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桃矢砂华

第三章

桃矢砂华 笔墨红砂 2333 2015-01-04 17:23:23

    “玉帝!”

  在棋盘上睡着的玉帝就被这一声惊呼惊醒了,还险些从椅上滑下!

  轻咳一声,理好衣冠,玉帝这才不慌不忙的看向跌跌撞撞跑来的千里眼与顺风耳:“冒冒失失成何体统!?起来好好说话!”

  千里眼与顺风耳应了一声,站起后不待玉帝开口询问,匆匆便道:“臣顺风耳近日总听见西域阴风怒号,整日阴歌哭嚎之声不绝。”

  “臣千里眼连日观察西域,发现西方界眼已隐隐有裂开之向,血红之光大盛!”

  玉帝听罢眉头紧紧揪在一起:“其他三域可有异常?”

  “尚未。”

  玉帝沉思一会,负手站起:“立即召集百仙,寡人有要事相商!”

  “是!”

  “砂华殿”深处,幽幽的冥水浮在半空中,一簇一簇的鬼火在其中蹿跳。

  鬼火冥水的中心,一座玄冰晶棺漂浮着,从上看下去,只看见红色薄衫的男子静静躺着,眉间跳动着若隐若现的红纹。

  砂华仍在闭关,突然闯进殿中的龙光却让砂华不得不从沉灵中醒来。

  天界若出现龙光传信,必是天下出了事,众神皆要立即赶往大殿,这是众神与天庭的约记。

  冰棺悄然化为冰水散去,悬躺在半空的砂华没有多余的表情,脚尖落地,垂眸,红袍披身,再眨眼,人已消失不见。

  彼时天庭。

  被告知了何事的仙家如热锅上的蚂蚁,纷纷交换意见。

  “界眼”若裂,六域便出现通道,封印在域界中的结界也会松动,其中的上古神的心头血若是被魔人盗取,后果,不堪设想!

  玉帝端坐在上方,紧皱的眉头却泄露了其心头的焦虑。

  司命司站在众仙中间,指间掐算间,眉峰却是越皱越紧,为何?莫非这域眼松动这等大事也是天机!?

  六域相通带来的后果,足以用“毁灭”形容!

  龙光已经送出去如此久了,为何还没有天神赶来!?

  玉帝愈想愈气,手无意识间握紧了金漆扶手,帝威一瞬间蔓延开来,在场的众仙皆是修为较好者,却仍是有不少被这帝威震摄住了心魄,大殿一时间安静下来。

  “玉帝之威果真是不可小觑,只是这时候莫不是放错了?”

  一阵清凉的风从大殿外刮进,帝威就在这清风间被化去,众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连忙向殿外单膝跪下:“谨遵天神!”

  玉帝的凤眸虚起,下一秒却松开扶手从龙椅上走下,面色如常:“泷绻天神,好久不见!”

  “呵!”一声轻呵,男子的身影就从半空中浮现。一袭浅蓝的衣,隐隐流动的白纹,浅墨的眸温和,眼角却带着寒风的凛冽,这便是荒古天神之一,泷绻。

  泷绻御风落在玉帝面前,明明无风,泷绻四周却似带着风的清凉:“玉帝所言,,,”

  故意拖长了尾音,泷绻满意的看见玉帝眼底的阴霾,这才微微后仰笑道:“甚是。”

  玉帝的眸子几乎虚成了一条线,就像那正午的猫瞳。不过玉帝知道此刻不能与泷绻过多计较,毕竟“界眼”的事,天神的力量不能少!

  眸光微闪,泷绻微微侧身向后看去:“砂华,你可真慢。”

  众仙这才得空擦擦汗,话说泷绻天神身为风神经常在外游荡,而每次一回天庭,没遇见到也罢,只是遇着了玉帝都少不得要受一番挖苦,而最后一句总是“看在砂华的份上”。。。可以说这是泷绻天神的癖好么!?

  莫名的,砂华天神一来,众仙皆觉得泷绻天神四周的风温柔不少,原本就算泷绻天神拂去了玉帝之威,那与身俱来的天神之威也是不容忽视的,如此种种,众仙真是觉得砂华天神真是太天神了!

  砂华低垂着羽睫,似乎还处于沉灵状态,对于泷绻的话也不过是稍稍抬眸示意自己听见了。

  泷绻无奈的一叹,伸手把砂华拉至自己身边站好,这才回头看向一心阴郁的玉帝:“玉帝说吧,何事竟然动用到了龙光!?”

  闻言玉帝沉声开口:“西域的界眼松动了。”

  语落,气氛一时稍蕴,良久无声。

  “只是如此。”砂华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沉寂,虚无的声音却一下散开了迷雾般,众仙皆是不由觉得原本掉得老高的石头就这么不轻不重地被放下了。

  司命司无奈一叹,无论是桃林还是西域,他所能算到的都是和砂华天神有关,这两者的联系,到底有何寓意!?

  司命司此时尚还不知,他所算到的天机是如此难能可贵,若是他早一步说出,或许一切都会改变,而他不甘心地重复演算却是让一切都错过了转机,天机纵然会变,其中牵涉的人却是一步一步越走越深。。。

  泷绻开始还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砂华所说,深吸一口气,泷绻就这么笑了出来,便笑还边扶住了砂华:“砂华,果然这才是你那!”

  砂华斜睨他一眼,默默地移开步子。

  玉帝抿唇,突然觉得自己方才的担心是不是多余了太多,或许界眼松动这些事,在这些荒古天神眼中不过是脚尖一辗的事。砂华简单的四个字,却是影响颇深。。。

  “既如此,玉帝,这一次我与砂华担下了!”泷绻说着,气息沉下,天神之威和着风刮过每一仙的身旁,“只是玉帝若做不好善后工作,哼!”

  “砂华,我们走!”

  拂袖间,一浅蓝一红的身影就消失在大殿中,连着天神之威。

  “玉帝,臣就先行告退了。”

  “玉帝,臣也是。”

  “。。。”

  仙家陆陆续续的走了,司命司走在最后,临行前指间微颤,回头却不见玉帝身影。

  皱眉,莫非玉帝心中有执念?

  想着,司命司满怀心事地回了“司命殿”。

  西域。

  血红色的光笼罩了目所能及的整片天地,地表干涸着,地脉也若隐若现,火山冒着浓浓黑烟,四周空气热得惊人。

  一阵清凉的风刮过,却极快的被化作热风。

  用凉风包围住自己与砂华,泷绻脚轻轻踩了踩地面:“这是什么鬼域眼?温度竟如此高!?”

  砂华抬袖负手,一步一步凌空走去,只见脚尖每落一处必有一朵晶红色的曼陀沙华盛开,虽耀眼如火,却是寒意渗人。

  泷绻就在不远处看着那红袍男子一步一生花,身旁的凉风化作柔和,眉宇间刻着温柔,便是眼角的凛冽也似乎散去不少。

  曼陀沙华一时间开得四处皆是,砂华就站在其中,默默地看着脚下。

  泷绻飞身落在他身旁,同样看向脚下的幽蓝色的符文:“如何,这域眼是被动了什么手脚?”

  “魔界。”

  “魔人在作怪?”

  “是,也不是。”

  “。。。”

  泷绻似乎不想在此问题上多做纠缠,退后两步看着砂华的发带道:“算了,赶紧封印吧,砂华,这次我可得在你殿里多赖些日子!”

  砂华没理他,抬袖,比四周血红更为耀眼的红光蔓延开来,一朵朵曼陀沙华浮空碎裂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