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非兔乖咱不闹

第十二章 求原谅

非兔乖咱不闹 藤芠 2973 2016-07-15 11:02:18

    “缈缈,夏老师叫你去办公室找他。”学习委员抱着一大叠本子从她身边经过时顺便留下了夏若宇的“口喻”。缈缈一脸平静地看着课本:“知道了。”  

  而在办公室中等到中午的夏若宇却迟迟没有等到缈缈的身影出现,只好自己去教室找人。“缈缈?她很早就走了,她没有和我们一起回宿舍,我们今天中午有点事,都不回宿舍。”缈缈舍友收好东西,向夏若宇说道:“老师再见,我还有事就先走啦,拜拜!”  

  很快,整间教室就剩下夏若宇一人。夏若宇在脑海中重复着缈缈舍友的话,这是不是意味着缈缈中午一个人呆在宿舍?  

  还未多加思考,夏若宇就决定动身前往女生宿舍。  

  利用老师的身份,夏若宇轻而易举地来到了缈缈的宿舍门前,敲了敲门。  

  “来了!”缈缈应了一声,便前来开门。“你们今天不是都不。。。。。。”  

  夏若宇赶紧趁缈缈还没反应过来关门时闪身进了宿舍。锁好门后,夏若宇一转身便把缈缈压在了墙上,“老婆。。。。。。”  

  缈缈皮笑肉不笑,“夏老师,请注意您的言行举止。”此时,夏若宇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缈缈,不要这样子。”缈缈一脸的不屑:“我说过了,不要后悔。”夏若宇的身子渐渐向缈缈压下,浓郁的男性荷尔蒙向她扑面而来,“可是,我后悔了呢。”缈缈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是她仍然强装镇定,“离我远点。”夏若宇低头:“如果我说不呢?”  

  缈缈的身体一颤,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渺渺真的慌了:“夏若宇,你不要乱来,这里是宿舍!”“我没有乱来,你们宿舍中午没人,不是吗?”  

  “缈缈。。。。。。”夏若宇那富有磁性的嗓音传进她耳中,使得缈缈更加手足无措。  

  就在此时,缈缈床上的手机响了。  

  夏若宇抿了抿薄唇,看着缈缈眼中的慌乱和她瞳孔深处的一丝恐惧,还是放开了缈缈。缈缈像是扑向救世主一般扑向了自己的手机:“喂?”  

  夏若宇站了片刻,把缈缈的内衣放在她床上,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缈缈的宿舍。  

  下午,缈缈的舍友们回到了宿舍。“缈缈!我们给你带了你爱吃的小鸡腿!”  

  可是过了许久,渺渺也没有回应。另一个人捅捅先前那个发话的舍友:“嘘!她好像心情不大好。”  

  此时,缈缈正抱着她的抱抱熊发呆,舍友们也很自觉的保持安静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谁的手机响了?”有人发问,大家纷纷掏出各自的手机想找出声音的来源,却见缈缈淡定地拿出手机按掉了电话,可打电话的人似乎不知疲倦地打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缈缈终于在大家的注视中接了电话:“有事?”  

  夏若宇在电话的那一头用他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示弱般地说道:“缈缈,我在你们宿舍楼下等你,你下来好吗?”  

  缈缈坐在床上解下发绳,“我如果不下去呢。”早就料到的夏若宇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等到你下来!”但,这坚决的语气并没有打动渺渺,“那你就慢慢等吧。”  

  挂掉电话后,渺渺顺手关了机,展开被子,“你们玩,我睡一会,晚饭的时候叫我。”舍长把小鸡腿放在她的桌上,“那你晚上晚自习还去吗?”渺渺钻进被子里,“看心情。”  

  “……”舍长无奈但却也是早已习惯了她的随心所欲。  

  “轰隆——轰隆——”“哎呀,怎么突然下雨了?我衣服才刚洗上去呢!”“要不要叫一下渺渺?不会真的要老师淋雨吧?”“要叫你叫,我不敢。”舍长边敷面膜边安慰她们,“安啦,你们不会真的觉得他会现在吗等吧?”“也是……”  

  几小时后,渺渺坐在床上伸个懒腰,“吃饭了?”“是呀,对了我们帮你把衣服收进来了,雨下的可大了。”  

  正下床的渺渺稍微一滞,随后淡定地走到镜子前绑头发。舍长摇摇头,详装同情,“唉,楼下那个人太可怜了,我刚刚去打饭的时候看见他整个嘴唇都白了。”  

  渺渺一边放水洗脸一边回,“别闹了,我才不信他真的在下面等到现在。”吃货咽下口中的饭,“那你还真的错了,他真的就在楼下等你到现在。”  

