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二十五章 相依

情不知所起 非晚 1663 2015-06-01 05:36:49

    “对不起,如初,对不起。”把恐惧至极的女孩拥至怀里,轻轻的安慰着;没有人知道,他的心底已是拥有一片皑皑白雪的深冬。夙辽夜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在意大利和英国读了全世界最好的封闭式学校,在华尔街玩风投的时候创下的记录至今无人能破,但是在面对慕容如初的时候,夙辽夜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普通人而已,会嫉妒,会不安,甚至会变得不像自己。

  似乎是感觉到了夙辽夜的不安与焦急,如初用力抱住了夙辽夜的脖子,虽然人还在因为刚刚的狂风暴雨而害怕的颤抖哭泣,但是双臂却固执的抱着眼前的人,紧紧的,不肯松开一点点。

  夙辽夜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如初的眼泪沿着自己的颈一点一滴的流了下去,像是冰一样,冷的自己浑身都是痛的,想要推开她帮她擦一下眼泪,小姑娘却抱着自己的脖子,紧紧的,固执的不肯松开一点点。夙辽夜觉得整个人的心都软的不成样子,皑皑的白雪终是迎来的春的洗礼;夙辽夜突然发现,自己的这辈子再也逃不掉了,逃不掉一个叫做慕容如初的劫!

  夙辽夜把还在抽噎着的人抱回房间,盖好被子,却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被拉住了衣角。“对不起,夙辽夜,对不起,我刚刚太害怕了。”如初低着头跪坐在床上,身上还套着那件他的深色衬衫,一副可怜兮兮的狼狈模样,让人很是心疼。“没关系的,初,没关系的,刚刚是我不好,所以初儿不要再害怕了,好不好?”夙辽夜把如初用被子卷好,一起抱进怀里,用平时不属于自己的温柔语调安慰着已经渐渐平静的女孩。

  “早餐除了粥还想吃点其它的什么吗?”夙辽夜问着双臂紧紧拥着自己的如初,小姑娘却像有些害羞似得把脑袋紧紧的埋在自己胸口,还蹭了蹭。过了好一会,夙辽夜以为如初已经睡着了,却听见了如初闷闷的声音传来:“我只会煮粥,别的都不会的。”然后还把两个小爪子从自己身上挪开,紧紧的捂住了脸。夙辽夜终于笑出声来,一个早上的不安、恐惧与焦急全部一扫而空。

  如初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胸腔因愉悦而轻轻颤抖,尽管还有些害羞和无措,但是如初还是躲在夙辽夜的怀里轻扯了一下嘴角——这样就算是和好了吧,如初这样想着,人也越发的开心起来;连自己也不明白的,从何而起的开心。

  夙辽夜换下浴袍,穿好衣服以后,给如初重新找了一间自己的衬衫,把昨天如初换下的衣服扔进洗衣机之后,打电话命令助理帮自己给如初买一些衣服然后才去厨房准备早餐。把如初煮了一半的连蔬菜都还没来得及加的蔬菜肉丝粥煮好,然后又从冰箱里翻出来速冻的小笼包热好,再用模具煎了两个形状漂亮的单面煎蛋;为什么是形状漂亮的煎蛋呢?因为慕容如初那个小别扭吃东西的原则就是食物一定要长得漂亮!

  如初在换好另一件衬衫之后,就一直像一个小尾巴一样一直跟在夙辽夜的身后;夙辽夜一边做着家务,一边还要小心身后的小姑娘不要磕着碰着烫着。‘这是在养个女朋友呢还是在养个女儿呢?’夙辽夜这样想着,回过头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如初的脑袋,却发现如初双眼亮晶晶的盯着锅里已经散发出香味的小笼包,在看向自己的眼神怎么看都像是某种随时会摇起尾巴求抚摸的小动物。

  “一会我要去上班,你要回家,还是呆在这还是陪我一起去上班?”夙辽夜一边给如初夹了一个小笼包,一边阻止了如初想要把煎蛋的蛋黄偷偷抠出来扔到一边的想法。如初一脸哀怨的戳着那个扁扁的蛋黄,只是低着脑袋,不说话。夙辽夜只能看见她头顶的发旋,叹了一口气,还是把如初面前的那只蛋黄夹走了。“等

  一下会有人给你送来一些衣服,我会给你留一把这里的钥匙,看看这里有哪里的布置你不喜欢,可以自己改一下,好不好?”

  如初想了一会,点点头,开口道:“我一会自己去找叔叔和哥哥,可以吗?”

  “可以,需要我给你安排司机吗?”夙辽夜看着如初,莫名的想到了昨夜慕容如墨对自己的那句警告,再看了一眼如初脖子上即使是衬衫也掩不住的痕迹,瞬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明天要去孤儿院做义工,就不去找你了。”如初有些奇怪的是看着夙辽夜有些僵硬的脸,觉得眼前的人真是莫名其妙。

  “好。”夙辽夜想了一会,说:“我知道你不喜欢穿买来的衣服,但是今天先将就一下好不好?”如初点了点头,便开始帮夙辽夜一起整理餐桌,收拾厨房;如初从来不知道,原来两个人在一起,连家务都是如此的温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