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一百零一章 飞来横祸

情不知所起 非晚 1501 2015-08-02 22:00:08

    如初有一个爱好便是打理花园,所有的花经过她的手,一定会变得枝繁叶茂,长势喜人,比花市卖的那些花要精致的多。夙辽夜住的地方虽然有一个不小的院子,但是院子里除了一个池塘和一颗带着树屋的巨大榕树外,剩下的几种开花的植物全都是夙辽夜一百年不浇水也不会死的类型。  

  如初觉得夙辽夜简直是在暴殄天物,浪费了一个大好的院子,于是在夙辽夜在厨房准备早餐的时候骑脚踏车到附近的一家花店去买花种。如初骑着脚踏车刚准备出发的时候,夙辽夜突然叫住她,带着金丝眼镜,脸色严肃的问道:“如初,粥里面加水果好呢还是蔬菜好呢?”  

  如初想了一会儿,回头看着他,问:“水果好吗?我喜欢里面有梨的那种水果粥,家里有梨的吧!”  

  夙辽夜点了点头,然后走过去低头理了理她的衣领,吻了吻她的唇角,叮嘱道:“花种不用买太多,买你喜欢的就好,栀子花苗我已经订了不少,不用买了。还有,早点回来吃早餐。”  

  如初笑了笑,直起身子吻了吻她的脸,然后骑着车子向远方离去,在离这里不远处有一家小小的花店,如初希望可以在那里买到一些勿忘我的种子,重在院子的角落里。想起勿忘我那高贵的颜色和简单的模样,如初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转过一个弯,有一条窄小而古朴的小路,小路两边是已经有些破败的面临拆迁的居民楼,从那里穿过去再向前直走,很快就可以到达花店。  

  可能是前一天晚上下过雨的缘故,小巷的地面有一些湿滑,所以如初骑得很谨慎,因为如果不小心把自己摔倒了,夙辽夜一定会念自己好久。如初还在想着事情,忽的听见一个人在自己的后方大吼了一声:“小心——”,如初回头间,一个花盆从自己的头顶上方擦了过去,划破了自己的额头。  

  如初捂着血流如注的额头从脚踏车上滑下来的时候,最后一个想法是:“书中的‘飞来横祸’应该和自己的现状意思差不多吧!”  

  夙辽夜在家里把早餐摆好,开始坐在桌前等如初回来一起吃早餐。等了许久之后,夙辽夜有些坐不住的在客厅转了几圈,开始削水果:削苹果,苹果皮断了N次;削梨子,梨皮断的比苹果更加的惨不忍睹,这对一向力求完美的夙先生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于是夙先生开始想办法让自己不安的心脏能稍微的平静一点,开始到楼上的书房去看文件。  

  夙辽夜到最后还是走到了院子的门口,如初没拿手机,去买个花种还买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这让夙辽夜有些不安。站在门口,抱着双臂,夙辽夜向望夫石一样看着如初离开的方向,眉毛皱的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远远的,夙辽夜还是看见了如初的身影,快步朝她走过去,夙辽夜甚至想好了自己都要怎样训斥她,却在走近她的那一瞬间没了任何的言语。如初有些晃晃悠悠的抚着车子,米色的裙子上沾了不少泥水,额上贴了一块厚厚的纱布,却还是有血的颜色透了出来。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也有些茫然,精神也有些恍恍惚惚的。  

  夙辽夜感觉到自己伸出的手都是颤抖的,撩起她的刘海,轻轻碰了一下她额上的纱布,却听见她隐忍着闷哼了一声。“怎么回事?”夙辽夜把她拉进怀里,抚着她的头发,声音也有些颤抖,“怎么变成这样?”  

  “你是这丫头的丈夫吧!我在巷子里碰见她,看见一个花盆从上面砸了下来,我已经提醒她小心了,可还是被花盆砸到了。”一直跟在如初身边的一个老人家说到,“小丫头的伤口有点深,我就带她在我家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她一个人我有些不放心,索性就送她回来了,顺便遛遛狗。”  

  夙辽夜这才注意到如初身边,一个穿着洗的有些变形发黄的白色棉质背心,灰色过膝短裤,摇着一把大蒲扇的老人家,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只聪明伶俐的小哈巴狗。老人说话的嗓门很大,带着一种属于北方人的豪爽和热情,让人心生好感。  

  夙辽夜揽着如初的肩膀不住的向老人家道谢,弯腰弯的快要成了一个九十度的直角。他可以感觉得到,如初即使靠在他的怀里,依然在控制不住的发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