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桃矢砂华

第十章 旧颜新人

桃矢砂华 笔墨红砂 1249 2017-06-12 10:29:41

  “蛟絮,他笨。”

  尧煞又重复一遍,这回更是肯定了些。

  武毅嘿嘿:“老大你醉了。”

  尧煞扫过来一眼,清明冷冽!

  “呃。。。”武毅放开酒坛,“老大你慢慢喝,告辞!”

  说完头也不回地溜了。

  尧煞哼一声,对月独酌。

  **

  窗外天已大亮,有几声断断续续的鸟鸣,间或几声争执的吵骂声。

  蛟絮觉得头疼,身上腰侧的伤口也疼。

  掀开身上的外袍,蛟絮揉着眉心,拖着步子走到房门,推开的同时阳光倾洒而入。

  刺目得很。

  蛟絮抬袖挡了挡。

  院子里原本争执不下的一男一女听见推门声时便不约而同回头看,看见蛟絮身样便止了声。

  待蛟絮适应些许放下手,那一男一女竟同时退开了好几步,神色怔怔似痴似傻。

  屋顶上尧煞无声无息落下:“怎么,看傻了?”

  那婢女听见尧煞声音才猛地惊醒,涨红了一张不知是羞是愤的小脸,指着尧煞道:“世子你竟如此亏待我家小姐!竟做,这等事!奴婢要去禀报小姐!”

  婢女再次偷看一眼蛟絮,提着小裙头也不回地跑了。

  屋顶上尧煞哈哈大笑,飞身落在蛟絮面前。

  “美人儿,果真是个值得金屋藏娇的美人儿!”

  原以为蛟絮会如以往一般恼羞成怒,却不想蛟絮只是神色淡漠的从头到脚打量一遍自己的大红女装,一言不发回了屋子。

  镜子里的脸还是熟悉的模样,却没了以往的张扬肆意,被冷漠死气取而代之。

  蛟絮扯着嘴角摆了个笑容,随即嫌恶地皱起了眉。

  待尧煞收拾了小甲进来时,蛟絮仍看着镜子中的人,听见脚步微微侧眸。

  没有愤怒,没有厌恶,太冷漠了。

  “用意?”

  尧煞搬出昨夜的套词:“城中通缉画像过多,只能借此掩人耳目。”

  “哦。”

  这就完了?

  尧煞挑眉,他本以为还要多费一些口舌的。

  看着蛟絮沉默无波的侧颜,尧煞突然开始思考,他答应蛟絮的交易,是对还是错?

  **

  得了“世子金屋藏娇”的消息,世子妃邢淑在屋子摔了一地碎瓷。

  他不爱她,不见她,她可以忍!但他怎么能,怎么能如此不顾她的骄傲!?金屋藏娇?

  “。。。”邢淑忽地沉默了,看向角落的婢女,“你,可能画出那女子模样?”

  “回,奴婢记得。”

  “好,给我画!”

  约摸半个时辰,婢女将画交给邢淑,同时道:“请世子妃恕罪,奴婢技拙,画不出那姑娘万分之一的,,,妖孽。”

  婢女想了许久才说出最后二字,她实在不敢说其实是“万分之一的风华”。

  然,邢淑拿着画卷的手却越攥越紧。

  小时候她便不甘输给皇后小女儿的容貌,长大后知道是男子才稍稍宽心,自认在都城无比她好看的女子了。

  而现实呢?

  她的夫君不爱她,她的夫君爱的是男人!

  邢淑压下喉间腥甜,一字一句道:“传话给世子,若他今夜不回来,我便将这画像送入宫中!”

  “是。”

  结果呢?

  尧煞回来了,却给了她最狠的威胁。

  她的心,终于死了。

  *

  “夫人,该喝药了。”

  端着药汤的婢女立在帐外,片刻一双纤细到羸弱的手从重重纱帐中伸出来,伴着女子虚弱的声音。

  “世子呢?”

  “回世子妃,世子不在府中。”

  “他,去了何处?”

  邢淑声音发着颤,手也抖着,似乎手中的汤药有千斤重。

  婢女沉默片刻,小心答复:“世子他只说出门一趟,未曾言明去何处。”

  “呵!我怎会不知他去了何处?那妖男世上怎会有第二只!”

  婢女不敢接话。

  纱帐内,邢淑仰首一口饮完汤药,丢开碗,狠冽的光闪过眼眸。

  “备车,入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