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风流三寡妇

第三章 命凶克夫的女人

风流三寡妇 老浪花 4153 2016-07-17 12:50:34

    “夫妻双双把家还……“春花和丈夫占云开一天到晚就唱这段黄梅戏。分田到户了,农民富起来了,春花夫妇整天乐呵呵的,他们一道下田一道收工一道去城里卖菜,恩恩爱爱,双宿双飞。村里人看到他们总是说“双双把家还回来了”,恩爱的夫妻总是惹人羡慕、惹人忌妒,年年五好家庭的红旗都挂在他们家里,好日子越来越有奔头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丈夫云开头上。  

  春节一过,家家户户都忙着备耕,可占云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头总是沉甸甸的,隐隐作痛,有时候眼睛看东西也模糊不清。“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妻子劝着丈夫。“不要紧,不要紧,我过去也经常头痛,你不要担心,慢慢会好起来的。”云开反过来劝妻子不要着急。“明天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放点心。”妻子坚持要丈夫去检查。“好吧,就依着你。”云开拗不过妻子终于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夫妻俩就起床了,赶上去A市的第一班班车,赶到市医院正好是上班时间,挂好号,云开坐在内科室里面对医生的询问,“头痛有多少时间了?”“有一段日子了。”医生又接着问:“以前头受过伤吗?”好象小的时候头被猛撞过一下,这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去做脑CT检查吧。”医生说完开好检查单。云开和妻子离开CT检查室已经快中午11点了,妻子也念过几年书,但就是看不懂CT象天书一样的检查单。医生接过检查单一看眉头皱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平静,说道:“不要紧,不要紧,头部因为过去受过伤,现在受伤部位长出一个肿瘤,压迫着眼神经,所以会经常头痛,眼睛会模糊看不清东西,最好是手术,把肿痛切掉,病很快就会好的。”“真的要动手术。”云开感到害怕,春花也着急起来。“还是住院手术吧。”医生坚持要云开住院。“哪要多少钱?”“好几千元钱吧。”医生随口估了一下价。八十年代医院还没有进入市场化,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便宜。“我们回去考虑一下吧。”云开心痛钱,犹豫不决。春花下定了决心,砸锅卖铁也要手术治疗,妻子第一次不跟丈夫商量,当家作主了。“过几天我们带钱来办住院手续吧。”云开知道妻子是为了他好,也就不坚持了。“好吧,我就来住院吧。”医生点点头说“我现在开一张小便化验单让你丈夫拿小瓶去厕所把小便装上赶快去化验吧,快下班了。”医生边说边开好化验单递给云开,云开接过单子急忙去付钱化验去了。云开转身一走医生连忙对春花说:“你丈夫头上长的是恶性肿瘤,也就是脑癌,非常严重要尽快手术,否则活不过半年。”春花听后就象当头一棒顿时呆住了,怪不得医生支开丈夫叫他去化验小便,春花当时想头痛化验小便干嘛,原来医生要单独向他交代病情。“医生动手术把瘤子拿掉,病会完全好吗?”春花着急起来。“动手术当然好,会不会完全好,哪个医生也不敢保证,这就要看病人的免疫力强不强,看癌症会不会复发,如果一年后再复发,那就基本上说救了。”“为什么复发就没有治?”春花心如刀绞,她一遍又一遍的追问。医生摇摇头说“癌病复发就是癌细胞扩散呀。”春花一听心都凉了,双宿双飞很快就要成孤雁单飞了。云飞很快就回来了,医生接过化验单随便看了一下说:“你们回去吧,早点来住院吧。”  

  走出医院都快12点了,春花对云开说:“今天我们去好一点的饭店炒几个好菜,也开开洋荤吧。”今天怎么啦,平时夫妻进城卖菜总是去小吃店去吃米粉、吃馒头,云开也劝春花想开点,到好一点的饭店去吃饭,可妻子总是骂道:“想做败家子呀,日子不过了,酒店吃饭多贵,我们种田农民踏踏实实过日子。”可今天妻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会主动提到大饭店去吃饭,难道妻子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云开忐忑不安一丝阴云掠过心头。  