  凑到窗边的渺渺正好对上夏若宇的眼睛,“……我下楼一趟,你们先吃。”众人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渺渺穿鞋拿雨伞下楼,异口同声,“唉……”  

  渺渺冲下楼,跑到他面前撑开雨伞,“你到底要干什么!”夏若宇动动嘴唇却整个人向前倒,渺渺慌忙接住他,却听他在自己耳边虚弱的说,“不好意思,站太久了,腿麻了。”  

  “所以,你在这里站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倒在我身上?”夏若宇哭笑不得,“我是来求原谅的,只是不小心腿麻了。”“……我们先回家,回家再说好不好?”渺渺放柔语气,夏若宇微笑,“你原谅我了?”  

  “是啊是啊,原谅你了,我们回家,好不好?”“好,我们回家。”  

  楼上的舍友们看着那把雨伞越走远,“又走了,重色轻友,我辛苦打回来的饭啊!”“行了,看来我们的夏老师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渣啊……”  

  回到家里,夏母看脸色苍白的夏若宇从沙发上蹦起,“怎么回事?”夏若宇虚弱地安慰她,“没事,淋了点雨。”见到渺渺尴尬的脸夏母瞬间明白,“你又惹渺渺生气了吧?活该!渺渺,别管他,我们先去吃饭,你别饿着。”  

  渺渺十分尴尬,“没事的,我先带他上去清洗一下,不然会感冒的。”“噢!好,你快点去洗个澡,你看衣服都湿了……”渺渺无奈地扶夏若宇上楼:重点搞错了吧?  

  十分钟后渺渺边帮夏若宇擦头发边问,“宇,你到底是不是你妈亲生的?”夏若宇抓住她的手,“你看,都没有人关心我,我就剩你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渺渺抽出手,“好了啦,我不生气了。你自己吹头发,我也要去洗个澡。”“我等你,老婆。”对于夏若宇的无赖,渺渺连话都懒得回,径自走去浴室。夏若宇看着背影,嘴角满是宠溺。  

  饭桌上,夏父边把菜往桌上摆边说,“渺渺,你不要客气,如果宇惹你生气了,你就打,不要手下留情。”夏母边往她盘中夹菜边附和,“没错,在咱们家里,女性是最大的!别怕。”渺渺边点头边在心中同情夏若宇:还真的不是亲生的。  

  吃过饭,趁着渺渺在厨房帮夏父收拾,夏母把夏若宇拉到一边,“儿子,你没事吧?”“没事,她能消气就好。”夏若宇抓抓脑袋,“可是……我还是碰不到她啊。”夏母笑得奸诈,“你小子,想开荤了。”夏若宇苦笑,“那也只能心里想想,她还没成年呢!我现在只想吃点豆腐。”夏母心生一计“儿子,男人至少要懂得三招。”  

  “什么?”“会哄,会骗,会无赖。”  

  “老婆。”渺渺挣开他的怀抱“走开啦!”夏若宇死死的抱住,“不要,你是不是还没消气?不要生我的气了,老婆~~”渺渺尴尬,“我真的没有生气了,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不可能,你就是在生气!”夏若宇一手拦住她的腰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老婆,我以后再也不放你鸽子了,你就原谅我好不好?”  

  渺渺无力,“我真的没有生气,你是不是耳朵有问题?夏若宇深吸一口气,“喊一声老公听听?”“夏若宇,你不要得寸进尺!!”  

  夏若宇无辜,“你看,你还说你没有生气。”渺渺只好说着他来,“好好好,我还在生气,所以,你是不是该做点事补偿一下我?”见她终于上钩,夏若宇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没问题,老婆不开心老公当然得做点事来哄老婆开心了。”  

  “什么?啊!——”  

  下一秒,天旋地转,渺渺被压在沙发上,“你干什么?!!”“补偿。”渺渺看见他手上的胸衣脸色拿上变了,“夏若宇!!”夏若宇吻吻她的脸颊,“在,准备好了吗?”“夏若宇,我还没到18岁!”“我知道,我买了一件裙子,我只想帮你换而已。”  

  “不用了!我自己来……”渺渺的嘴被封住,夏若宇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  

  “老婆,我饿了。我只想吃点豆腐。老婆……”“……”身下的人没有回应,“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  

  “……”  

  十几分钟后,夏若宇在浴室里冲着冷水,虽然难受但心中却有些满足。被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的人把头蒙住。  

  下一秒,从浴室出来的夏若宇爬上床抱住她,“老婆,明晚我去接你吧!”“不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