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风流三寡妇

第九章 八月火爆的酒店

风流三寡妇 老浪花 4475 2016-07-17 12:59:26

    每天早上,李英都要去酒店,检查营业帐目,餐饮酒店由李英负责,宾馆娱乐城由春花管理,美凤是大股东总经理不负责具体业务,李英刚坐下,大堂经理王美丽就端上一杯香茶放在李英面前,李英朝她点点头。大堂经理王美丽也是个年轻漂亮的寡妇,丈夫死于车祸,王美丽连哭带闹得到20多万元钱赔偿,婆婆小叔子分外红眼,丈夫尸骨未寒,婆婆小叔子与王美丽打的不可开交,死去的人是没有办法活过来的,但几十万元钱的赔偿却是实实在在看的见的白花花的银子,婆婆年纪大了,要钱干什么争到的钱是为小叔子,小叔子还没有成家。儿媳妇克死自己的儿子,又没有为丈夫生下一男半女,这么多钱的赔偿还不是带去嫁人,可这么多钱都自己儿子用命换来的,婆婆死也不甘心。美丽在婆婆家力单势薄,她根本不是婆家的对手,只好卷起细软逃回娘家,可钱是一定要分的,谁多谁少谁也不肯让步,娘家婆家几乎天天摆开阵势要一见高低,村干部多次出面调解,双方都不肯让步,多争到一块钱都是伟大的胜利,不蒸馒头争口气。最后双方闹到公堂法官判决妻子13万,婆婆9万,婆婆仍然不甘,大哭大闹公堂,法官惊堂木一拍,退堂,一纸判决20多万钱的分割永远断绝美丽与婆家的关系,美丽发誓永不踏婆家家一步。  

  李英一边喝着香茶,一边细看昨天的营业进帐连连说:“不错不错,中午三桌客人晚上摆了十五桌酒度进帐一万多。”李英非常满意。李英特别看中王美丽这个大堂经理,年纪不到三十就守了寡,但王美丽漂亮聪明又能干。是寡妇酒店的中坚。看来美凤清一色的离婚女人和清一色的寡妇酒店团队是凑效的大方向是对的,众多的离婚女人和寡妇并没有吓退客人,反而是招财进宝,财源滚滚。但美凤有一点是没有料到的结婚酒宴人就不敢到这里操办,寡妇酒店毕竟晦气。不管怎么讲树大招风。奇怪的是三位女老总发誓不找对象,其她的女员工也暗暗发誓不找对象,上行下效,寡妇酒店的旗帜经理们高高举着,众女人天天捧着几年下来真的没有一个寡妇和离婚女人找对象,榜样就是力量,但找不找男人,找不找情人也只是她们自己知道,也只有天知道了。  

  “英姐,酒店员工的服装要更换了,太旧了,显得寒酸,”王美丽没有人在场时她总是称李英为英姐,这样称呼显得亲切,当众时她就会称李英为李总,这样显得遵重,李英点点头说:“是要更换,你说什么式样什么颜色好看?”“我看上身一律红短袖,下身一律红短裙。”美丽偏爱红色就提议红色。李英笑道:“你呀,就喜欢红色什么颜色的红呢?”“我看大红吧。”“会不会太艳?”美丽想了想说:“我看大红粉红紫红各订做一套,叫服务员试穿,那种颜色大方好看就全部一律做一种红,职业装要显示女人的风采,曲线要迷倒一大片,这才叫特色。”“你呀你就是个狐狸精,我看衣服领口要低一点露一点,裙子也短一些,但裙子不要太短,不然的话政府又要找麻烦了,我看就这样定吧。”;李英是负责酒店的,她有权拍板,这会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服务员进来报告说:有两位客人要订酒席。”“让他们进来吧。”美丽话音刚落,两位客人不请自到。“呀,是行长大人驾到,真是贵客临门贵客临门呀”。李英急忙站起来让坐,还一边喊到“快上好茶。”银行行长笑笑和来人坐下来说道:“不用客气吗,又不是外人,我今天来主要是订十桌酒席。”“几时摆酒。”李英问道。“明天晚上六点。”“什么规格?”王美丽也问道。行长笑道:“是我儿子今年考上了上海财经学院是本科,大家吵着要我请客推都推不掉。”“恭喜恭喜,大公子得中全科状元,我们也要喝几杯庆贺庆贺。”李英、王美丽连连道喜,“那规格高一点吧。”美丽试探问一句。“也不要太高档,中档吧。”这时李英说道:“中档消费高档酒席吧,差额就算我们酒店送贺礼吧。”“这怎么好意思,还是中档收费中挡酒席吧。”行长一再推辞。“怎么看不起我们酒店,我们也是真心祝贺公子上大学,行长您来我们这里摆酒就是看得起我们呀,我们打折也是应当的。”美凤假装生气的样子。“好好,给面子给面子,我就代表全家感谢你们了,李秘书把订钱付了,把明天什么菜什么酒给酒店交代下。”行长说完坐下来喝茶。这时李英给美丽使了个眼色,美丽立刻心神领会立马站起来说:“李秘书,我们到厨房去跟师傅商量下明天的酒席安排好菜。”李秘书一听知道美丽的用意,他跟行长多年摸熟了行长的品行,他连忙站起来说:“走,我们现在就去。”说完两人一道出去,临走美丽还紧紧把门带上,还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  

