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命定时刻的恋情

第四十章 酒吧里的人

命定时刻的恋情 易阳 1103 2013-12-26 14:00:16

  一直到周末,办公室里都没什么异常。刘悦还是以前的刘悦,不到必要的时候不开口说话。我忙着跑单控信号灯的事儿,很少呆在队上,打照面的机会不多,她也没再主动联系,没有电话,没有短信。

夏明远找我的时候,我在家刚吃了面条,正对着日历牌算日子,陈小白走了5天,还有5天。

“干啥呢?”

“卖单儿。”

“我这个大礼拜休息,明天全天没班儿,出来呗,你自己囚着干啥。”

“别找我,烦。”

“哎呀,”夏明远在电话那头啐了一口,“你现在是最好的时候,媳妇儿不在管不着,出来啊?好事儿。”

“你放过我吧好不好,我守身如玉。”

“放屁,能不能有点儿正经的!朋友在夜狼存的酒,到明天过日子了,一块儿吧?”

我挤了挤眉头,说不上来的心烦。

酒吧不是什么好地方,上大学那会儿去都为着蹭酒喝,没钱泡妹子就跟旁边儿溜溜眼珠子。那些服表班的姑娘身段都好,穿得也好,四处透风,四处露肉,花枝招展地椅在别人大腿上。光一闪,满脸的胭脂水粉,光一灭,男人的大手身前身后里外翻飞。再后来听人传,广州流散着一群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混迹在酒吧,用针管抽了自己的血,抓倒霉的往人身上兑。我心里瘆的慌,那种人多灯乱闪的地方就都不去了。看姑娘硬盘里多得是,犯不着把命豁上。

“不去,我又不喝酒。”

“真墨迹啊,8点半下楼昂,我接着你。”

说到玩儿,夏明远是真来劲。我知道拧不过他,也没再说了。合死电话,从衣橱里翻出来件差不多的长T恤。

衣服选得倒是合适,晚上不凉,酒吧里人簇拥着人,周身都是热乎气儿。但这趟来的不合适。

夏明远说的朋友包了个卡座,我往里走的时候只看到半截身子。皮裙很短,两条大腿光着,蹬了一双正红的高根鞋,后面的细跟看着至少有8厘米。鞋面铺着细碎的亮片儿片儿,光一打闪出一片。等我绕过吧台,看清脸了,心里好顿不得劲儿。找我出来怎么还隔着人传话?

夏明远在我肩膀上推了一把,“杵这儿干什么,走啊。”

刘悦一手擎着酒单,一手在旁边的皮垫儿上拍了拍。

她坐在沙发的拐角上,右边空着两个,左边还坐着几个人,三个男的,一个女的,其中一个觉着眼熟。看我们过来,坐着的那四个人扬扬手,算是打过招呼,嘴上动了动像是说了句什么,但隔得远听不太清。

“喝什么?”刘悦抬高嗓门,在我耳边上喊了一句。

“冰红茶!”

她侧过脸来盯着我,笑得很夸张,假眼睫毛忽闪忽闪的。“真有心眼儿,这地儿就冰红茶性价比最高!我也要冰红茶!”

我晃晃脑袋,下面的音箱震得头疼。实在不理解为什么有人喜欢花钱到这种地方来遭罪。

有刘悦在,夏明远表现得很积极,前前后后跑了好几趟,要拼盘,要骰子,大部分的时间屁股只搭了沙发的前半边儿,身子探着,隔着我和刘悦喊话。到最后没劲儿了,喊不动了,就剩一杯杯地往下灌。刘悦没碰酒,拿冰红茶跟他一比一的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