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偷心贼,这只萝莉要不要

第八十四章 这是手帕,擦眼泪用的

偷心贼,这只萝莉要不要 南怀槿 2113 2016-04-03 14:02:20

    次日清晨。  

  头脑昏胀的段怡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她想要坐起身,可身体却像被卡车碾压过一般,稍稍一扯动就会全身酸痛。她的心一凉。  

  段怡稍稍撩起被子看了一眼,自己竟然全身红果地躺在被子里。昨晚零星的记忆如同一把把抡过来的大斧头,直直扎进她的心脏。她记得,昨晚她看见一个小男孩在路边哭,然后自己就走过去问他发生了什么。小男孩只是一直哭,然后背后突然多了一双手。她一转身就晕倒了过去。然后她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只记得全身发热的自己突然找到了一个冰块似的东西。  

  段怡沉默着,看着已经被捡起来放到床头柜上的撕碎的凌乱的衣物,哭笑一声。她抓起了一个衬衫套到自己身上,衬衫很大可以够到她的膝盖上边一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她埋着头快速朝房间门口走,打开门朝外走,直接撞上了刚准备进来的楚逸尘。  

  “啊——”段怡一个没站稳向后倒去。  

  眼疾手快的楚逸尘长臂一捞,有力手臂环上了她纤细的腰肢。段怡紧闭的双眸睁开,两人的脸离得很近,他柔顺的刘海都扫到了段怡的脸上。第一次离这张脸这么近,段怡一瞬间呆住。  

  她果露的脖颈上那密密麻麻的青青紫紫的印记刺痛了楚逸尘的眼睛。“你还好吗?”  

  “没……”段怡推开他站稳,眼神闪躲。“没事。”  

  “昨晚,对不起……我喝醉了,走错了房间。”楚逸尘眼神复杂。  

  这表情算是让段怡真的心死了。“没关系,我不在意。”  

  “段怡,我会对你负责。”  

  “不用!”段怡斩钉截铁地说。“昨晚的事情就当是见鬼了,我很好。再见!”  

  “段怡!”楚逸尘一把环住她的腰肢。“我……”  

  “闭嘴!”段怡失态地怒吼着。“凭什么什么事情都得听你的规划?你个自私自利的无赖!所谓的对我负责不就是给一个虚无的名分吗?我也不傻,你喜欢的是戎茗茗。你只是站在你的角度上觉得你做的是对的,然后我就成了一个铁棒子一棒敲散你和戎茗茗这对鸳鸯!那样我还会成为人人喊打的小三儿,失去我最后的自尊!楚逸尘,我是喜欢你,但是我不乞求你爱我!我也不是狗为什么非得像你摇尾乞怜?这样得到的本不属于自己的我宁愿不要!如果真的觉得愧疚,以后不要再打扰我就好!”  

  段怡狠狠地挣开,光着脚就跑了出去。楚逸尘,我讨厌你。但是我更恨我自己!  

  ……  

  一路上,路人都像看神经病一眼看着一个穿着大号衬衫光着脚跑的女生。凌乱地头发遮挡住了她的脸,没人看清她的脸。  

  段怡避开人群,跑到了一个小巷里。一不小心踩到了玻璃渣,她痛苦地嘤咛了一声。蹲下身,她看着流血的脚掌,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失声痛哭。  

  “美丽的女士,是什么那么残忍居然舍得使得您这般哭泣?”  

  “谁?”段怡止住哭泣,四处张望。  

  “别看了,我在你旁边。”  

  “嗯?”段怡只看见了一个绿色的大号垃圾桶。  

  “对,我就在里边。”  

  “……”  

  “您不会感到奇怪吗?”  

  “不会。”  

  最落魄的时候,垃圾桶和下水道就是她的家。她和果果住在下水道里的时候,那里虽然恶臭难闻,但是冬天却不会结冰,自己和果果也依偎着一起度过食物匮乏的季节。最窘迫的时候,段怡找不到一个月能赚上一张纸钞的工作,寒冷地季节连菜市场枯黄的菜叶都没得捡。就是在乞丐中,她也是弱者。家室不如人,连拳头都没别人硬,段怡的经历给她童年澄清的大眸子涂上了一层忧郁的影子。不是她不喜欢这个世界,而是她没有多余的力气喜欢了。  

  段怡摇摇头。不能再继续往下想了,想得太多会难过。  

  “那这位善良的女士,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呢?”  

  “需要我做什么吗?”  

  “我叫郁少安,从小就陪父亲住在英国。当然您也可以叫我的伊萨卡,那是我的英文名字。父亲也教我说过很多中文。今天是第一天来中国,在机场包被偷走了,现在身无分文。”郁少安说。  

  “借钱吗?”段怡问。  

  “不不不!只是我被怀疑是偷渡客被绑着扔到了这个垃圾桶里,现在身上的绳子解不开您可以帮我解开吗?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  

  段怡用手胡乱地擦擦眼泪走到垃圾桶前,刚准备探下脑袋去看,一个人影突然窜了出来。  

  “surprise!”郁少安毫无预警地一下子从垃圾箱中站起来,就像突然从礼物盒里弹了出来。可是段怡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吓得大叫,郁少安有些尴尬。“呃,不好玩吗?”  

  “你骗我!”段怡生气地朝他吼了一声。  

  郁少安站起来足足高了段怡一个人,他低下头挠挠后脑勺。“呃,抱歉呐美丽的女士。嗯,对了!”他左手提着一个香蕉皮。“这是手帕,擦眼泪用的。”  

  “我又不是傻子!”段怡瞪大眼睛看着他。“你才用香蕉皮擦眼泪!”  

  “哦,我一直是用它擦眼泪的啊!”郁少安手掌挡在了香蕉皮前,神秘兮兮地样子。段怡好奇地盯着他的手看。只见他左手一抖,右手缓缓放下,那香蕉皮立马变成了一块干净的手帕。“这是怎么做到的?”段怡好奇地问。  

  “嘻嘻,这是个秘密!”郁少安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琥珀色的瞳仁一转。“嗯,不过如果您肯亲我一下的话我可以考虑告诉你哦!”  

  “恶心,谁会亲你啊!臭烘烘的。”段怡剜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诶,要不要考虑一下做我的女士?那样的话除了天上的星星,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哦!”  

  “哦,是吗?”段怡转头问。  

  “当然!”郁少安一脸正气地模样。  

  “那……我想要你变成一个女人也做得到吗?做不到就只好再见!”  

  “……”郁少安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离开的决绝的背影。多少人都挣着抢着这个机会,现在他主动打包送上门居然都不要。果然中国女性才是最有吸引力的!  

  “诶,美丽的女士!还没有问你的芳名呢!等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