  办公室只剩下行长和李英二人。李英故意支开美丽和李秘书,行长心里是有数的,他对李英漂亮的脸蛋和娇好的身材早就垂涎欲滴。他是银行的行长,跟酒店也没有多大的业务来往,酒店也不需要经常贷款,酒店是日进斗进进的都是现款,资金流动不存在大问题。其它行业就不用了,建筑业、工商业特别是私人企业,大多数都需要贷款,得罪了行长就得罪了财神爷,请客吃饭,公关喝酒就司空见惯,美凤酒店很多客人都是行长引荐来的,三位女老总心里都有数。  

  行长坐在沙发上一边品茶,一边挑逗。“李总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丰满,真要把人馋死了。”“是吗?我哪有那样漂亮,行长太太那才漂亮呢。”李英说着恭维话一边心里骂道“娶一个丑八怪的老婆,怪不得行长整天在外面寻花问柳,真是个老王八蛋老色狼”李英把眼睛漂了一下行长,行长魂都勾掉了,再也按耐不住站起身来把李英抱在怀里,两只手不停的在李英身上乱摸,李英假装不肯半推半就,口里不停的说:“你在外面有那么多女人还没有玩够呀,喜欢我一个老太婆干什么?”“你哪里老,你越来越年轻味道越来越鲜,我这辈子就喜欢你。”“你嘴巴不要这样甜,男人的德行我知道,朝三暮四,我问你前几天你带一伙人到春风酒店吃饭,为什么瞧不起我们酒店。”“天地良心,天地良心”,行长连连叫屈,“我迟到一步我的客人就被春风酒店服务员拉了进去,下次我一定注意一定注意。”行长一边解释两只手还在不停的在李英身上乱摸,李英感到身上全身痒痒的,她连忙推开行长说:“大白天被人撞见多不好,星期六晚上你到我酒店包厢来。”“真的,你不会骗我吧?”“我几时骗过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不要说答应一件事,就是要我脑袋我也给你。”李英笑起来说:“我要你破脑袋干什么,我有一个亲戚做批发生意,想贷些款,你不会说办不到吧。”“贷多少。”“20万”“你亲戚用什么担保。”“我担保可以吧。”行长想了想说:“这样吧,你们公司担保吧。”李英也爽快答应:“可以,贷款明天要到位。”“没问题,明天叫你亲戚来办手续吧。”李英突然感到悲凉起来,女人要在社会上立足多不容易,漂亮一点男人就会打主意,不漂亮的女人也只能去扫大街卖苦力遭白眼。守寡这么多年,多少男人围着转,一个真心的都没有,将来人老珠黄,男人连正眼都哦不会看你一眼,社会是不相信眼泪的,更不相信女人的眼泪的。  

  第二天晚上行长的酒宴丰富,厨房下来一番功夫,每桌十四个菜,整鸡整鸭,清蒸甲鱼,碳烤乳鸽,糖醋黄鱼,炒海参熘肥肠,炒膳丝,会三鲜,大龙虾山珍海味跃然桌上,每年的8月赤日炎炎。骄阳似火这本来是酒店的淡季,可今非昔比,现在8月酒店生意特别火爆,大学通知一到,各大酒店张灯结彩,鞭炮齐鸣。谢师宴、庆贺宴、金榜宴五花八门酒店门前挂上大红横幅,上面贴上闪闪大字“十年寒窗,金榜提名,莘莘学子,今跃龙门。”酒店内祝贺声,碰杯声,猜拳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可四年大学一读完就业难,创业难,买房难步步为艰,四年前的张狂,四年前的骄傲烟消云散,可后来的学子仍前赴后继,乐此不疲周而复始。  

