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偷心贼,这只萝莉要不要

第三十九章 厉风肆or厉风爵(三)

偷心贼,这只萝莉要不要 南怀槿 1305 2016-03-12 16:21:20

    沐千歌疯了一般拦到了一辆的士,在的士司机惊异的目光下,沐千歌除了催着司机快一点之外,就一路紧绷着身体。  

  等车开到医院厉风肆被推进了急救室那一刻,沐千歌感觉胸口某一跟弦崩断了,突然失声蹲靠在墙角掩面而泣。  

  色调苍白的医院急救室门上亮起的大字如同血液一般鲜红,时钟秒针走动的“嘀、嗒”声仿佛死亡计时表,无情地计算着逝去的每一秒。沐千歌如同一只受伤的猫儿,蜷在角落里,守了一夜。  

  等到第二天天渐渐泛起白时,沐千歌终于忍不住沉沉地睡去。  

  差不多到了中午,沐千歌突然惊醒。她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病房里。她掀开被子踩着鞋子就冲到门外,正巧经过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医生医生!”沐千歌冲过去,抓住医生的胳膊。“请问昨晚送来急救的男人怎么样了?十七八岁左右,黑头发个子很高!”  

  “嘶,好像有点印象。”医生想了想,沐千歌的心却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哦,对了。我听他的主治医生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好像在楼上最后几间病房的样子。”  

  “谢谢!”沐千歌面露喜色,飞快地跑向楼上,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楼梯间。  

  沐千歌飞速跑到了楼上的走廊尽头,首先打开了最后一间病房的房门,小心翼翼地探着头,等到看见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厉风爵后,眼睛一红。她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坐到了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头趴到床沿,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滑出眼眶。  

  她低声抽泣这,肩膀控制不住地抖动。害怕弄醒厉风爵,又缩回身体。“麻麻,我好怕你离开我,呜呜呜……你知不知道,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医生说他尽力了,梦见你被推走了,白布盖住了你的头,无论我怎么跑向你都没用,却越来越远。我以为,我要永远失去你了……”  

  沐千歌还想说些什么,可喉咙仿佛被堵住般,未尽的语言全都化作了一声又一声的低泣。  

  厉风爵还未清醒。昨夜,他在开车找寻沐千歌的时候,拐弯时突发车祸。几个路人目睹了车祸,就把他送到了医院。由于车速非常快所以受了比较严重的外伤,但是幸运的是不会危及生命。  

  对面病房内,厉风肆刚刚醒来。由于爆炸导致后背的皮肤几乎被炸烂,胸口又中了两枚子弹,他现在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病床上。喉咙里干涩地如同卡住了刀片,他起身站到了床下,扯动了伤口,后背的病服已经染上了一小块殷红。  

  他弯下腰拿起水瓶,那块殷红迅速放大,如同一朵妖娆的红色鲜花。温热的水倒进了桌上的玻璃杯内。他用右手拿起水杯,刚拿起没一会儿,水杯就“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摔碎了。徒劳地去抓流淌的水无果,反而被玻璃碎片割伤了手指。厉风肆突然想起了沐千歌和厉风爵,站直了身子。  

  房门被打开了,厉风肆走了出来。他的黑色短发有些凌乱,面色惨白难看,但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和叛逆地稍稍向上翘起的剑眉却让被重伤的他看起来比较精神。他走到对面病房。他要把成功救出沐千歌的消息告诉厉风爵。但是当他走到门口时,顿住了脚步。  

  隔着房门上一块透明的玻璃,厉风肆看见厉风爵已经醒来了。沐千歌坐在旁边,脸上爬满了泪痕,像一只花猫,但是却咧着一个大大的傻傻的笑。脸色苍白难看的厉风爵勾起微微一笑。  

  凌乱的碎发遮挡住了厉风肆的阴沉的脸。房间内,厉风爵毫不保留他素来最吝啬的温柔,时不时传出低低的沐千歌银铃般好听的笑声。  

  他收回搭在病房门上的手,转身、一滴眼泪“啪踏”一声滴落在走廊洁白的瓷砖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