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六十六章 离开

情不知所起 非晚 2172 2015-06-28 09:37:56

    在夙辽夜安排的私人飞机上,如初依然觉得不安,手里紧紧的握着夙辽夜在许久之前送给自己的那条带着十字架的项链。“辽夜,是发生了什么吗?叔叔为什么这么急着送我们走?”如初看着夙辽夜的眼神是依赖的,语气也是平静的,只是那紧握着十字架的颤抖着的手却显示了她极度的不安。

  把如初轻轻的揽在怀里,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夙辽夜决定还是要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给如初。“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叔叔他到底在计划着什么,但是这件事可能会和你的父母的死有一定关系。”

  “我父母已经去世十七年了,追诉时效期限都过了,叔叔为什么还要追查下去呢?死的人永远也没有活着的人重要,叔叔到底想做些什么?”如初的情绪明显的有些崩溃,眼泪一滴一滴的砸落下来,带着担心。

  “也许叔叔他只是需要一个真相而已,你叔叔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计划的很好,所以如初不用太担心。”夙辽夜帮如初擦了一下眼泪,接着说道:“他很爱你,所以为了你他也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他是这世上最好的叔叔,他不是经常说有一天会亲自牵着你的手进礼堂,然后把你交给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吗?所以他一定会没事的。”

  “叔叔一定是都计划好了,只不过计划临时出现变动了而已。”如初看向窗外,大朵大朵的云朵美丽而梦幻,不过此时却无心欣赏,“以叔叔的性格,如果知道了爸爸和妈妈的死因而无动于衷的忍到现在,只能有两个可能:一是他没有任何的办法和确切的证据;二就是,他一定会做了万全的打算,在保证我和哥哥的安全下,展开他一个人的报复。”

  “或许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夙辽夜努力的安抚着自己的情绪,却发现这样的理由连自己都无法接受,何况如初。慕容清夫妇的死因自己从父亲那里得知了一点点,知道二人不是因为简单的意外而身亡。如初称得上是最了解慕容澈的人,她的那两个假设和慕容澈交给自己的那些吩咐联系在一起,完全可以猜得出来事情的真相。

  “我会乖乖的离开美国,不给叔叔增加一点点的担心和麻烦。”如初看向夙辽夜的眼神是一种被抛弃后的空洞与绝望。“我会听叔叔的话,保证自己的安全,保护好哥哥,我会很听话的等叔叔回来。”

  如初的泪水一直在往下流,她自己却一点知觉都没有,夙辽夜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听见如初在自己耳边一遍一遍的问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不是为了治疗自己的眼睛,叔叔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踏入美国半步,只会在暗中不停的搜集一些证据而已;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叔叔不会一个人留在美国,面对所有未知的危险;如果没有自己,叔叔应该还是那个有些爱美、有些傲娇甚至是有些自傲的开朗乐观的狐狸叔叔。如初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过自己的存在。

  其实于如初而言,除了叔叔和夙辽夜,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哥哥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如初明白,自己已经在渐渐失去他了,失去在这个世界上和自己流动着同样血脉的另一个自己。早在很久之前,如初就明白会有这么一天,自己会长大,会嫁人,哥哥也会娶妻生子,会把对自己的爱分给别人。这个世上,只有叔叔是一直不会离开自己的人。

  “辽夜,今天真的发生了好多的事,我现在真的好累啊。”如初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彻底的陷入了沉睡。今天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先是迷路,再是这近乎逃亡的一次离开。‘夙辽夜,我现在能真正依靠的,似乎真的只有你了啊!’如初在心底这样感慨到,终是沉沉睡去。

  夙辽夜扶开如初额前细碎的头发,轻轻的在如初耳边说道:“好好休息吧,一切有我。”如初的额头和手都有些烫,夙辽夜以为是因为她刚刚哭完的原因,也没大在意的吩咐人拿来毯子帮如初盖好。把头轻靠在如初的脑袋上,一起睡去,今天,真的是太累了啊!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如初还在自己身边。

  夙辽夜在睡梦中感觉到了如初的梦呓声,痛苦而绝望,本来以为她只是做噩梦了,正打算把她叫醒,却发现她的额头烫的骇人!夙辽夜原本有些睡意的脑袋瞬间就清醒了。如初今天早上才刚刚拆纱布就经历了这些事,会发烧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这样多事而惊心的折腾,即使是身体一向很好的夙辽夜都有些疲倦,何况是自从失明后身体一向不怎么好的如初?

  夙辽夜想把如初叫醒,给她吃下去一些退烧的药物,却发现如初无论如何都叫不醒。现在已经到了早上五点四十,还有一个多小时就会到达中国的C市,夙辽夜却不敢让如初再继续撑下去。如初已经不知道烧了多久,任何一分钟对夙辽夜而言都是煎熬。吩咐人先联系好慕容如墨和夙家名下的医院,用冰袋给她进行物理降温,把药片碾成药粉,混在勺子里,给如初灌了下去。

  药的苦味让如初先是皱了一下眉头,紧接着,勉强给如初灌下去的药很快的就被如初吐了出来,吐了一地。夙辽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躁,差点把装水的杯子砸了。不过因为把药都吐出来,如初也有了片刻的清醒,有些勉强的朝夙辽夜笑了一下,只说了一句:“别担心”之后就没有了任何力气。那样憔悴的如初,窝在夙辽夜的怀里,只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就再次昏睡过去。

  夙辽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后悔,为什么没在飞机上配备一个私人医生?哪怕是有一个护士在这里自己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无措。如初的身体一向很好,从小就很少生病,但是这一切却只维持到如初去美国之前。在美国那段时间,如初整个人都迅速的消瘦下去,即使后来被自己补回来了一点,较以前比,还是瘦了不少。

  等待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情,在这种无望的等待下,在夙辽夜即将崩溃的那一瞬间,飞机终于缓缓降落,C市——终于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