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三十五章 意外

情不知所起 非晚 1588 2015-06-06 07:05:57

    “噗——”人群之中不知有谁笑出声来,如初想要看一眼,却无奈夙辽夜的身高作祟,自己什么都看不到。踮起脚尖,如初没有看到那个偷笑的人,却看见了自己刚到D市那天,在公寓遇见的那个人,那个吻了夙辽夜的女人。

  说不在意是假的,明知道夙辽夜和她之间什么也没有,却还是会不开心。就像是有人想要夺走本应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如初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夙辽夜,已经开始有了想要独占的想法。是什么时候开始?一向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慕容如初也开始有了这样的想法:想要独占一个人,无论是身心还是情感,全部都想要独占。

  夙辽夜顺着如初的眼光看了过去,在看到那个火红色的身影时,只是低下头,毫不顾忌的在众人面前吻了还在发呆的女孩。两个人的唇瓣轻轻的摩擦着,带着对女孩的一丝怜惜和心疼。结束了这个简单却有些漫长的亲吻之后,夙辽夜附在如初耳边轻声说:“夙辽夜的心只有一个,给了如初,就给不了别人了。”如初紧紧的抱着夙辽夜,眼睛里似乎有细碎的星光,却又很快的被掩了下去。

  这世上,总有一些爱而不得的可怜人,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就是真理。

  如初一直跟在夙辽夜身后,她的身后还跟着一大片浩浩荡荡的管理人员,也包括那个红裙的张扬女子。夙辽夜一直在跟安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而那个红裙女子,也就跟着站着了安阳的身边,夙辽夜刚刚介绍过了,安阳是那个红裙女子的哥哥。随着楼层的越来越高,如初也开始渐渐的不安起来。

  当高空作业的一个工人不小心把石灰桶从身边碰落时,如初最先发现了那个桶,所以在那个桶砸向夙辽夜的时候,如初毫不犹豫的推开了夙辽夜,本来以为自己会很轻易的避开那个桶,却被那个红裙女子绊了一下,如初最后看到的,是那个女子张扬而恶毒的一张脸和洒落下来的石灰,耳边听到的,是夙辽夜惊恐的声音——之后,如初什么也看不见了。

  如初一直喜欢画画,喜欢摄影,喜欢到了迷恋的地步,而现在——夙辽夜无力的靠在病房的墙上,如初还没有醒来,石灰溅在了她的眼睛里。如初看不见了,因为自己,因为安然,最后的那一刻,自己清晰的看见了安然绊了一下如初,她是故意的。夙辽夜把眼镜摘下来,紧紧的攥在手里,直至镜片破碎,刺进手掌,鲜血一滴一滴的留下,还在不停的用力。如初一定会恨死自己的。耳边如初的话似乎还在耳边:“我只生别人的气,不生夙辽夜的气。” 如初,对不起。

  耳边忽然响起了安然的尖叫声:“辽夜!你在干嘛?你疯了吗?你的手在流血!医生,医生!”

  夙辽夜扔掉已经破碎了的眼镜,一拳在了墙壁上,看向安家兄妹的眼光像是要杀人。“安阳,安然!我认识你们也有七八年了,我资助你们兄妹上学,帮你们安排工作,我从来没求过你们什么,你们兄妹就是这么报答我的!现在我的爱人躺在里面,你们满意了吗?!”

  安阳似乎想安抚一下夙辽夜的情绪,却不知从何安慰,想要替妹妹辩解,却连自己都不好意思开口。妹妹对夙辽夜的感情自己是知道的,不过自己对同样知道辽夜对里面那个有着绝世容颜的女孩的感情。那样冷冰冰的一个人,为了给那个女孩一个真正意义的家,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他甚至偷偷准备好了戒指,甚至是婚纱,只要那个女孩一点头,婚礼甚至可以在当天举行。一直以来那样高傲的夙辽夜,此时却现在像失了魂魄一样,绝望而悲伤。

  “我希望我在今天晚上之前可以看见你们的辞呈。”夙辽夜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们,“我的如初就要醒了,我不在,她一定会害怕的。”

  “哥哥,我们要怎么办啊?”安然拉着哥哥的胳膊,眼里全是慌张。安阳打落了妹妹的胳膊,一字一句的说到:“因为你的任性,我失去我最好的兄弟和一份优渥的工作,还害的辽夜变成现在的样子,那样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就因为你,她的半生都被毁了,你要是还不知悔改,你就当我没你这个妹妹吧。”

  “哥!当初是你告诉我辽夜的住址的,也是你支持我们在一起的。”

  “那时我以为辽夜还是一个人,结果你都做了些什么?安然,你太自私了。”安阳说完,甩袖而去,任由安然在病房门口疯了一般的大喊大叫,然后被医生护士们劝阻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