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命定时刻的恋情

第二十九章 苦肉计

命定时刻的恋情 易阳 1011 2013-12-07 15:36:32

  "关键是以后不可能天天这样。"张垒一本正经的抢了话,我一笑,把后面的咽回去了。

跑大货的人心里门儿清,想挣钱,只有超载。但凡涉及到钱,说不准谁能耗得过谁。前天后半夜,队里在福头北路头上抓了一对儿,一辆水泥灌装车,掉头往回跑的时候被指下,还有一辆小面包在国道上被拦住。抓的也寸,拦下是因为他遮挡号牌,问了才发现小面包是后面大货的"报信车",看见夜查的一个电话通知绕道。这些犯法的有了游击意识,事儿就很难办了。以前是不抓,现在是不好抓。

车拐进山河路,走了半小时才到下桥口。夏明远和市北的蒋宣停在叉路上,看见我们按了声喇叭。

天黑透了,风却见小,路边儿的树上悬着个塑料袋,不时地鼓起来哗啦哗啦响。我紧紧衣领,打了个喷嚏。进五月,离着夏天就又近一点儿,晚上这么凉确实还不多见。一会儿再飘上雨,除了车周围还真没个避风的地儿。

夏明远叼着烟,也从车里出来,往山河路上走,一面回手招呼后面的蒋宣。

"名人儿就是不一样昂,小周主任真有派,走哪儿摄像机跟哪儿,还有一个这么水灵的小丫头跟着"

张垒正摆弄话筒线,听话儿也乐了,小黑脸上稚嫩的表情"可不是,现在出去拍都混个脸熟。"

"当饭吃还是当钱花?"我从夏明远嘴上掐过来烟头,给自己续上根儿,烟屁股一亮一灭,咝咝地跑着股白线。

"这就开拍吗?"我说道。

"昂,我先拍点空镜,车啊、马路啊什么的。"

专业的我不太明白,但觉得这时候拍应该挺好看。这边的路宽,双向八车道,晚上八点以后来来往往的车不多。两边路灯映着,打远处看像是幅规整的沙画,黑处浓密,浅处昏黄。快速路那边是家乐福,外围铺落着个小夜市,摆摊儿贴膜的,拆迁处理旧货的,还有一些家具摆设的玩意儿,聚拢着一小撮人气儿。小白领们来的少,平时这里可是很热闹,可能今天天不太好,从这边看过去人很少。

没一根烟的功夫,雨就下来了。先是雨丝儿,贴在脸上有点儿凉。后来丝拉成线,一条条往身上落。

"周哥,你看眼,有车了好像。" 张垒带着丝丝颤抖的说道。

我掐了烟,抬头盯了一眼张垒,转身朝着南面看了看。大概500米左右的地方晃过来一个大方块儿,开着远光灯,占着中间的车道往这边开。确实是辆大货。

"哥们儿,"夏明远从后面绉了我的帽子,脑瓜顶挨着雨忽地一个激灵,"今晚上交给你了,苦肉计昂!"

查到第三辆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一晚上可能白费了。基本是跑空车,拉着沙土的都不到一半儿。号牌和厢板也查不出什么毛病,司机下了车就点上烟,不急不躁,客客气气地唠闲嗑。

"差不多了周哥,够成片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