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六十章

情不知所起 非晚 1557 2015-06-22 09:21:14

    “辽夜,你还在生气吗?”从医院出来之后,慕容澈自己开车先回去了,让如初和夙辽夜好好的聊一聊。所以导致了现在这个场景:美国的春天姹紫嫣红,刚刚恢复视力的如初却无心赏景,只是一路跟在夙辽夜身后,拉着他的袖口,想尽一切办法来平复某人的怒气和怨气!

  夙辽夜一边在前面甩开大步的快走,一边在心里想着:‘这次绝对不要轻易原谅这个小丫头,一定要保持好高贵冷艳的姿态以振夫纲!’

  如初跟在夙辽夜的身后一路上连跑带颠的已经很累了,看着夙辽夜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有种越走越快的趋势,自己已经完全追不上他的步伐了。如初慢慢的停了下来,拉着夙辽夜衣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松开。说不委屈是不可能的,明明知道现在的眼睛是不可以哭的,却还是有些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夙辽夜本来往前走的很起劲的,忽然发现一只拉着自己袖子的小姑娘不见了,回头间,只有无数陌生的路人。夙辽夜瞬间就慌了,虽然如初到纽约来已经半年多了,但如初平时自己单独行动的地方不过是“咖啡厅——家——附近的小花园”这样三点一线的活动范围。而且如初大多数时间都会带着夜安一起的,可是今天夜安被慕容澈留在家里根本就没带出来。

  “这是哪里?”如初等到夙辽夜走远后才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能茫然的站在原地,连夙辽夜的影子都看不到,只能看到无数陌生的背影,就和初到英国时一样,除了自己,其实自己什么都没有。手机的铃声响起,听到那熟悉的调笑声,如初竟然觉得安心了好多。

  “如初小美女,你现在在哪里,要不要和我这个大帅哥一起去约会?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完成所有的事情呢!”King的语气依然带着明显的揶揄,让如初一直紧张着的心情在那一瞬间几乎就松了下来,有了依靠,紧张很容易的就会转变为委屈。

  “King,”如初努力的控制住声音里的委屈,“我找不到路了,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不小心和辽夜走散了。”话还未说完,如初就有些控制不住的落下泪来,在这个可以说成是完全陌生的城市,如初有些丝毫不顾及形象的拿着手机蹲在地上大哭起来,恐惧和担忧几乎让她整个人都有些崩溃。失明的那段日子里,如初几乎每天都会恐惧,会梦到一个和今天相似的场景——他还是背对着自己,和自己渐行渐远了。

  “宝贝你说一下你现在那里有哪些明显的特点,比如说是店铺建筑物什么的?”King已经无暇关注‘辽夜’到底是谁,只是想要快点找到如初。King按照如初说的那几个算不上线索的线索开始在医院附近寻找着已经明显不安到有些崩溃的如初,吩咐了手下帮忙一起寻找,可是心里的不安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减少。一直和如初的电话保持着通话的状态,努力的讲着一些可能让如初放松下来的话,King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慌的,如果自己慌了,如初只会更加害怕而已。

  夙辽夜开始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跑,不安和自责紧紧的笼罩着他,他不断地用流利的英语问着路人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毛衣外套的中国女孩,如果对方回答说没看见,他就以最快的速度问向下一个人。大多数的人都以为这个长相精致的东方男人简直是疯了!夙辽夜也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如初才刚刚好,自己怎么会舍得生她的气,本来只是想吓她一下,让她明白这次她是真的做错了,却造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King找到如初的时候,如初已经止住了哭泣,站在路边,神色落寞,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想到这而,King竟然笑出声来,可不是无家可归吗?在纽约已经住了半年了,竟然会找不到自己住在哪里。

  坐在King的车上,如初只是把自己蜷在一个小小的角落,什么也不说,只是一直说要回家,要去找叔叔。从小到大,每次遇见委屈和不开心,如初想到的是第一个人一定是夙辽夜;但是现在,如初只是想要回到叔叔身边,什么也不要,只是想要见一见叔叔。

  就像是每一个孩子在遇见委屈的时候,最先想到的一定是父亲,父亲是对我们而言最无私的人,他会没有任何理由的给你依靠,如初没有父亲,但是如初有和父亲一样优秀的狐狸叔叔。慕容澈,一直都是如初最大的依靠,从未改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