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江南血

江南血

左森德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7-17上架
  • 1346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壹章 第贰回

江南血 左森德 3706 2016-07-19 15:04:38

  想到自己头上的包,老爷子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指着乜海,连乜海的性别都记成了小子。

不过他还是叫了杨舒嘉中将来阐述,他与杨舒嘉可是结义兄弟 共患难几十年。这样见得他信任杨舒嘉,不会让众人猜忌,又护得乜海。毕竟若是让乜海阐述,众人愤怒燃及他,对乜海无异于引火烧身。

“将军的意思,并不是只让三位少将去打,而是让你们和你们的子女配合。”

说完,杨舒嘉意味深长的看了大伯家一眼,乜英刃庶出的子女众多,一个去的都没有!

“乜英沐少将和乜海少校最先悟通,所以乜英沐少将停在了最近的英山边界等待乜海少校来会和。乜贤武小少爷也不错,在看到乜海少校行动后立即赶往,但是你的行动明显没有乜海少校利索。”

得到了老爷子的示意,杨舒嘉开始滔滔不绝的点评各自的行动。老爷子说自己会住在英山的分宅观战,本身就是一种提示。试问谁观战会躲在山里边?恐怕也只有孔明了。老爷子这是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且不说乜贤武你大吵大闹进的军营,就算进了军营,你也不知道干些什么!而乜海少校伺机等到熟人出营,然后迅速进入军营把战略部署图送到了乜英沐少将手里。单凭对自家军营了解程度这一点,乜贤武你就输给了乜海少校!”

杨舒嘉很不客气,完完全全将乜海和乜贤武当成自己的下属来指评。只是从称谓,明显看出他偏爱乜海。

“可是宋郊怎么会有战略部署图!”

乜贤武听到了重点,急忙站起身来问。然而祖母早已悉知,捏了捏得意洋洋的乜海的脸蛋。

杨舒嘉笑眯眯的捊着胡子,一脸高深莫测不回答。

“你以为我让你们看的那本孙子兵法是干嘛的!”

老爷子脾气非常爆,瞪了一眼乜贤武,乜贤武立刻乖乖坐下,耐着性子听老爷子说完。

“那上边每一页都有凹下去的褶皱和点,用笔顺着瞄,再一页页拼起来就是战略部署图!湖北的!”

老爷子激动的连口水都飞出来了,直直的喷到二哥大姐三姐众小辈们脸上,卧槽!老爷子功力深不可测,怪不得祖母一直让我坐她腿上。

“今个儿起,乜家子弟必须习武,汗血宝马我就送给小老四(乜海)了,江南第一军阀的位置,就是大老四(乜英沐)得了!”老爷子挥挥袖说道,“免得又像这次,后生里边只有小老四一个人发现有人跟踪她。岂不让人笑话我们乜家都生的一群饭桶!”

看着老爷子包扎的头,乜海暗地里狂笑,不过卖他个面子,不戳破,待会还去“慰问”一下子。

老爷子一走,就都开始散了。临走之前,老爷子和他的战友都对乜英沐说了一句话,看得出,并不是什么好话,乜英沐的脸上笼上了一层阴霾,看着乜海也隐隐约约有些担忧。可是乜海怎么问 乜英沐也只是推说行军匆忙,没睡好。

乜海并没有多说。

第一次,乜英沐骗了乜海。

然后杨舒嘉和毕芈让乜海有空多去他家串串门,乜海微笑着甜甜的应允了。因为他隐约听到三姐愤懑不平的嘀咕了一声:“狐狸精,肯定是去勾引我家曦安哥哥……”

拜托,乜海才十岁!怎么勾引!不过姐姐让他勾引总不好不从撒~

乜英沐一家四口正走在去西院的路上,肖月婉突然冒了出来,娉娉婷婷的走到母亲面前,微微委身。

“见过韵儿姐姐,英沐大哥。”

