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命定时刻的恋情

第三十七章 吃 醋

命定时刻的恋情 易阳 1032 2013-12-19 21:30:32

  "是,是工人,不是一个队上的,"小伙子抢着说话,身子往前倾着,"而且我们是给了工钱的。"

我一笑,"他们就是没给工钱的?"

小伙子本来想嗯一声往下说,突然意识到什么顿住了。他自己也知道对面是没给工钱的工友,但老板花钱雇他们来举牌子他还是来了。三十块钱,用三十块钱就能买断一个人的是非观。中间那个岁数稍大一点的又咳嗽了一下,俩人低头不再说话了。

张垒还没出来,我想着接着往下问两句。话没出口,裤兜里手机忽地一震。

晚上到家快六点了,手机上有三个未接来电。

按平常,忙的时候顾不着,闲下来我就给刘悦回过去了。但现在不是平常,而我又说不上哪儿不平常。心里憋了股邪火,想窜窜不出来。人或许都是贱,自己不要的也看不得别人要,见不得别人好。

"你是不是贱。"

夏明远这么说过我。陈小白出走没人知道是因为孩子的事儿,我往她娘家跑那两趟在他眼里都是贱皮子。"老爷们就得有老爷们的样儿,你看你那样儿,不就是个娘们儿吗。"

是啊,不就是个娘们儿嘛。玩过了就是玩过了,占不住,是爷们儿的就应该让出来,喜欢也得咬碎牙忍着。在认识叶昭之前,夏明远有过一个固定的**,比他大五岁,自己一人带着个小女儿,外地人在这做买卖。我们仨在一起吃过饭,她比实际年龄看着还要小一点儿,眉毛眼睛没什么特别,皮肤显黑,批着淡黄色的头发,烫着大卷儿,喝起酒来非常痛快。

"**是什么?"

"你是不是傻?**就是周期性的性伴侣,你情我愿的,上完了不用给钱。稳定,还干净。"夏明远吐着烟圈儿,一脸牛。逼样。

这段"干净"的关系维持了一年半,一年半以后那女的找了个海关的公务员,结婚了。婚礼是西式的,她爸妈没的早,委托夏明远牵着她交到新郎手上。我问夏明远,交出去心疼吗,他说你穿过的鞋给别人穿了,你心疼吗?

当时没回答,现在想想,我觉得我会心疼。穿过的鞋扔了也好过给别人,女人更是,何况刘悦又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我们没有名正言顺的开始,也没有完整的结束,她是我曾经想要但最终无能为力的人。我甚至还不够心疼的资格,就已经贱皮子似的难受了。

也或者韩勇和她不过就是朋友而已,我不止一次这样想。佛珠不是什么新鲜物件儿,值不上几个钱,送了也就送了。那为什么刘悦和我不直说是他送的?避嫌?还是怕我多想?

我摇摇头。有必要吗,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当初夏明远说刘悦和韩勇有一腿的时候,我不是也一样没在意。

与其纠结这事儿,还不如疼一疼完全属于自己的女人。

六点半左右陈小白来了个电话报平安,说是飞机晚点,刚刚落地儿。我听着后面很乱造,没多说什么,嘱咐了两句就挂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