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桃矢砂华

第六章 兜兜转转

桃矢砂华 笔墨红砂 1518 2017-02-07 09:53:37

    蛟絮回宫第一处便是被皇上招到御书房,门窗紧闭,许久不听见里面声响。  

  皇后听闻了这事,提起裙裾,风风火火就往御书房赶去。  

  让丫鬟挡了侍卫,皇后娘娘一把推开了御书房的大门!  

  “谁!”  

  “。。。”皇后目光落在屋子中间好好的跪着的蛟絮,心里先放松了大半,迎上皇上沉重的目光,皇后端起万千仪态行礼,“臣妾参见皇上,臣妾听闻三皇子以身作饵破了奇案,怕絮儿受了伤,故才这般失态,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哼!你哪般心思我会不知?”  

  皇后娘娘端庄的笑。  

  皇上挥挥手,警告一眼落在蛟絮身上:“下不为例。”  

  蛟絮心下暗笑,镇定地做了保证。  

  皇上对蛟絮这个儿子从未失望过,此次事件也算功过相抵,皇上并不打算怪罪蛟絮,于是揉揉两额道:“好了,随你母后下去吧。”  

  “儿臣遵旨。”  

  蛟絮扶着皇后娘娘走,临出门,皇上一声“等等”,蛟絮心里一个咯噔。  

  皇上是对皇后娘娘说话:“择个好时辰,把加冠礼补了。”  

  皇后娘娘回眸一笑:“是。”  

  蛟絮松口气,也回身对皇上行了礼,母子二人出殿。  

  空旷的大殿似乎一下失去了生气,皇上闭眸假寐,隐于偏殿的公公端着一盏黑乎乎的东西走了近来。  

  “皇上,该喝药了。”  

  “成海。”  

  “皇上您说。”  

  “朕三个儿子,你更看好谁?”  

  成海在皇上身边待了半辈子,听这话心里已知了皇上的大半心思,于是轻轻放下药,躬身道:“皇上,依杂家看,三个皇子殿下都难抵皇上当年英姿啊!”  

  皇上笑一声,不再言语。  

  公公却知道,他又躲过了一劫。  

  **  

  皇后娘娘回宫就遣退了一众丫鬟,拉着蛟絮摁到椅上。  

  “给母妃看看,可有哪里受了伤?”  

  蛟絮笑着握住皇后娘娘的手:“母后,儿子的确受了伤。”  

  这下皇后娘娘反而似信非信地看着蛟絮。  

  蛟絮手指点点自己胸膛:“喏,这儿,可被连战吓得不清。”  

  皇后娘娘反而笑了,手指戳戳蛟絮额心:“你呀。”  

  额心温柔的碰触让蛟絮有些恍惚,似乎有一些久远的画面一闪而过,却始终抓不住究竟。  

  “不过那连战果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对你抱那般心思,依本宫看,活该诛了他九族!”  

  皇后娘娘不是什么纯善之辈,一辈子在深宫中摸索,一路走到皇后的宝座,深知如何才是永绝后患之道。  

  “母后,你若不将儿子扮成那般模样,儿子也不会被人惦记如此之久啊。”  

  蛟絮趁机想让皇后娘娘别再给他装扮女儿装。  

  皇后娘娘一点就懂,凤眸一弯。  

  “絮儿,母后今日又得一套衣服,不如穿给母后看看?”  

  蛟絮嘿嘿一笑,腰一扭就摆脱了皇后娘娘,眨眼就跑出了宫殿。  

  “母后,儿臣告退啊!”  

  留皇后娘娘原地抿着唇笑。  

  **  

  不过有一句叫做“躲得过初三躲不过十五”。蛟絮躲过了今日,却还是迎来了加冠礼,这回不管是皇后娘娘准备的男装女装,蛟絮都得乖乖去换上了。  

  “参见母后。”  

  双生子孤浚孤沄身着郁紫的繁重袍子,动作几乎一致入殿,行礼,话音也几乎重在了一起。  

  孤浚孤沄并非皇后娘娘所生,只是一直是皇后娘娘抚养,这一声母后叫得倒也不生疏僵硬。  

  “嗯,怎么提早来了?”  

  “来看三弟准备得如何了。”孤浚。  

  “毕竟今日可是三弟一生中重要的一礼。”孤沄。  

  脚步声起,三人还未回头,便已觉得有流光从眼前流过。  

  终究是重要的仪式,皇后娘娘没坑自己儿子。  

  考究了古老祭袍的样式,深蓝色的柔软面料,绣着精致的盘龙纹路,镶了天蓝色的细碎珠宝,一举一动皆是细碎的浅浅蓝光。  

  一头墨发只在发尾前用宝蓝色结绳束着,方便待会束发加冠。  

  在这蓝色的豪华盛装下,蛟絮的面容更是模糊了几分,眸中流光溢彩,雌雄莫变。  

  “母后果真没看错,絮儿身来便合适蓝色!”  

  皇后娘娘笑弯了眉。  

  “三弟。”  

  孤浚孤沄简单的一声称唤,蛟絮平日也没有多想作揖回礼,不过今日耳边似乎又想起连战那日的低语,也就看到了平日不曾注意的细节,比如孤浚孤沄过分炽热专注的目光!  

  -皇子殿下,我这般你便如此受不了,以后怎受得了那两人?他们,可不只比我疯狂了一百倍。  

  两人?  

  蛟絮但愿自己是在胡思乱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