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六十五章 慕容澈的安排

情不知所起 非晚 1928 2015-06-27 08:55:11

    “呵!父亲,你这次又是带着我的第几任小妈来买珠宝啊?”King的声音听起来是绝对的讽刺。Aubrey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却没有回答King的任何问题。夙辽夜站在如初身边,明显对King的家事没有兴趣。如初却在叔叔的眼里看到了狂风暴雨在不停的翻滚。

  慕容澈看着Aubrey,露出了一个极为古怪的微笑,双手因隐忍而有些颤抖。暂时不能让如初发现任何异常,要想办法让如初尽快离开美国才行,不能让如初的身份暴露!“King,你要和父亲好好谈一下吗?我有事要和Victorque谈一下,因为是很重要的事,所以要先离开一下。”慕容澈对着King和他的父亲笑得亲切而和蔼,就像是一个礼貌的长辈应该做的那样,“小夜,你还要逛一下吗?如果有事的话我就先带Victorque回去了。”

  King的心底升起一种不安,但是这种不安却很快的被父亲所带来的愤怒所掩藏!所以他做了许久许久之后令他后悔的第一件事,他选择了站在花心父亲的身边,而不是和那三个人一起离开。Aubrey看着如初离开的方向,似乎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和一种不安?

  慕容澈在开车之前,给在家里虽然经常混蛋,但是关键时刻异常靠谱的侄子慕容如墨发了一条信息,上面只有一句话:“调查Wood家族的少主King和Aubery Edwards的关系,尽快!”

  慕容如墨接到短信的时候正在给怀孕的妻子读一些简短的小故事作为胎教读物,在看到短信的时候,皱了一下眉头。伍德家族的King自己是调查过的:有一个精神病母亲,外公一个在欧洲有一定势力的英国军火商人,外婆是法国人,却和King的外公离婚多年,一直在过普通人的生活。在英国的时候,伍德一家对如初很是照顾,而King也称得上是如初唯一的朋友,如初那个孩子,虽然很好相处,但是能成为她真正的朋友却很难。但是,Aubery到底是谁?King和Aubery到底是什么关系?叔叔这么着急的让自己调查这件事到底是想证明些什么?远在中国的慕容如墨几乎开始动用了自己全部的消息渠道。

  世界上总是会有很多巧合,慕容澈从未希望过King的身份只是一个巧合,而不是那两个杀人凶手的儿子,如初似乎只有King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了。兄嫂的仇是一定要报的,可是,如初怎么办呢?

  慕容澈突然把车子停在路边,如初和夙辽夜都被吓了一跳。“叔叔,怎么了吗?”如初从未见过叔叔有如此失态的样子,有些担心,也有些害怕。

  “如初,一会儿叔叔的所有安排你都一定要去完成,你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明白了吗?”慕容澈看着如初,眼神里有一种如初从未见过的疯狂与决绝。

  “叔叔,”如初的语气有些颤抖,现在她是真的慌了。如初从小到大一直被保护的很好,好的就像是温室里的花朵,除了父母的骤然去逝之外,几乎没受过什么打击。现在一向最信任依赖的叔叔在和自己说这样的话,如初有些除了有些不知所措之外,更多的是从心底而散发出来的恐惧。

  “辽夜,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现在在美国能信任的人只有你了。现在我有事情需要你的帮助,你能答应我的要求吗?”慕容澈看着夙辽夜的眼睛,里面除了信任之外,还有托付的意味存在眼底。

  “我会尽我所能。”夙辽夜以坚定的眼神作为回报。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此时,夙辽夜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初,叔叔给你准备了一份小礼物,你应该会喜欢,我本来是打算晚餐时给你的。”慕容澈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但是现在我们必须马上回家!先回去准备好简单的行李,之后的事情我会继续安排。辽夜,你和如初一起准备一下,准备回国。这件事很急,关系到如初的安全,我不能大意。”

  到家之后,慕容澈把准备好的礼物上的每个盒子都写上了名字,然后放在了如初行李箱的最底部。想了一会,又把自己手上象征着慕容家家主之位的戒指从左手的无名指上摘下来,放在了给如墨装领带夹的小盒子的夹层里。

  “如初,去给叔叔煮杯咖啡,咖啡豆放在从左边数的第三个橱柜的第二层。”走到客厅,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如初,慕容澈开始想办法安抚一下她,“叔叔有事要和如初商量一下,你去找点事情做好吗?刚刚是我不大冷静了,但是这只是一件小事,我保证。”

  如初点了点头,起身去厨房煮咖啡,夜安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不安,也一步一步的跟着走了过去。

  夙辽夜拖着一个在最短的时间内整理好的行李箱,走进来,看着慕容澈说道:“全都安排好了,最迟今天晚上就可以把如初平安送离美国,而且路线是我亲自安排的,那些人绝对找不到她。”

  慕容澈看着在厨房里因夜安的捣乱而忙的团团转的如初,笑了笑,说道:“辽夜,照顾好如初,这里的任何事情都不要插手,告诉如墨也不要插手这边的事。我房间的保险箱的密码如初是知道的,如果有一天我出了什么意外,记得让如初打开那个箱子,箱子里面除了有如墨一直想知道的事情和我的遗书,还有我给如初存了二十几年的嫁妆。我慕容澈养大的孩子,无论是能力、势力还是金钱,都足以配得上任何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您到底在担心些什么呢?”夙辽夜看着慕容澈,这句在心底想了好久的话终是没有说出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