乜海看见老爸的脸刷的黑了。乜英沐和肖岳鑫称兄道弟,肖月婉叫乜英沐大哥是可以,但如此一来她便要叫乜母大嫂而不是姐姐。如此喧宾夺主,搞得她已经嫁给了乜英沐似的。再者,别处你想怎么叫乜海不管,可这里是乜府,这样就是肖月婉不懂礼数。

突然感受到一股寒意,乜海不动声色的四下张望——祖母可是很注重礼数的,肖月婉有的玩了。

“英沐,想必这位就是肖月婉姑娘吧。”

乜母唐韵儿依旧和颜悦色,可是旁人都知道江南第一美人发怒了。

父亲点点头搂住母亲的腰,捏了捏母亲的脸,意思是让母亲别生气了。

“听闻肖上校近日受伤了,我和英沐这儿,有几株名贵药材,若不嫌弃尽管拿去用好了。毕竟我们也是真心把岳鑫当成兄弟的。”

唐韵儿不急不缓的说着,言语之中威压越发重,让肖月婉顿觉呼吸困难,一句当成兄弟,道明了肖月婉的身份。

乜海相信自己的母亲是绝对可以赢得,于是告辞说有事找祖父跑开了。

“叩叩叩!”

“进。”

“给祖父请安。”

乜海不急不缓的走进祖父的房间,行了一个标准的礼,一举一动颇有大家闺秀风范。

“老四是想知道我对你父亲说了什么吧。”

老爷子斜眸忘了一眼,坐在睡椅上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非也,听闻祖父前些日子受了伤,老四的主要还是来看望一下祖父的。”

乜海嘴上说着恭敬的话,却走到老爷子的书桌前翻看各地的军力部署。她本身也不是很想知道,想知道,老爷子也不会真的说给他听。

“算了,不是好事。”

老爷子挥挥手,继续假寐。书房里陷入一片死寂,只有乜海机械的翻书声。

她和老爷子的相处方式一直是这样,老爷子假寐,他看书。两人暗地里说话都是针锋相对。

“不要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个孙女是因为那件不好的事。”

“……哼,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不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乜海的眸光微微暗了暗,但很快回复如初。

“这军事图我就带走了,反正你早晚也要给我。”

乜海眼眶有些泛酸,拿起书桌上的书就往外走,头也不回。

他不知道,书房里的老头看着她离去的小小的落寞的身影有多么心疼。更不知道自他问话起,那个不可一世的老头就已经开始流泪,因为他没有回头。

“谁说我不喜欢?老爷子我这辈子就再也没见过你这么讨喜的鬼丫头。”

爷孙俩此刻分外相像,身影都是如此的孤单。

……

吃了晚饭,乜海回竹苑换了身男装,将齐腰长发竖起来,好似一位古装俊美少年。

乜海翻过院墙,偷偷的出了乜宅。

迎着月光,跳跃在屋顶上。他没有轻功,只能算是幼年习武练就的好体格使得他才十岁就身手敏捷。来到了城郊的一栋宅院最高的阁楼上后,吹着清冷的晚风,乜海觉得很舒服。他从小体质偏寒,但身体还算强健,吹点冷风没事。

只是突然,离阁楼最近的一间厢房的灯亮了,暖融融的橙光在乜海看来却有些刺眼。他挪到背光的地方,看着远处月光映照下的水光有些出神。

同样出来夜游的戴蒙德看见远处好久没有亮灯一直被他以为是鬼屋的宅院突然亮起了灯,不由得好奇的赶来。可是却听到了某些**的声音……

“咦,那是……”

戴蒙德无奈的摇摇头,正准备离开,他却看见了阁楼上的黑影,心下好奇便偷偷摸摸上了阁楼。

他看见房檐上参天大树下,一个小小的身影坐着。乌黑的秀发散落下来,那小人儿的衣襟微微敞开露出白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树叶缓缓飘落下,合着轻柔的月光柔柔的落在他的纤细的肩膀上。那小人儿出神的望着远处的的山水,目光有些涣散,但尽管是这样,戴蒙德还是被这双琥珀色的我眼睛给吸引住了。他有着复杂的眼型,眼睛有种魔力,让人一看见他的眼睛就不由得深陷其中,纯净透明,又好像掩盖着所有污秽的东西。朱唇紧闭,面容清秀五官精致就好像一个漂亮的瓷娃娃……

戴蒙德站在楼梯上抬头看着坐在屋檐上的乜海,晚风轻轻的吹过,吹动了两人的发丝。

“嗯?”

