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十八章

情不知所起 非晚 1403 2015-05-25 14:30:52

    如初本来已经做好了回家之后叔叔会炸毛的准备,但出乎如初意料的是家里十分的安静,简直安静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这种不正常的安静让夙辽夜的心里也有些不安,就像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做过坏事的人都比较容易心虚)。

  “管家爷爷,叔叔和哥哥都不在家吗?家里怎么这么安静啊?”如初有些疑惑地问着端着红茶准备去书房的管家爷爷。老管家在慕容家已经呆了近六十年了,无论是慕容澈,慕容如墨还是慕容如初都对老管家异常的尊敬。

  “先生今天从早上开始一直在家,少爷倒是昨天一天都没有回来,少爷回来以后就一直陪先生在书房呆着。”老管家对此十分无奈,家里那么大,两个人在书房一呆一上午不无聊吗?

  如初接过管家的托盘,像做贼一样往楼上的书房飘去。夙辽夜对老管家点头致意了一下,然后也跟着上去了。只是看着如初的夙辽夜,并没有注意到管家看着自己有些复杂的目光,老管家对着两个人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后,转身离开,自己已经老了,这两个孩子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看起来真的很配!但是,当两个人背后的家族和责任太过重大的时候,爱情反而太过渺小了。只希望,这两个孩子的感情不会因为利益和责任而不再简单纯粹。

  书房里,气氛是前所未有的诡异,如初走到桌前,放下茶杯,忽然看见了桌上放着的两本结婚证!难道叔叔结婚了?好惊悚!慕容如墨抬头间,正好看到了自家妹妹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要多呆萌有多呆萌。有些好笑的朝妹妹招了招手,把一脸纠结的妹妹搂在怀里,捏着妹妹的鼻子逗着她。“我结婚有那么奇怪吗?你哥哥已经都二十六岁了,再不结婚都没有销路了!”

  原来结婚的人是哥哥啊,不是叔叔,原来是哥哥?!如初蹭的一下跳起来,脑袋狠狠的磕到了自己哥哥的下巴。霎时间,刚刚还兄妹情深的两个人全都不好了。慕容如墨摸着自己的下巴对妹妹呵责“毛毛躁躁的像什么子?!”而坐在一旁的夙辽夜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和最直接的动作把如初抱到自己的腿上,冷着一张脸的帮如初揉着有些毛茸茸脑袋。如初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只能整个人都靠在夙辽夜的怀里。

  慕容澈喝了一口红茶,正打算口头性质的教育一下侄子和侄女“身为兄妹要好好相处,身为哥哥要爱护妹妹,身为妹妹要尊敬哥哥”这一家庭理论。一抬头,却发现自家的宝贝侄女坐在夙沉家那个混蛋小子的怀里,一副可怜兮兮的求安慰表情,顿时间,侄女控的某叔叔整个人都不好了!再然后,慕容家便天下大乱了。

  ————------——----——----分割线————————————————

  慕容家的书房里,此时正是百年难得的“逼供”场景。慕容家族的现任家主慕容澈和准东宫少爷慕容如墨的行为更是前所未有过得统一!夙辽夜和慕容如初只能乖乖的坐在两个处于暴躁状态的“家长”的对面。

  “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慕容澈率先甩出了问题,那副严肃认真的表情,难得的有了几分慕容家前任家主的霸气,看得如初一阵走神。

  “最近。”夙辽夜的答案一如既往的简洁,冷漠。

  “最近指的具体是什么时候?”慕容如墨看着好友的眼光有些认真,甚至是有些严肃的。

  “如果是正式的在交往的话,是昨天晚上。”夙辽夜推了一下眼镜,看向了在一旁快要把脑袋低到茶杯里如初,暗暗地在心里磨牙道:“真是个没出息的小东西!”

  如初看着齐刷刷盯着自己的三道目光,只能以最明智的方法转移话题。“哥哥什么时候领的结婚证啊?新嫂子长得漂亮吗?和哥哥是怎么认识的?哥哥你快和我说说!”

  如初的一长串问题让慕容如墨有些头疼的用食指用力的戳了戳自家妹妹的脑门,“你那么多问题你到底想让我回答你哪个?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转移你和辽夜之间的话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