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一百一十章 信任

情不知所起 非晚 1424 2015-08-11 22:25:39

    如初永远记得夙辽夜踢开门的那一瞬间,自己所看到的久违了的阳光和熟悉的身影,似乎所有的坚持在那一瞬间都有了最好的解释——我不害怕,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我身边。  

  如初看着夙辽夜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的身边,似乎他真的是跨越千山万水而来,抬手想要站起来抬手拥抱他或是告诉他不要担心,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到,明明不想就这样睡去,却还是再次陷入无边的黑暗。  

  夙辽夜觉得在如初失踪的这三十几个小时里,他已经快要崩溃了,好不容易才顺着监控找到了这个教堂,却在教堂里找不到任何属于如初的印记,若不是有人不小心摔了一下,他到现在也不会找到地下室的入口。  

  他的如初,就那样趴在冰冷的台阶上,狼狈而脆弱,像是个被摔碎了的瓷娃娃,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趴在那里看了自己一眼的人就是在不久之前刚刚和自己撒过娇的如初,他甚至不敢去碰她,似乎只要他一伸手,她就会碎掉。  

  夙辽夜伸手抚上她沾满灰尘的脸颊,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刘海,也看见了她额头上的伤口。把她横抱起来的时候,夙辽夜还在感叹怀里的小姑娘最近还真是多灾多难,随即便顿住了脚步,莫名的想到了King在之前对他的警告。  

  等在医院急救室的外面,夙辽夜的脸色有些灰白,慕容如墨的脸色黑得堪比他自己的名字,而慕容澈则一直是一副沉思状,姿态优美的宛若那尊著名的雕像。  

  等到凤临歌从急救室出来的时候,一脸无语的对外面三只似乎随时都可能扑过来的人表示,“如初只是太害怕了,精神不太好,而且她已经许久没有进食了,最好给她准备一些汤。”  

  如初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很长的梦,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自己所思慕的那个人,出现宛若天神,带来一丝微光。虽然只有一丝的微光,却足以支撑自己撑到最后一刻,因为她知道,他还没有放弃她啊!  

  King站在病房的门外看见如初醒来的时候,夙辽夜将她揽入怀中的一幕,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而他也没有任何一丝向前的勇气。  

  如初靠在夙辽夜的怀里,抬眼刚刚可以看到夙辽夜没有修正过得下巴冒出的一层胡茬,再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可以看到浓重的黑眼圈和接近灰白的唇色。“夙辽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的小老头一样?难看死了。”一开口,如初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是如此的沙哑。  

  “恩,还好,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夙辽夜把如初的脑袋往自己的怀里塞了一下,不让她看自己微微有些发红的眼眶。“要不要喝汤?你叔叔难得的亲自下厨,这种机会可是一年都未必会又一次。”  

  如初点了点头,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很饿了,伸手去拿汤碗里的瓷勺,却被夙辽夜伸手夺走。如初见过夙辽夜的很多种模样,发怒的,微笑的,冷着一张冰块脸的,却独独没有见过他这幅细致耐心的模样,小心的把勺子里的鸡汤吹得温度恰到好处,然后再一勺一勺的喂给她。  

  “我被关了多久?”如初推开喝了少半碗的鸡汤,说活也恢复了几分力气,“你知道关我的人是谁吗?”  

  夙辽夜把鸡汤随手放在旁边的柜子上,然后轻声道:“你大概被关了三十八个小时,但是现在还不知道绑架你的人的身份和目的。”  

  如初从夙辽夜的怀里钻出来,在枕头上躺好,“原来被关了那么久了啊!我在那里刚醒过来的时候简直吓坏了,蹲在墙角哭了好久,可惜都没有人理我。”  

  “那后来呢?既然害怕,是怎么爬上那么长的楼梯的?”夙辽夜拍着如初,像是哄小孩子睡觉那样轻声哄着她,“后来如初是怎么想的呢?爬上了有近十层楼高的楼梯,害怕吗?”  

  “不怕的,”如初把脸埋在夙辽夜的手心里,“我学建筑,知道一般那样的古建筑的基本构造,所以我知道我只有爬上去才有可能让你找到我。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所以我一点都不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