  几天后,云开的手术非常成功,肿瘤已被切除,春花也非常高兴,但隐隐约约感到一丝不安,就怕一年后复发,果然事事难料还不到一年时间,云开又感到头部隐隐作痛,春花明白了就是神仙也难救丈夫了。难道云开蒙在鼓里,其实云开是聪明人,在第一次做检查的检验单偷偷拿去找人到医院打听病情,得到的回复如五雷轰顶,脑癌晚期,不到四十岁就活到头了。云开常常在梦中惊醒,癌病人大半都是吓死的,谁又不怕死呢?  

  每天早上云开就早早起床和往常一样要和妻子一道下田,春花总是千方百计地阻拦丈夫下地,云开笑着说:“我已经好了,怎么能让你一个人下地,我们是夫妻双双把家还呀。”云开越开这样的玩笑,春花心里就越悲凉,她尽量瞒着丈夫,让丈夫过好每一天,其实云开心里非常害怕,死亡的恐惧时常击打他,他知道妻子瞒着他每天好茶好饭,隔三差五炖鸡熬汤给他补身子。平常一贯节俭的妻子变得大手大脚,云开也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每天还笑呵呵的。还不到一年云开又感到全身不适,头又隐隐作痛,云开明白癌症又复发了,死亡就不远了。老天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会遭到这样的报应,没有人在身边时,他总是默默流泪,一想到死云开就两眼发黑,头皮发麻,全身发抖,害怕、恐惧时时敲打他的心。漫漫长夜他更是难熬,他辗转难眠,泪洒天亮,往事历历在目,结婚十年,妻子泼辣能干,长得漂亮,村里人都夸福气好,娶了一个既能干又漂亮的老婆,那里想到妻子会是克夫的命,他越想越害怕,他总觉得妻子哪个方面不对劲,好象妻子颧骨是高了一些,很多人说女人颧骨高是克夫的命,对了,他又比妻子大了六岁,男大六六冲呀,当初与妻子订婚时,母亲找算命先生为他们夫妻算了一下,八字合不合,算命先生说:“六冲呀,命里相克,八字不合。”母亲坚决反对这桩婚事,可云开就坚决不信,这是迷信呀,主要还是看中了妻子漂亮,可现在死到临头不得不信。可云开转而一想,不对呀,村里也有颧骨比她更高,也是大六岁的,也是六冲,为什么人家夫妇已经七十多岁,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自己为什么就会短命,他看到身边睡熟的妻子,妻子是那样安祥端正,突然他发现妻子漂亮的面孔变得狰狞起来,颧骨越来越高,张着血盆大口,冲着他大喊:“我克死你,克死你。”“妈呀。”云开吓得大叫惊得一身冷汗。“怎么啦,云开?”妻子被云开的叫声惊醒。云开安静下来,睁开眼睛又看了妻子一眼,妻子还是那么美丽端庄。“哪里不舒服,明天我陪你到医院去看一下。”妻子最近处处小心,时时注意丈夫的变化,丈夫每晚都辗转难眠,痛苦的面容使她心碎,丈夫不知道自己的病情瞒天算一天吧。可她哪里知道丈夫早已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夫妻不过互相瞒瞒而己。  

