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风流三寡妇

风流三寡妇

老浪花

  • 短篇

    类型
  • 2016-07-17上架
  • 1852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忏悔的哭声

风流三寡妇 老浪花 2110 2016-07-17 12:48:10

    一九八〇年春天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已吹遍了神州大地,十年的寒冬终于迎来了解冻的春天。张美凤夫妇举家从塘弯农村来到C城开了一家酒店,刚刚开放时人们对“走资本主义道路”还心有余悸,张美凤不是胆量超人,也没有独到的眼光,而是家里太苦太穷到城里去死活闯荡一番,总比在家里受穷受累强。张美凤夫妇连做梦都想不到酒店刚开张工商局就第一个给她发了营业执照,还鼓励她好好经营,做改革开放致富的带头人。一个来自农村的漂亮的村妇,昨天还脸朝黄土背朝天,今天鸟枪换炮做起了老板娘。“不是做梦吧”张美凤总是唠叨这句话。就在张美凤春风得意大踏步向致富道路迈进时,一个噩梦传来,丈夫扬发进查出胃癌,张美凤一家哭成一团。托改革开放的福,苦日子快要熬出头丈夫又要撤手人寰,这都是命呀,张美凤总是对天长叹。  

  昏暗的灯光下,丈夫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已经瘦得只剩一副骨架,时间在一天天流失,丈夫的生命也在一点点耗尽。“美凤,美凤”丈夫在轻轻呼喊妻子。“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看到日益消瘦有气无力的丈夫,美凤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和内疚,丈夫老实平庸没有出息,但从不惹事对妻子百依百顺百般体贴。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十年同床。平常美凤总是对丈夫凶巴巴的。可丈夫总是唯唯诺诺,没有一点男子汉的血气方刚,美凤一想到丈夫这样窝囊就气不打一处来,张美凤长的漂亮是十里八村闻名的大美人,想不到巧妇总伴拙夫眠,张美凤生性风流与几个年轻小伙子有染,丈夫总是一声不吭忍气吞声。张美凤是又气又恨,哪怕丈夫挺起胸来当众搧她两个耳光,狠狠踢她两脚,她也会感到痛快,会觉得丈夫是个男子汉。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反而是丈夫不像个男人在大家面前说不起话,漂亮的老婆窝囊的丈夫,怪不得很多轻浮的男人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现在丈夫的生命已快走到尽头,张美凤心里隐隐作痛,他愧对丈夫,如果丈夫能一天天好起来,她一定会和丈夫好好过日子相伴到老,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美凤,我知道我活不了几天,人总是要死的,你还年轻找一个好人嫁了吧,好好把女儿兰兰抚养大,我真舍不得你们呀”。丈夫的眼里充满悲伤的泪水,流落着恐惧的悲哀。人将至死其言也善。丈夫多么渴望活下去。他留恋这这个世界留恋这个家,他深深留恋着妻子,尽管她不忠,他更加舍不得丢下深爱的女儿。半年前查出癌症,死亡的恐惧无时不刻在折磨他,死亡的阴影在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他茶饭不思夜不能寐,癌症一到晚期丧钟就已敲响,生命就用分分秒秒来计算,每过一天死亡就接近一天,他不是绿林好汉,二十年后又是条汉子,他没有视死如归的豪迈,他是平常百姓是贪生怕死的芸芸众生,他为人忠厚,老天爷就是这样残忍,他才37岁死神就这样过早的降临到他的头上。  

  三个月后的一个早晨,丈夫突然精神焕发,脸色红润,吵着要妻子陪她出去走走,张美凤明白丈夫这是回光返照,死亡很快就要到来。外面春光明媚绿树成萌生气昂然,丈夫今天好像换了一个人,多少日子的痛苦今天一扫而光,“美凤,你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被你迷倒了,你是十里八村的大美人,我娶到你,哪怕少活几年我也心甘情愿”丈夫今天特别高兴,忘记了病痛,忘记了恐惧,也忘记了即将到来的死亡,丈夫的心情越是热烈,美凤心里越是凄凉。“你不恨我吗?”美凤痛苦的问到。“我当然恨你,我现在就恨不得一刀杀了你,可我还是喜欢你是你支撑了这个家,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恨你又有什么用,我总想你年纪大了会改好的,我还是从心里感激你,是你不嫌我穷嫁给我,你陪伴我渡过了这几年的好时光”,丈夫一口气说完眼里放射着爱怜的光,张美凤不由得心里颤抖,结婚这多年今天还是第一次真正了解丈夫,今天才知道丈夫老实善良正直大度,这才是天底下最好的丈夫,可现在知道一切都晚了。  

  丈夫突然东张西望起来,他环顾四周,他看见了绿茵茵的草地,看见了草丛中的野花,他抬头仰望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白色的云彩在空中随风飘动,一群麻雀从空中掠过,朝阳是那样的血红,清晨的微风又给人带来一丝寒意,多么秀丽的春光,一切都那么美好,丈夫一直留念的张望,美凤知道丈夫是最后一次来看这个世界有谁舍得死又有谁舍得离开这美好的世界,丈夫的眼里饱含着泪水但脸上仍挂着微笑,张美凤黯然地注视着丈夫,她一言不发,她不忍心打扰丈夫最后的留念,最后的张望。“回去吧美凤也该吃早饭了”,再好的风光也有看够的时候,美好的记忆已深深烙在丈夫的脑海中。剩下来的时间又是面对死亡面对恐惧了,丈夫的眼神又黯淡下来,脸上又恢复了病态与痛苦。  

  三天后,丈夫支开了深爱的女儿,紧紧拉住美凤的手,死死盯着妻子,张美凤知道丈夫的大限到了,丈夫争扎着最后望了妻子一眼,突然瞳孔放大,美凤看了墙上的钟正好晚上八点,突然房间一片漆黑停电了,一阵阵阴风、一阵阵寒意向美凤袭来,美凤感到害怕。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来电了,房间又亮堂起来。张美凤又望了下墙上的钟,怎么可能呢?墙上的钟还是指着八点整,钟怎么会停摆难道钟也来给可怜的丈夫送终,停电是给丈夫致哀,张美凤脸上已经麻木,三个月病痛恐惧折磨着丈夫也同样折磨着她,伤心已使她麻木,她突然歇斯底里的狂笑,又歇斯底里的大哭,她狂叫着“我是是非多的寡妇了,寡妇呀克夫呀,克夫呀寡妇呀”,凄凉的哭叫声划破夜空传得很远很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