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命定时刻的恋情

第十一章 各有各的娱乐活动

命定时刻的恋情 易阳 1187 2013-11-23 21:30:24

  相声还在断断续续地放着,偶尔能听见后排客人咯咯的笑两声。屋里光线比之前暗,大灯关了,吊顶上亮着一圈昏黄的小灯炮,投射下来的影儿一层层越来越淡。我长出了一口气,梦很长,醒了却觉得时间没有动。心又忽悠了好一阵儿,像是在一口大瓮里扔了个乒乓球,反复地弹起回落,最后趋缓,停在瓮底。

手机贴着腰震起来。刘悦。

"在哪儿呢?”

这种GPS式的问题非常讨人嫌,但刘悦问的和别人不一样。她不在乎也不想知道你真的在哪儿,就那么随口一说。

"外面嫖呢。"

刘悦隔着电话"呸"了声,"你也得有那胆儿啊。为什么不回我短信?"

"嗯?"我突然想起来,下午她确实来过一条,"昂,我和电视台的人在外面拍连线,回着不方便,后来拍完就忘了。有事儿吗?"

"没事儿,就想谢谢你送的花。"

"什么花?不是我送的啊。"我往上坐了坐,从果盘里摸出片西瓜。不是很甜,但入口就化了,一股冰凉的糖水顺着喉管往下溜,身上起了层鸡皮疙瘩。

电话那头空了一会儿。我想她是在琢磨,眯着那双细长细长的眼。"你丫行,看来家里管得严呐。"

"可不嘛,现在这电话就监听着呢。"

"我想你了。"

这话来得太突然,从嗓子眼儿呛出了口西瓜水。

"哈哈哈哈,"刘悦没等我接茬,顺着话头往下说,"这点儿胆儿吧,还呢。你个二货,谢谢昂。拜拜。" "嗯,拜拜。”我挂了手机,感觉翁底的乒乓球又弹起来。看了眼时间,十点十分。

晚上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屋里没开灯,厕所的门亮着,玻璃上铺着层水蒸气,花洒里时不时的有水声。

"斌子?"

"昂,是我,洗吧。"

我开了餐厅的灯,拖了把椅子,坐着换鞋。餐桌上摊着一堆东西,她的包,车钥匙,三张电影票,还有一小盒黄油饼干。票是今晚8点半的,看来也是刚回来没多久。这盒饼干有点儿别扭,我拿到眼前晃了晃,里面的黄油棒不少一半儿的,而且不是掰断,是咬剩下的。小白吃东西没这个习惯,按她的性子,别人吃成这样也不会往家里拿。

"在呢。"

"把厅里灯关上,我没拿浴巾,也没穿衣服。"小白从厕所闪出来,绾着头发,身上滚热气,两步跳进了卧室。

好看,确实好看,脱了比穿着更好看。有的女人裸着,是一幅画,这样的女人我画过很多,画了整整两年。小的有十八.九岁的,最大的有四十上下。每个人的轮廓、体态都不同,每次看的角度也不一样,但画画看得更多的是阴影关系,算比例,算平面,很少注意别的。有的女人裸着,就是裸着,裸成一本教科书,书里面写着欲望,标记着荷尔蒙。这些是纯粹的姑娘,在每一条曲线,每一处凹凸里都藏着邪恶的心跳。

陈小白不是画,她长得很白,是那种晒不黑的白。皮肤也嫩,拿手指肚不轻不重地捏一下,松开手就能留下浅浅的淤痕。我曾经想给她画一副正面全裸的半身像,画了半年没画出来,总是画到肩膀,再往下,笔就不正了。

"你晚上哪儿去了?"

"被夏明远拖去吃饭了。"我栽到床上,想了想还是不能说实话。洗浴中心的事儿可能会越描越黑,多透亮的水到那个地方也都混成个儿了。“电影好吗?”

“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