  时间在一天天流逝,丈夫的生命也在一天天失去。云开越来越瘦,表情越来越痛苦,她一次又一次的劝丈夫去住院,云开就是坚持不去,云开明白癌细胞扩散就是宣判了死刑,住院有什么用,还不是把钱白白往水里扔。一天妻子终于忍不住冲着云开发火,大喊大叫“你为什么不听话,为什么不肯去住院,你想急死我呀。”“我就是不去住院,痛死拉倒,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我就是活活被你害死的,你是个狐狸精,我娶了你算我倒了八辈子霉。”云开越说越气越恨,这不是生平第一次冲着妻子大骂。春花一下呆住了,这还是丈夫云开吗?一向温和的丈夫怎么会变得这样狰狞可怕,结婚十年夫妻从未吵过架,红过脸,今天到底怎么啦。春花越想越委曲,转而一想丈夫病痛心情烦闷,冲她出出闷气还是不要吭声吧,就当没听见。不料云开依然不依不饶,骂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难听,“你滚吧,你滚出我们占家,滚得越远越好,你这个扫把星,你这个丧门神。”春花再也忍不住了,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委曲,她在娘家做女儿时,父母从来舍不得碰她一个指头,骂她一句,你云开生病,把气撒到我头上也就算了,但话不要讲得太难听,今天不是看到你病重,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把你的咀打歪。春花忿忿不平一句话不说,怒气冲冲摔门而去。春花一走,云开又感到后悔,今天怎么啦,自己病重是命里注定的,怎么能怪妻子。这么多年来相亲相爱,什么克夫,为什么人家不克,他这样恶毒的咒骂妻子,对得住善良的妻子吗?他生病以来妻子任劳任怨,忙前忙后,还不惜花钱为他治病,现在自己没有几天的活了。怎么不珍惜这段夫妻情呢?  

  傍晚,云开躺在床上,春花推门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面条上面还放着几个油光闪闪的荷包蛋,春花脸上笑嘻嘻的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起来吧,云开,把面条吃了,多吃东西,身体才会好起来。”春花边说边扶云开坐起来。云开眼里充满泪水羞愧难当的对春花说:“春花我对不住你,我真是昏了头,怎么会骂出这样猪狗不如的话,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不要讲了,你下午讲的什么话我都忘了。”突然云开失声痛哭起来,“春花你不要瞒了,我早就知道我是脑癌晚期,第一次检查时我就托人到医院打听了病情,你瞒我是怕我伤心,怕我害怕,我装着不知道,我想我也活不了几天,让全家愉快的过好每一天。”春花再也忍不住,抱着云开失声痛哭起来。“云开不要这样,你会好起来,一定会好起来的。”云开这时也心如刀绞,“我也不想死,真不想死,我也舍不得你们,老天为什么这样惩罚我呀。”清晨雾还没有散去,小草在露水滋润下显得更加碧绿,太阳已经从东方喷薄而出,整个大地在阳光沐浴下生机昂然。云开坚持每天早上出来散步,他心情时好时坏,一想到死,他就全身发抖,恐惧时时击打他的心,他的头越来越痛,癌细胞在一点一点吞食他的生命。死亡的脚步越来越逼近,死到底是个什么滋味,火化痛不痛,人有不有来世,死了是不是跟睡着了一样呢?死亡的影子就象过筛子一样一遍又一遍在云开脑海中重现,一静下来死亡的恐怖就笼罩着云开,痛苦、害怕、恐惧时时刻刻的折磨着他,他在旷野中大声哭喊,“我前世做错了什么,今生得到这样的报应,老天爷给我一条生路吧。”好死不如赖活,愿在世上捱不愿在土里埋,云开也是人,是人没有不怕死的。可云开一回到家里又强压痛苦,装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不愿意把死亡的阴云带回家中,可死亡的阴云又一直挥之不去,死亡的气息又一直笼罩着这个家,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捱着。云开的头越来越痛,经常痛得在床上打滚,春花心里在滴血,她不知道怎样才能减轻丈夫的痛苦,怎样才能安抚他。云开越来越瘦,他一时清醒一时模糊,他再也没有死亡的恐惧,疼痛已经把他折磨得心力憔悴,他在盼望死神早点到来,这样痛不欲生,悲悲切切,生不如死,还不如早点死掉,死至少对痛苦是一种解脱,对亲人也是一种解放。死亡终于来到了,春花守在他身边,临终时云开对春花说:“你给我唱夫妻双双把家还吧。”春花泪流满面,点点头唱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夫妻双双把家还……”悲切的歌声把云开送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永远无法见到光明、见到亲人的世界上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