  美凤酒店四个大堂十三个包厢全部爆满,酒店进门大厅靠墙摆了一排桌面,墙上贴满了告示“某某贺喜宾客接待处”说穿了就是收礼处。各大厅的学生和家长站在酒店门前各自接待各自客人。客人一到迎宾女郎领进大厅,送上礼金写上名字,再领进大堂安排就坐。  

  今晚酒店三位女总全部到场,今晚的酒宴非同寻常,四个大堂的宴席主人都来头不小,一个是酒店的常客银行行长,一个是上海奶品公司A市总代理,另外两个一个是工商局副局长,一个是机电公司业务经理,不是有权就是有钱,三位女总不敢怠慢要亲自把关。“李英今晚的酒席全部打折。”“为什么凤姐现在别人的酒店都乘机捞一把,各大酒店都排得满满的,好一点的酒店想订还订不到,我们不涨价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打折?”美凤笑道:“这你不懂了,乘人之危是商业的大忌,人家酒店不打折我们酒店打折信誉就会传出去,酒店不靠一时生意要做长久生意。”“美凤姐说的对,到底是我们的大姐看的远。”春花也非常赞同。坐在沙发上的美凤点燃了一支烟,这时门被推开,服务员端来了三杯香茶,说道:“三位老总请喝茶。”美凤点点头,服务员放下茶杯退出房间。美凤一边喝茶一边沉思,丈夫死后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真不容易,女人要打天下,一靠本领,二靠姿色缺一不可。三个寡妇在一个酒店邂逅,她们抱成一团,她们使尽各种手段,生意越做越大,也得罪了不少同行,同行们骂声不断,但都不去招惹她们,清一色的离婚女人清一色的寡妇。这支铁娘子军敢闯敢拼,撕下脸皮的女人是最可怕的女人。  

  美凤刚刚抽完一支烟,又拿起一支烟点燃起来。李英劝道:“姐姐少抽点烟,抽烟的女人容易老。”“老就老,反正又不找老公。”“不找老公养小白脸,小林助理年轻漂亮,大姐你夜夜做新娘。”“春花我真要撕你的嘴,我养小白脸你说你有没情人快坦白。”“我哪有情人我是天天守空房。”“春花你真不老实我亲眼看到你和一个小青年在宾馆开房间,你还好意思说你夜夜守空房。”李英揭起春花的短来,春花毫不示弱冲着李英说道:“今晚行长的公子上金榜,你好去喝几杯祝贺祝贺可不要得罪了床上的老朋友。”李英一听大笑起来说道:“什么床上的老朋友就是一条老色狼,有多讨厌就有多讨厌。”“快说快说,到底有多讨厌。”春花和美凤好奇起来。李英笑骂起来说:“你们就是喜欢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这位行长不要看个子不高,在外面花的很,看到漂亮女人就流口水,老婆吗又是个醋坛子,一天到晚想方设法跟踪老公,听说还亲自捉奸在床。闹的满城风雨。这位行长也神通广大,上级竟然没有给他任何处分,说什么生活作风问题是小节,可能他的上级也经常犯小节,不过行长个子虽小,床上功夫蛮厉害的。”“有几厉害,快说。”两个女人又追问起来。“这这么好意思说,不怕难为情呀。”李英为难起来。“有什么难为情都是过来人,快说吗。”“好,你们不怕难为情我怕什么,都是寡妇说就说。”李英眉飞色舞起来。“这位行长在床上花头经十足,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玩女人的本事,可能是看****太多了吧,外国人玩什么花样,他都全学会了,一上床就不得消停,各种玩女人的姿势都会,最不要脸的是用嘴巴亲女人的下身也不嫌脏,就像一条狗一样恶心,真她妈的不是个东西。”“哈哈哈”三个女人都大笑起来。  

  这时门又被推开了,服务员进来请示说:“三位老总大姐,酒席全部散了。几位宾主问到底打几折。”“全部打七折。”美凤一锤定音。“打的太多了吧。”李英在心痛钱,美凤笑笑说:“多点就多点,这些宾主都是我们的贵客,还指望他们多照顾生意。”“好吧,大姐你是一把手,还是你说了算。”“走,我们去包厢喝酒吃夜宵去。”美凤说完起身走出房间。三个女总三个寡妇喝到深夜一点钟才在包厢中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