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爱情的角落得了一场感冒

第六章:爱情的苦与涩

  我认为自己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所以,我想拉住时间永远的手,驻扎在幸福的营寨,可是,快乐的日子为什么总是这么短暂?!

什么时候起,不再感觉那么的甜蜜,好像,第一个波折,是在夏天,娘家父母给送空调的时候,不知其他的地方习俗怎么样,我们这里结婚,女方家人会去“送扇”——就是安装纳凉设备的意思。

我爸爸的意思是,买个一匹五(空调的型号)的足够使,因为房间是在西边,避免了阳光直射,而且房子有二层,隔断了一部分热,他是向卖家电的咨询好的。

他爸爸,就是我公公,坚持要两匹的,说你们如果钱不够,多余的部分我出。

我父母不太高兴,感觉好像是我们家里出不起钱似的,就不太愿意去买,说给我们钱,我们去买。

婆婆又不太愿意,说,他们住得离街近,卖家电的肯定认识一些,比我们去要便宜不少,何必花那冤枉钱?

我从来没想到,婚姻生活、爱情的经营要这么麻烦,也罢,人多的地方就有矛盾,可是既然都是为我好,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商量,意见统一一下?

就这么难吗?

我父母不买空调,给了钱后,婆家这边人很不乐意,公公说,你家那个伯伯,那时都说,买空调的事肯定不用我们操心,绝对给咱家装好,怎么现在又不管了?

头脑简单的稀羽,从来没遇到这么复杂的事,于是对他——青勇说道,空调你去买吧,我回妈妈那里待两天。

还挺担心,要是我挑的,他们家不满意,肯定又是扯不完的事,干脆你们儿子去买好了,好还是不好就没什么说了,这件事就过去了。

然后我在妈妈那里待到中午,打电话问他,起床没,空调你挑好了没,搬回去了吧?

他答,没,还没的,一会儿去买。

唉,指望你怎么就指望不上?现在还没起床。(后来我知道,他是在家里挪家具,为买两匹的大空调腾地方。)于是,我对爸爸讲,一会儿青勇来,你陪他去吧,他也没怎么买过东西,怕他买不好。

爸爸说,好。

于是他俩一块去买,装家电的负责送家里,装上了。还是一匹五的,因为屋里并不太热,足够了。

估计是去之前,他把钱又还给我爸爸了,最后,爸爸付了钱。卖家电的走了,爸爸把我拉到一旁悄悄讲,要是过个十天半月买,这个空调还能便宜几百,你个闺女非得现在要。

我愣了愣神,不知讲什么,总不能说,是青勇老问我,你爸要给咱们买空调,啥时候买啊?也不知是不是他家人催催的。

于是想想答道,不是天热吗,早买,不就不说这一回事了?其实不怎么热的,刚刚立夏。

我宁愿单纯认为,他问我啥时候买空调,不过是他感觉天热,不是他家人的意思,他家人也不会是想着我们家不想买,所以催促。

空调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不完美但也算圆满地结束了,想想如果我是婆家公公,她娘家人既然要买空调,管它呢,怎样都行,只要夏天不热就可以了,而不是一定要求对方得买怎样怎样的,还没买,就弄得双方都不快,等买了,感觉不好,再发表意见,调换或者重买应该也不迟吧。唉……

清明节我们这里过古会,我父母又来了,给我们买了一台遥控的电风扇。后来,这台风扇,他姐姐常用,姐姐因为嫁得远,是外省,所以每年都会来住很长一段时间。而我从来没说过什么,反正我们房间有空调,就让她用吧。

有次,姐姐问,这台风扇挺先进的,还带有遥控,多少钱啊?

我笑笑答,不知道,刚想要骄傲地说下半句,是我的父母给买的。

公公马上接到,贵不了,估计百十块吧。

我马上闭口了,讪讪不知说什么。

他三叔跟我们住得很近,是前后院邻居,我家买得有电脑,本来有一台,结婚时又买了一台新的。三叔的儿子,就是他堂弟,沉迷于此,天天到我家玩,偏偏他哥哥青勇又很溺爱他,于是,只要他一来,青勇马上站起来,说你玩吧。如是几次,他堂弟形成习惯,唯他独尊,他来旁人马上得让位。哪怕是我在玩,我当然不乐意,曾让青勇给我买几本书来看,可他说买不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电脑是我唯一的消遣。

其实,我也总是玩一会儿就给他,可是他玩很久也不给我,游戏打了一盘又一盘,还没有离开的意思,无奈楼上电脑青勇在玩。

那时我已怀孕五个多月,有时还挺怕,担心跟堂弟因为争电脑,他会推我,所以,我总远远站着,说,青尚,你起来,让我玩一会儿。可他怎么也不肯站起来。

不明白,为什么我家电脑,自己想玩一会儿就这么难?而且,之前我对他堂弟有多好,现在可以稍微提一下:那时我在超市上班,有两次他直接去超市找我,嫂,我想买东西吃,我说行,你随便拿,排队到收银台,到你了我负责结账。买一次都二十多。还有四五次,说好饿,想买东西没钱,我三元、五元的给。

结婚前,我都领略到了,他家亲戚孩子特别多,乱哄哄一大党,当时特别想以后有充足、安静的睡眠,于是向青勇建议,在楼上收拾个房间,电脑、电视等等一些娱乐设备放那里,可他不同意。

好了 ,最后真的影响了我的睡眠,虽然,青勇想着送三叔家一台电脑就能解决,也就这么做了,却还是不行(婆婆还为那台电脑好一阵心疼,说当时你姐要,他都舍不得给,现在好,很随意就给青尚了。)因为三叔家还有个女儿,就是他堂妹,也经常玩。于是,堂妹在家里玩,青尚还是来这儿和青勇争电脑。

夏天很炎热,人又困倦,我想午睡,可是不行,键盘噼里啪啦响得厉害,到了晚上想早睡会儿,还是不能,电脑一直开到十一二点,十点时很困,可是不能睡,到了十二点往后,却怎么也睡不着,整夜的失眠。

怀着孩子本来就心神不宁,舒适、安静的睡眠,就尤其重要,可对我来说,却是种奢望。

那次,他回来,我四天四夜,基本没怎么睡,告诉他实在吵,我不能睡,回答:你还是不困,要是瞌睡,打着雷、敲着锣都能睡着,汗,我不知道这叫什么逻辑。

真不知道,他回来跟不回来有什么区别,我,更累,他没给我一丁点照顾,没有买过我爱吃的菜,也没有动手为我做过饭,倒是我,挺着六个月的肚子,早上早早起床为他做饭,然后给他端过去(因为没起床,公公婆婆又都去上班)。所以,那时我不知这个男人在做什么和想什么,除了给我买了一个苹果手机,偶尔听听音乐或者故事,不是那么闷,我不知道,他给了我什么。

雪落清衣

不好意思,网线坏了几天,今儿个才修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