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九十七章

情不知所起 非晚 1443 2015-07-29 21:11:50

    “现在可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慕容澈看着如初和辽夜离开的背影,终于问出了问题。“让我猜一下,这件事情应该会有一定的危险性并且你不想让如初参与到此事中来,没错吧。”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叔叔,”慕容如墨苦笑一下,接着说道:“今天的事是我没有猜到的,那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我从来没见过她,她却直接扑过来问我是不是慕容澈和姜雨晴的儿子。我说了是,她就一直推着我问我怎么不去死?然后素染过来劝阻她却被她狠狠的推向了墙角,留了好多血。”  

  慕容如墨把头用手紧紧的抱住,“叔叔,在你从美国回来之前,我调查过我父母的死因,证据直接指向了两个家族,但是具体是哪一个我们谁都不清楚。今天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我明白,我父母的死,和那个女人有直接的关系。也是我连累了素染。”  

  慕容澈把手搭在侄子的肩上,“如墨,你一直是叔叔的骄傲,也是慕容家的骄傲;做一些让叔叔骄傲的事,冷静一点,素染会没事的。”慕容澈的话音刚落,耳边便传来婴孩象征着朝气和生命力的啼哭声。  

  当护士把孩子抱出来递给慕容如墨并恭喜他喜得贵子时,慕容如墨却连看都没看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一眼,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向护士询问妻子的情况。在得知妻子并无不妥之后,才想起看一眼自己新鲜出炉的儿子。  

  慕容澈抱着这个孩子,明显比某个无良亲爹要激动的多。熟练地抱着小小的婴儿,在怀里轻轻的哄着晃着,似乎是这一生的缺口终于得到了圆满。刚刚四十岁就晋升为爷爷级人物的某叔叔看了一眼想看泪眼朦胧的侄子和侄媳,贴心的抱着孩子走到一边,仔细观察着孩子的容貌,半晌才低声叹道:“长得比你爹地小时候好看多了,不过比你姑姑小时候还要差一点。”  

  ———————————————分割线—————————--——————  

  如初用筷子戳着眼前碗里还是满满的米饭,明显的没有什么胃口,以前一直喜欢的精致菜肴在今天却已没有任何想要吃下去的想法。夙辽夜给她盛了一碗汤,神色明显的严肃起来,“吃饭,不然的话我是不可能送你回医院的。”如初有些委屈的瞪了他一眼,眸子里的水波像似一弯清泉,表情却像是一个闹了别扭的小孩子。  

  一个电话很及时的解救了如初现在的困境,许久不见的King大帅哥表示有事情要和慕容叔叔商量一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正事,希望可以得知慕容先生的电话号码。如初想了一会儿,把叔叔办公用得那个电话号码告诉了King,并贴心的表示,叔叔的电话大多数时间都放在助理那里,而他的助理每天大约和他在一起共度八小时左右的时间。King在通话结束之前还认真的问了一下夙辽夜是否在她身边,如果对方在的话,希望可以和夙先生问好。  

  如初把手机递给了坐在自己对面,摆着一张牢头一样的脸的夙先生。夙辽夜的脸色在接过电话之后变得更加的严肃,因为电话的彼端,King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如初近期可能会有危险,这件事我不方便直接插手,所以拜托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虽然我们之间的事不需要你费心,但是你的提醒我会注意”夙辽夜对于情敌一向是没什么太好的礼仪。  

  “我欠了她很多东西,所以我这辈子只能以朋友的身份站在她的身边,你——不用担心。”King的声音里带着一些苦涩与不甘,却又无法抵制命运的捉弄。自己的母亲,已为自己深爱的女孩的家族的几代人带来了伤害,自己却无力阻止。  

  “如初,多吃点东西才能不让你的叔叔和如墨担心。”夙辽夜挂断电话的时候,看见如初面前没怎么变样的食物,开始想办法打亲情牌。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如初一直都是把慕容家的那对叔侄排在自己前面的。  

  “可以不吃饭吃一点甜的吗?”如初继续戳着眼前的米饭,实在是没什么胃口。  

  “仅此一次。”夙辽夜的语气听不出来是纵容多一点还是担心多一点,但是如初的要求,他一向没办法拒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