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桃矢砂华

第三章 华盛既忘

桃矢砂华 笔墨红砂 1408 2016-04-30 07:54:09

    蛟絮勾唇,似嘲似讽:“桃矢,你以为什么?”  

  桃矢看他。  

  “砂华这家伙,不过以为,让你归位比初魔王重世更好罢了。”  

  “桃矢,他终归是天神,”蛟絮说着,伸手汇出一道水幕,其上走马灯般映着什么,“桃矢,看看吧,即使他堕魔,也未然是你。”  

  ****  

  泷绻躺在风神殿的屋脊上,闭着眼似乎在听风的声音,只是嘴角的弧度下弯着。  

  韵遥不敢走近,御气站在屋檐,眸里盛满眷慕地看着泷绻。  

  如此情深,不过是窗沿那颗卑微的小草为了还恩的深情。  

  只是曾经他五百年的慷慨,转眼便丢弃在了时间的荒河,不忆,无情。  

  泷绻突然睁开眼,韵遥嘴微张,没有说话,只顺着泷绻望去。  

  一片蔚蓝。  

  韵遥等了许久,却见泷绻仍是定定的看着那一个方向,而那分明什么也没有。  

  就在韵遥忍不住开口时,天际那边红光以势不可挡之势冲过来,韵遥被刺得睁不开眼,而再睁眼时,泪水瞬间弥漫上眼眶。  

  泷绻上神的本身便是一抹风,初成身时乘在风里飘荡了许久的年月,后遇见了逆风,收服间慢慢有了自我意识,无荒岁月中便有了一身凌厉的气息,面容也逐渐清晰,三分娟狂,七分冷冽。  

  后来遇到楠桡与砂华,那一抹红如同魔障,摄了他的魂!  

  初识的日子让他有些迷茫,他是,得了什么样的一种病呢?怎会如此想着一个人?  

  于是五百年的岁月,他坐在窗边深思,偶然瞥见一抹绿色,便顺手施了些灵力与它。  

  五百年,小草变得苍翠欲滴,泷绻参悟一瞬,洒脱一笑,瞬移离去。  

  身后已有灵识,即将拥有人身的小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那人却再未回头。  

  而如今,韵遥看见那个人仍旧那一身衣,仍旧午夜梦回那一张魂牵梦萦的脸,乘着清风,落在她面前。  

  韵遥看呆了,脸上涕泗横流也不可知。  

  泷绻伸手,一只千纸鹤悠悠然落在他手心,泷绻声音有些无可奈何的失落:“砂华爱过谁?”  

  韵遥瞬间回神,紧咬下唇。  

  “楠桡?”  

  韵遥摇头。  

  “桃矢?”  

  韵遥摇着头退后一步。  

  “终究不会有泷绻。”  

  韵遥再忍不住,扑上去抱住泷绻,即使被一层上神自有的结界阻隔。  

  她哭着呼喊:“上神!上神你不要再想他了好不好!上神你看看小草好不好!?”  

  泷绻并未从千纸鹤上挪开目光,只是启唇:“小草,我和你说一个故事吧,一个,一个人的,很长很长的故事。”  

  ****  

  有一个神,身来的气亦魔亦神,于是他无师自通知道如何屠杀,在他的本身旁,一杀便是几百年。  

  后来有个神,一个迷迷糊糊其实连自己都照料不好的神遇见他,于是允他一个家,带着他天上人间地下无处不往,时间对于他们,早已不用计数。  

  后来神的命劫到了,神却不躲,他被神支开,最后看见神被刺穿心口,即将湮灭。  

  ****  

  说到这,泷绻微笑:“小草,你说当时的他,心里会有多恨杀了神的我呢?”  

  韵遥捂唇。  

  “可他还是听了神的话,将我魂魄置于一天神身体而非毁灭,这样,我能不能自欺欺人一次呢?”  

  而桃矢只是静静地看着水幕,面无表情,唯有唇色发白。  

  ****  

  他去魔界鬼界飘荡着,额上砂华印妖艳摄魂,凡遇上他的生灵,无不立死,伴着他的脚步,一路的曼陀沙华绽放!  

  后来太上老君言找到了救神的办法,他在殊途河边一站一日,一直握着瓶子的手似乎又恢复了知觉,瞬移去了司命殿。  

  而到了那,先司命君却用毕生术法封住天神的记忆,让他带着残缺的记忆沉魂于砂华殿。  

  而六界对他的忌惮,源是始于殊途河边那无情的盛开的曼陀沙华。  

  ****  

  “所以,遇上你时的砂华,不是真正的他。”蛟絮说着,收回水幕,“是你,唤醒了他的记忆,让他又陷入一场宿命般的轮回。”  

  桃矢闭了闭眼,未答。  

  “桃矢,我只问你,楠桡的心头血,你真的用了?”  

  桃矢睁眼,定定地看着蛟絮:“那瓶血,是枯花。”  

  蛟絮瞬间怔愣。

笔墨红砂

五一长假来一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