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四十五章 疯子

情不知所起 非晚 1597 2015-06-11 05:37:55

    慕容澈看着自到美国以来难得好眠的如初,眼睛里有掩不住的悲伤和不舍。自己对这个孩子付出了太多的感情,却忘了这个孩子在一直长大,当初在自己怀里不过半臂长的小婴儿,如今已经到了可以嫁人的年龄了,而且对方是一个可以信任且有责任心的男人,足够让自己放心。

  据说,每一个父亲对自己的女婿都有一定的敌视情绪。慕容澈一直觉得,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心里有问题!但是当事实终于发生在自己身上,慕容澈觉得,这句话简直说出了所有女儿控父辈的心生。女儿一旦出嫁,就完全的长大了,放在身边二十年的贴心小棉袄转眼就被别人穿走了!而自己却连反对都做不到——总不能让女儿真的嫁不出去啊!

  如初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有一个一直在咬牙切齿叹气的人。因为看不见,听力反而更加明显。“是叔叔吗?怎么不去睡觉呢?”

  “恩,睡不着,怕你做噩梦,过来看看你。”慕容澈帮如初掖了掖被角,“没做梦的话就继续睡吧!”

  “叔叔是有什么心事吧!一直在叹气。”虽然看不见了,但是如初也不是什么好忽悠的人。刚刚叔叔发出的声音明显是心情十分不美丽时的不甘不愿。

  “恩,叔叔在想,初已经长大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嫁人了,以后就再也不是那个可以随时和叔叔撒娇卖乖的小丫头了。现在初已经有了合适的眼角膜,很快就可以手术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回到辽夜身边了。”

  如初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把脸深深的埋在柔软的枕头里,用带着困意的声音说着:“即使以后初嫁入了的话,最爱的人还是叔叔啊!叔叔快去睡觉吧,好困。”

  慕容澈笑呵呵的揉了揉如初的脑袋,揉乱了那一头直顺的头发。然后心情大好的回房睡觉。

  听见叔叔关门的声音响起之后,如初在这无人可以看见的茫茫夜色中,呜咽着哭出声来。夙辽夜,他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的,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一定会恨死自己的。夙辽夜,你会不会再也不要我了?

  如初一直都是一个足够隐忍的人,把一切委屈和不甘都当作浊酒一杯,独自饮下。一个人默默的承受苦涩与痛苦似乎已经成了她的一种本能,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不招架,也不怨恨。这样淡然甚至是温吞的性子让她尝过了太多的委屈,而她却从未想过有什么改变。只有夙辽夜,是她最不想失去的,也只有夙辽夜,是她心底最深处的执念。有太多个夜晚,如初会哭泣着尖叫着叫着心底的那个名字,惊醒过后却又是一片虚无。梦中的夙辽夜最后的看了自己一眼,眼神哀伤而绝望,然后就只留给自己一个背影,任自己无论如何追逐都再也追不上,只能看他越走越远,最后逐渐被夜色所吞没。

  夙辽夜突然在梦中被惊醒,醒来后平静了好一会,呼吸才被调节到正常的频率,看了一下手表,还不到三点。梦里的如初哭的绝望而痛苦,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看了一下自己暂且栖身的酒店,在房间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一向冷清的脸上少见的出现了烦躁而焦急的神色。想了一会,夙辽夜还是换了衣服,开车去了如初所在的公寓。

  慕容澈由于心情大好,早上五点就穿戴整齐的去买早餐,如初最近不喜欢吃东西,但是离这里大概有四十分钟车程的地方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中餐馆里煮的白粥味道还不错,如初一次可以吃一小碗。相较于公寓附近的、如初只肯吃几口的那些美式早餐和那些两个人都吃不惯的西餐,慕容澈宁愿每天开车跑远点,准备一些如初爱吃的东西,毕竟她现在太瘦了。

  不要问为什么慕容澈不亲手给自家的宝贝侄女准备早餐,因为慕容家的人都是极为罕见的厨房杀手!与其说是让别人给慕容澈一套锅铲让他准备食物,还不如让他拿把刺刀去上阵杀敌。慕容澈一下楼就看到某个靠在车旁,疑似已经站了一夜的身影。

  “夙辽夜,你怎么站在这里?你不是昨晚就回酒店了吗?”慕容澈的语气简直就可以用惊悚来形容。

  “我来帮你准备早餐。”夙辽夜的语气有些冷,随即又揉了揉额角,“在此之前,能不能给我一片止痛片?我一夜没怎么睡,头疼得厉害。”

  慕容澈此时简直像是一只炸毛的狐狸,几乎用手指着夙辽夜的鼻尖吼,“你要是英年早逝了我才不要把如初交给你!”从来没见过将恋爱进行的如此拼命的一对!简直就是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