乜海发觉有人正在看自己,然后就看见了傻傻的站在楼梯上的戴蒙德。

戴蒙德真是生的俊美,蓝色澄净的瞳孔十分美丽,一双桃花眼煞是勾魂。皮肤白皙,鼻梁英挺,唇形完美,栗色的短发十分漂亮。简直就像是上天精心雕刻出来的瑰宝。

“你好。”

乜海微笑着,并不担心戴蒙德喊人。

戴蒙德的脸微微泛红,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那**的声音却随着风声飘了上来,让戴蒙德不免尴尬。

“我们先走吧,这里很脏的。”

戴蒙德也顾不得那么多,拉起乜海的手就跑。乜海并没有挣开,任由戴蒙德拉着,两人一路跑到了小溪边。水流声清脆悦耳,是人心不由得平静。

“以后听到那种声音就快些跑,知道吗?”

乜海不说话,有点懵的看着戴蒙德点点头。

两人沉默了许久,乜海开口嘟嚷着:“我知道听了很不好啊……”

“知道不好你还待在哪儿!”

“那有什么关系,我戴了耳塞嘛!”

“什什么?”

戴蒙德惊呆了,乜海暗自窃笑,面上却一本正经的装纯洁从耳朵里掏出两个耳塞眨巴着眼睛望着戴蒙德。

戴蒙德哭笑不得。

“你好,我叫乜海,我10岁了。”

乜海不介意的耸耸肩,明眸齿皓的冲着戴蒙德微笑。

“我叫戴蒙德,15岁。好吧,你记住了,以后就算是戴了耳塞也不行,女孩子家家小小年纪就不应该接触那种事。”

戴蒙德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特别话多,多到连他自己都烦。

“可是,我是男孩子呀……”

乜海是成心想要逗一逗自己眼前的男生,漫漫长夜,送一个天真的小孩子来陪她玩,多好~而且这人还是外国货哩!

戴蒙德瞬间崩溃,指着乜海齐腰的长发说不出话来。

“这个头发,只因为我祖母喜欢~”

乜海机智的撩起自己的一缕秀发,抚了抚。他这也不算撒谎,祖母是很喜欢帮他梳头才让他留得长发。

戴蒙德再次哭笑不得,这就是中国人的思维?他的祖母也是中国人,为什么没让他留长发?难道是出于个人喜好?

“我送你回去吧,女……”戴蒙德张口发现自己又搞错对方性别,“小孩子这么晚在外边不安全。”

“你呢?你安全吗?”

乜海仰起头看着戴蒙德。

“我……”

戴蒙德一时语塞,想不出怎么回答。

这是,悠扬的笛声传来,空灵的好像能净化人的心灵。却见乜海手握玉笛,站在旷野中月光里,玉笛身上仿佛笼上一层美丽而柔和的银辉。乜海笑盈盈的看着戴蒙德,在她吹笛时,好像世间万物都只能仰望她一般,他是那么

的神秘而高贵。戴蒙德闭上双眼听这笛声如痴如醉,可这声音却越来越小,最后竟消失了。他急忙睁开眼,可眼前哪见明月旷野,溪流翠柳,吹笛少年?有的只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自己的房间罢了。他感觉心里空荡荡的,那究竟是梦还是现在是梦?为何那人的音容笑貌宗挥之不去?

无解。

“少爷,醒了吗?”

哦,原来,那才是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