊她们很好,但自己还得要有分寸。

  南希也没有再勉强她坐着。

  “你就是景书音?”

  看到门外一女子如清风般踏了进来,天舞看着女子的面貌,和当天挽伊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当然,天舞不会以为这就是挽伊,毕竟挽伊的一颦一触是无能能及的。

  “我就是。”正面对着天舞答道。

  纤璃?原来黑衣女子叫做纤璃,纤璃叫他们两人阁主,那她应该在一个组织里头了,景书音一直搞不懂他们抓她来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他们既不是劫财又不是劫色,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阴谋,她冥思。

  “倒也是个胆大的女子,怪不得--”天舞本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就转变话题道,“景小姐,委屈一下了。”

  “呃--”

  天舞快速走到景书音身后,用力有道地在她劲后一敲,只听见一声闷喝的声响,景书音便微微垂在了天舞的身前。

  “天舞,你太粗怒了。”

  身后一声如流水般清澈的嗓音微微传来,对于天舞这样的做法有点不认同。

  “南大神医,是你没有看见过我粗怒的时候呢。”

  天舞一个无奈的表情向着化南希,私底下天舞有时候会叫南希为神医,这是对他的尊称也是对他的调侃。

  虽然天舞承认南希在炼药、制毒方面很有天赋,不过就是生活上有点单调。天舞是喜动的,经常开南希玩笑来打发沉闷的环境,南希已经见惯不惯了。

  “把她放到床上去吧。”

  他应天舞的要求来到这里,目的是帮景书音除去这段时间的记忆,既然如此,要加紧时间了,瞬间表情严肃起来。

  闻言,在纤璃和天舞的扶同下,景书音一动不动地任由摆布地躺在床上。

  “天舞、纤璃,你们先出去吧,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看了看床上的景书音,回头对着身后的两人说道。

  “好,有事叫我们。”

  天舞望了望景书音,再对着南希说道。

  “吱--”

  房门被轻轻掩上。

  化南希从怀中拿出一瓶翡翠色的瓶子。打开盖子,轻轻倒出一滴似水般的水滴在手掌心,突然,化南希凝真气于掌中,片刻,掌心处冒出几缕白烟,弥散在房间当中。

  其实,化南希是打算用催眠的方式对景书音进行记忆的除去,这样一来对她身体不会有太大的伤害,二来这样的催眠方式比用药更加适用。

  这瓶药水有助于深入催眠。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化南希已经开始催眠了。

  “景书音。”原本已经晕倒的景书音此时竟然奇迹般的回答着。

  “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

  “两个半月了。”

  ……

  “好,现在我要告诉你,你这两个半月一直在昏睡,听到了吗?”

  “听到了,我一直在昏睡,一直在昏睡,昏睡……”

  景书音完全进入状态了,跟着化南希的说法一直在重复念念有词道。

  “好,你现在很累很累,很想睡觉。”

  “睡觉。”

  再次,景书音在化南希的最后一句催眠中沉沉睡下。化南希静心地看了看正在沉睡中的女子,眼神不禁沉思。这个看起来无害的女子,挽伊为什么要把她带到回楼来呢,而且不是到了必要的情况,他也是不知道的。

  听天舞简而言之,就是挽伊现在假扮着她在尧王府接近着尧王,孤独傲尧。具体其他,他便不清楚。

  门外,天舞收起刚刚那副玩笑的表情,怔然对着纤璃道,“她醒了以后,送她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要再让她回到京都城。”

  “是。”

  “吱--”

  房门由里向外打开,天舞转头望去,只见南希已经淡然般地站在那里,天舞知道南希已经成功完成事情了,那接下来她就要回到挽伊那了,为了回来做这件事,她可是在尧王府避开了许多眼线才回到这里的,现在是时候回去了。

  “可以了。”

  南希说道。

  “那我回去向挽伊交代了,对了,南大神医,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啊。”话落,天舞一溜烟的走掉了。

  南希看着天舞的背影,不禁苦笑,他什么时候答应她了?这丫头,还真的是狡猾,叫他给几瓶特制的换颜药给她,他说考虑先呢。

  不过,天舞想要换颜药来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