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情不知所起

第七章 保证

情不知所起 非晚 2019 2015-05-15 18:20:17

  时间:回国的第一顿晚餐后

地点:慕容家祖宅的二楼书房

  “初儿,今天早点休息,明天上午我们一起去看看爸爸妈妈,你已经很久没去了,下午去夙伯伯家一趟,夙伯母很想你,然后——我亲爱的妹妹,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慕容如墨的表情有点严肃,对待妹妹,他一直采取的是极宠却丝毫不惯着的态度,慕容如墨对待妹妹的感情一直是很复杂的,复杂到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自己唯一的妹妹,却又怕把她捧杀,有的时候虽然想要训斥她,却又完全舍不得,既怕叔叔把她惯坏了,又怕她觉得自己对她过于冷漠!孩子大了不好养啊!慕容如墨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如初以为哥哥生气了,有些着急的开口道“我在听的,哥哥,我在听,我只是觉得明天下午不太想去夙家,我打算——”

  “如初,你好像在躲着辽夜。”语气肯定的不能再肯定。

  如初在沙发上把自己紧紧的蜷了起来,把怀里抱着的兔子丢到一边,手臂紧紧的抱着膝盖,把脸埋在膝上,并不肯看哥哥,只是淡淡的说到:“哥哥,我似乎惹辽夜哥哥生气了,都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原谅我。”语气是掩不住的委屈,连眼眶都红红的,像只受了委屈的小动物,让人心疼的很。

  “初儿,你去英国以后,辽夜经常会问我你过得怎么样,你寄来的所有照片,画,他都看得比我还要认真,一个这么在乎你的、朋友!怎么会舍得生你的气?初儿还记不记得每年生日都会收到辽夜的礼物?辽夜总是对待你的每一件事都异常认真,你的每一件礼物都是他亲自挑的。你还记不记得你去年在写给我的一封信里说想要一个有五百种不同颜色的水溶性彩色铅笔?我只不过随口对他提了一下,但是他第二天就赶到日本,帮你买铅笔,却又以我的名义给你寄到英国。还有一次——”。

  “哥哥!”

  “如初,我只是希望在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有人可以帮我照顾你,而辽夜可以做到,因为他从来不会生你太久的气,哥哥 总是不能陪你一辈子的!”慕容如墨的语气里多了一丝难掩的苦涩。我亲爱的妹妹,你永远不会知道你对我而言有多么的重要,你就像是我灵魂的延续,我全部的期望,我把我所有可遇而不可求的温暖都给了你。我希望你能变的优秀,又不希望你能变得太过优秀,我把我一直想做却没能做的事情,把我所有的遗憾都变成了对你的期许,紧紧的压在你的身上,剥夺了你选择的权力,所以我只能希望在我不在你身边时,可以有人替我照顾你。

  如初走过去,跪坐在沙发上,用力的抱住自己唯一的哥哥,把脑袋埋在哥哥的肩膀,低低的哭泣着,一边抽噎着一边对哥哥说道:“哥哥和叔叔对我而言是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在我过去和将来所遇见的所有人里,对我而言,没有人可以比你们对我更重要。我只想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

  “初儿不喜欢辽夜吗?”慕容如墨笑了笑,拍着妹妹的背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的,哥哥”。

  如墨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先安慰妹妹去睡觉,然后走到窗前,一个人抽了一支烟,如初一向是讨厌烟味的,所以自己和叔叔都极少在家抽烟,自己这么惯着的妹妹,若果有一天辽夜对他不好,自己肯定不会轻饶了他!

  慕容如墨想起辽夜对自己的一次谈话,就是那次谈话,让慕容如墨开始考虑让如初和辽夜在一起。那个时候,辽夜那个混蛋是怎么说的来着?

  “如果你需要一个有足够能力的人来替你照顾如初,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有人比我更适合”

  “辽夜,我不会介意初儿会嫁给一个穷小子,只要初儿喜欢他,我可以给初儿一大笔嫁妆,多到她即使在结婚以后,丈夫即使没有什么钱,依然可以使她继续过公主一样的生活,只要她高兴,我不会对她的婚姻有什么看法,只要她的丈夫是一个有担当,并且足够爱她,那我就会放心的把妹妹交给他!”

  “你又如何保证他不是因为利益而娶的如初,你又如何能保证对方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和担当让你放心把唯一的妹妹交给他!”

  对方明显有些咄咄逼人的语气,让如墨皱了皱眉,说道:“你可能是最爱她的人,但你却不一定不是最适合如初的那一个。你太过深不可测,而如初又太过简单,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来算计我唯一的妹妹!”

  “你能看得出我对她的算计,却未必看得出别人的,而且你应该知道,如初并不擅长与人交往,在这个圈子,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而我,有保她一世无忧的能力!”

  “若是如初嫁入夙家,成为未来的夙家的少主夫人,就会避免不了与这个圈子的人交际,我不希望初儿会为这些事情烦恼!所以你夙辽夜并不合适。”

  “若是我可以保证——”夙辽夜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你保证不了的,辽夜!”慕容如墨的语气异常严肃且肯定。

  “我会尽我所能,而且夙家未来的当家主母,有一切选择的能力”

  “没用的,辽夜”如果此时夙辽夜仔细看向他的好友,就会发现对方眼中的笑意。

  “慕容如墨,如果我想,你未必能阻止的了我!”夙辽夜的眼镜反射出了清冷的光。

  “好了,辽夜,你这算是下战书吗?如果如初不答应的话,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慕容如墨几乎要笑出声来。

  “这算是未来大舅子的默许吗?”夙辽夜难得一笑。

  而慕容如墨却收敛了笑意,以最认真的语气对好友说道:“我只有一个要求,不可以伤害到如初!”

  “这正是我所想的,无论结果如何,我不会伤害到她!这是我的保证。”因为她就是我的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