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桃矢砂华

第十二章

桃矢砂华 笔墨红砂 1757 2015-08-17 10:50:14

    砂华是荒古时天地孕育出的神,本身却是殊途河岸的曼陀沙华,只是那时六界未分,地狱之境遍目妖邪,砂华从脱离天地护育时即开始明了强者生,额间砂华印妖异比堕仙印!  

  随着天神的力量一点一点强大,妖邪不敢再轻易接近砂华,而砂华却一日比一日嗜血。  

  那时的地狱之境是黑红的天,那个随意披着红袍的少年坐在曼陀沙华海中,周身数百里妖魔绕路,少年只抬头看着天空发呆,周身孤寂缭绕。  

  只是尚只少年身的砂华身怀的神之力太多人觑觎,怀璧其罪。  

  当柟桡第一次看见砂华时,那个浑身浴血的少年红袍比血还艳,伸舌舔舔手上的血,抬头静静地看着他,眸色很澈,嗜血之意很静,砂华印很美。  

  “你也是来祭献的?”  

  “不,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  

  柟桡将砂华带回了他在云天之上的宫殿,用断弦笛压抑了他的嗜血杀意,隐去了他眉心的砂华印。  

  “为什么?”砂华印是他本身的象征,没有必要特意费力隐去的。  

  柟桡只是看着他,摇头笑笑:“太艳了。”  

  柟桡是上古之神,所见所闻皆比他多比他透,偌大的宫殿里却只见他一人。  

  “为什么不造人服侍?”神能凭空造物,上古之神甚至能牵动一丝天理。  

  “这样安静。”柟桡顿了顿,笑着抚抚砂华脑袋,“就像你一般。”  

  砂华年少时懂得的一切都是柟桡一点一滴告知的,柟桡对砂华太好,好到砂华不安,不过砂华不会再问为什么,比起在地狱之境,曼陀海中发呆而过的几百年,砂华喜欢呆在柟桡身边。  

  流年不问,经年寂静。  

  ****  

  不知过了多久,砂华仍是少年身,六界却隐隐有形成之象,柟桡不喜欢这些天理中渐渐形成的东西,只是若是身处被有心人发现就立即带着砂华离开,因此云天之上,密境之内,域界内,留了不少柟桡的宫殿。  

  柟桡曾把所有宫殿所处在幻化的六界图上一一标出,数量之多让人咋舌。  

  “砂华,人类都说狡兔三窟,我们这算不算?”  

  砂华摇头:“这么狡的兔子是没有的。”  

  柟桡乐了。他自认是最喜欢砂华这个时候的样子的!  

  不过柟桡窟多得再多,还是被揪了出来!  

  那日砂华坐在古梅树下柟桡身旁听他弹琴,突然三千弱水铺天盖地袭向两人,柟桡带起砂华飞身上树!  

  “臭贼!你给我出来!”  

  柟桡携着砂华飞下树,砂华与柟桡侧眸看了眼身后被刺成蜂窝的古树,良久互视一眼点头。  

  嗯,没救了。  

  于是才看向罪魁祸首。  

  砂华微微睁大了眼。  

  半空中透明的巨大泡泡里,人,不,一条人鱼,一条男美人鱼正双手叉着腰居高临上地瞪着下方的两位神,浅蓝色的长发飘在水中。  

  “你!”男美人鱼伸手指向柟桡,一张口就是几个泡泡冒出,“把我父皇偷偷给你的珠子还给我!”  

  砂华虚眸,本想砍下男美人鱼的手被柟桡紧紧握住了手,柟桡知道砂华不解,于是低头一笑:“那么好看的手,砍掉可惜了。”  

  砂华觉得上古之神柟桡其实没有表面上那么温柔无害的。  

  再看看男人鱼的手,纤细修长,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指甲竟是大海的蔚蓝色,一点一点晕开,的确很美。  

  “那么,”见砂华垂眸柟桡才抬头对男美人鱼温柔一笑,“你是谁?”  

  “你!”男人鱼气得一个大大的泡泡从嘴边冒出,不过眸子一转,挑眉淡然吐字,“蛟絮。”  

  “哦。”柟桡恍然大悟。  

  “知道我是谁了吧!”蛟絮同样蔚蓝却明亮三分的眸子一闪而过的光芒。  

  “不知道。”柟桡理所当然地摇摇头,仍旧笑着。  

  蛟絮瞪大了眼,不过脸憋得通红。  

  砂华瞥一眼身边的人(?),嘴角似乎是动了动。  

  “喂,”蛟絮想了想,突然摇着尾巴向柟桡靠近,那巨大的泡泡也停在了柟桡与砂华面前,“我知道你是天神,活了很久了的那个,但是那个珠子对我真的很重要,你把它还给我!”  

  说着说着,蛟絮眼里居然泛起了水花,包在眼角隐隐欲坠!  

  对于面前这个突然放低姿态的准确来说是蛟人王子的美人鱼,柟桡只是静静看着,直看得蛟絮不安地乱看,就是不敢看柟桡。  

  柟桡突然笑了,如拂去厚尘的天空,温柔的包容。  

  “你可知你知道这颗珠子时,你的劫就已经避无可避了?”  

  柟桡的声音很温柔,话的内容却让蛟絮脸一下白了,看着柟桡不知如何反应。  

  “既然都来了,王子的劫就算由柟桡开始吧,”柟桡抬袖,蛟絮的巨大泡泡破裂,蛟絮被柟桡的神力托着浮在半空,美丽的脸上惊疑不定,柟桡抬起的手渐渐捏紧,“王子放心,那颗珠子砂华会替你保管,若你渡劫失败,砂华会替柟桡负责。”  

  音落,蛟絮散做蓝色碎萤。  

  松了口气,柟桡揉揉砂华的头,转身看那颗已然枯死的古树,故作释然笑道。  

  “砂华,我们又要搬家了。”  

  砂华曾有一段时间疑惑柟桡的那个替字,后来明白了,却不如不明。  

  有些事情,朦朦胧胧,懵懵懂懂,才不会伤。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