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桃矢砂华

第十章

桃矢砂华 笔墨红砂 1376 2015-08-10 13:28:19

  梓桑树下。

树上不再是只挂的红绸,寥寥几颗不同色彩的铃铛系在枝桠上,风吹过时玲玲珰珰十分悦耳!

树的四周还有不少香客求得铃铛,变着法子想将铃铛系上。

只是这寺庙不许人随意攀爬梓桑树,也不知树上那几颗铃铛是怎样系上的。

砂华站在树下看着那些铃铛,突然从斗篷里伸出手,伴随着一阵空灵的响声,紫色的小铃铛正落在其手上。

铃铛末尾挂着一张小纸条,砂华目光久久落在纸条上,却不曾打开看。

桃矢跑来时正看见砂华低头看着铃铛,看其没有去看那纸条不由得松了口气,心里却又小小的失落。

“砂华,”桃矢走近,双眼看着砂华掌心的铃铛,半晌,“你不打开看看?”

砂华目光不移:“可以看?”

“呃。。。”桃矢小心地打量打量砂华的神色,突然做大义凛然赴死的模样,“砂华你看吧!”

“魔王原来也信这些。”砂华漫不经心地说着,手伸向那张小纸条。

桃矢听得这话猛然睁开了眼,一把夺过纸条,目光闪躲:“砂华知这是我写的?”

“原来是啊。”砂华将手收回斗篷内,转身走了。

桃矢表情有些怪,他又是不打自招么!?

****

“漂亮哥哥!”

砂华正看着这寺庙内又死而复生的曼陀沙华,耳边却突然响起这声有些熟悉的称谓。

侧首,俊郎,目光纯澈清明的少年正一瞬不瞬地看着砂华。

少年伸手拉着砂华的斗篷,嘴一瘪,委屈地道:“漂亮哥哥一点都不讲信用,明明答应过臻儿会再来这看臻儿,却让臻儿等了这么久!”

砂华想起了这是谁,点头。

臻儿想过砂华会说各种各样的话做借口,却不曾想到砂华只是一个颔首。

拉着斗篷的手突然被打开,砂华被来人揽到身后,桃矢看着已然少年的臻儿,冷道:“你认错人了。”

臻儿看着桃矢,退后一步拱手道:“公子说笑了,聂臻还不至于认错世上最后的亲人。”

“砂华不是你的亲人。”

“公子,你又如何能擅自断论砂华哥哥的想法呢?”

桃矢眸色加深,手指微颤,魔力萦绕指尖。

砂华拉住桃矢的手,看着聂臻:“最后?”

聂臻点点头,泪光闪闪:“生老病死不可避,母亲不久前病故了。”

砂华点头,松开桃矢转身走了。

聂臻与桃矢同时抬步跟上,察觉双方动作,桃矢紫眸复杂地看着聂臻,后者只是笑着点头一礼。

只是砂华没走几步,面前又被人拦了。

轮椅上的白衣墨纹公子浑身透着不属于常人的凉意,面容苍白,远山眉下的双眸静静地看着砂华却有如隔世故友。

桃矢见着这人右眼流光浮动,脸上心里已经说不出是何滋味了,只觉得今日出门实在是太不利了!一个聂臻不够,怎么连他也上赶着来了!

“砂华,”男子敛眸,墨眸中一闪而过的怨,转瞬即逝后双眸幽远地看着砂华,“不请我饮杯酒么?”

出乎意料,砂华竟想不起这人,却莫名的觉得熟悉,于是点头,自然而然地推上了男子的轮椅,看看自己近乎自然的动作,砂华没有多说。

就不听砂华开口,男子了然一笑,似是放下了什么,轻声道:“这么久了,你还是这样。”

砂华推着男子越走越远了,聂臻眨巴眨巴眼看看一旁愤愤磨牙的桃矢,几步追了上去,看来他的漂亮哥哥桃花债很多啊!正好!就让那家伙烦去吧!

****

聂臻明明是追着砂华的背影的,却只看见前方两人的身影越发模糊,等眼前景象清晰后,自己已经站在一个别致的小宅中。

“哼!”

聂臻抬头,脸臭臭的桃矢从他身边经过,重重关上了房门!

环绕四周一眼,聂臻笑了,砂华哥哥是知道自己一个人才把自己送到这来的吧,这便是砂华哥哥住的地方么,真是好看!

****

山顶横出的一方平台上,一白一红两道身影一坐一站,平台面前,是整个梓花城。

“砂华,我已记起我名为蛟絮,你还不愿记起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