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浮生九度之双景花

NO.23 莲花一战

浮生九度之双景花 怪安 2758 2014-07-21 17:32:50

    薛乔宏到姜城剑冢时直奔天罡剑,他熟悉天罡剑的各种心法,想要驾驭这把剑轻而易举。随即,他把自己关进了剑冢里好些天,他惊奇的发现,这银栾之毒解药让他扩充经脉,内力大增。

  几日,薛乔宏出来后仿佛像变了一个人,他的眉间有个黑色的刀锋印,他似走火入魔。他令宁溪给景笙等人下战书,约定五日后莲花定决战。

  薛如菀不相信自己的爹竟会变得如此凶残。

  她亲自带着解药去了灵药谷找景笙。

  “大祭司,这个给你。”薛如菀把一个装有解药的瓶子递给她。

  “这是?”景笙接过。

  “雪无痕的解药。”薛如菀道。

  “银栾!”景笙惊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算你是她的女儿,你难道不怕薛乔宏会杀了你吗?”

  “那又怎么?”薛如菀无奈,“毕竟我和小花也是朋友一场。”

  “你们五日后回去对吗?”薛如菀忍不住问。

  景笙点头。

  “我爹如今走火入魔,我担心。”薛如菀愁眉。

  “没事,该来的迟早会来。”景笙道,“我劝你这几日还是先别回神独派了,薛乔宏定饶不了你的。”

  薛如菀笑笑,“你肯关心我已经很好了,谢谢!”

  还未等景笙回答,她便走了。

  也对,薛乔宏毕竟是她的爹。

  “落尘,把这个给雪无痕吃了。”景笙递给他。

  “这是什么?”月落尘疑惑。

  看来薛如菀这次是真的担心她爹。

  五日后——

  等到景笙等人来时,薛乔宏早已坐在莲花宝座上沾沾自喜。

  “你们总算来了,看看这宝座是有多适合我!!”薛乔宏大笑。

  “你这小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那里。”月落尘道。

  薛乔宏转眼翻脸,“天罡剑在我的手上,你能怎么样?”

  “算了吧,就凭你!”月落尘不屑。

  薛乔宏顿时火冒三丈,“那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你们想用银栾害我,可惜可惜你们绝对没有想到这毒竟使我内力剧增,扩充经脉。哈哈哈哈!!!”

  此刻,月落尘的飞镖已落至袖口,猛然转身将镖飞了出去,薛乔宏一挥剑,便易如反掌的挡了过去。

  月落尘从身后拔剑,向薛乔宏刺去。他灵敏躲过,忽然,一把玉女剑出现在眼前,冷无双着一身淡紫衣装缓缓飞落薛乔宏身旁,“决战怎会没了我?!”

  果然,;冷亦然也赶到了,“姑姑,别执着了!!”

  冷无双摘下面纱,一个疤痕赫然显现在空气中。他们都不禁都吸一口凉气,景笙这才明白为什么双景阁的人都要带着面纱。

  冷无双轻抚伤疤,“这块疤痕是莫子秋留下的,我怎会忘记。”

  冷亦然不敢相信,原来如此姑姑这么执着于要除掉景笙和景花。

  “我和天阳才是一对,都是莫子秋那个贱人!”冷无双狠狠地指着景笙,“都是你的娘害的。”

  景笙疑惑,“我娘?!”

  “你以为我让你做大祭司是干什么?景花使我控制你的工具,本想让你们姐妹相残去还是没办法。”冷无双无奈。

  “景天阳是姜城第第二任的主人,那年他死后莫子秋生下你们两后为了不被伤害才抛弃了你们。”薛乔宏补充,看来这些他就知道,他屠杀姜城自是和景天阳结仇。“莫子秋代替了景天阳执掌姜城,后来年过衰老便将此重任交给了莫子鸢,也就是现在的姜城之主。”

  “我知道,莫子鸢定没有死。”冷无双道,“但是,你必须死!!”

  说着,便和景笙大打出手。

  冷亦然不知如何。

  薛乔宏便与月落尘交手,冷亦然着急月落尘定是打不过薛乔宏便协助月落尘。

  猛地,薛乔宏一个回剑便打伤了月落尘,他倒在地上浑身无力。嘴角渗出了鲜血。“就凭你还想跟我比试。”

  冷亦然面对薛乔宏仍是不卑不亢。

  “阁主,景笙从未想过想和阁主斗,您收手吧!!”景笙激烈道。

  冷无双冷哼,“别想,你是莫子秋的女儿我怎么会放过你,看来只有我亲自处决你。”

  冷无双不慌不忙,不断转动手腕,架开景笙又快又厉的剑,并不断向后迈步。景笙知道冷无双内功深厚,因此持剑的虎口被震的发麻。冷无双一掌便将她打倒在地。

  “阁主...”景笙仍低声请求冷无双。

  正在冷无双向景笙击中之际,一阵天外之音传来。

  “住手!”

  随即,一条如雪的绸缎长袖晃过冷无双的双眼。

  她身着如霜的白色衣袍,凌空飞到那绸带之上,纤足轻点,衣决飘飘,宛若凌波仙子。缓缓飞来,她带着带有面纱的斗笠,亦如昔日的莫子秋。

  看不清她的脸。

  “你是谁?”薛乔宏慎道。“为何坏我们的好事!”

  她二话没说,轻出的长袖一眨眼般她便手握长剑,向冷无双刺去,那长剑在她手上,便如同三尺白绫,柔的不能再柔,轻的不能再轻,偏偏却又寒光凌凌,像水一般至柔、至美、至刚。

  这样的身影好像她。

  就在冷亦然发愣间,薛乔宏猛然击了他一掌,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捂住胸口。

  忽然,那女子白袖一抛,至阴之力集于手掌,冷无双挨了重重一记,晕倒在地上。

  薛乔宏见状,怒吼,“你究竟是谁?”

  他低吟。“阑荇阴术!你是莫子鸢?!”

  那种人没有说话,薛乔宏纵身跃起,一套天罡剑法使得轻灵飘逸。薛乔宏只觉得她出手极快,内力也深厚,却像并没有使出全力对付自己。

  偶然,那人只觉手腕被薛乔宏一点,登时没了力气,长剑从手中掉落在地,一柄闪着寒光的宝剑已架在她的脖子上。

  那人仍不动声色,薛乔宏一抬剑打落了那人头上的斗笠,顿时起了大风。她散落长长的银发在风中凌乱飞舞,身上的水薄烟纱衣裙随风而摆。女子依旧紧紧盯着薛乔宏看。

  “花儿?”景笙惊呼。

  “小花?”冷亦然愕然。

  冷无双诧异,她竟然没有死而且还学会了阑荇阴术?!

  “你没有死?!”冷无双问了出来。

  景花没有吱声,在他们说话分神间,以极快的速度打落了薛乔宏手中的剑。

  景花双手相交,手掌对准薛乔宏的眉心,眉头紧凑,薛乔宏神情悲痛的受着阴术怒吼。忽的狂风大作天变颜色,景花那长长的银发在空中划过了一丝哀伤的弧线。

  “她在干什么?”冷亦然问道。

  景笙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在用阑荇阴术的第九重!”

  “她想和薛乔宏同归于尽?!”冷亦然道。

  “恩,薛乔宏早已走火入魔,普天之下也只有这种方法降服得了他。”景笙解释。“这种方法一旦开启便不能停下,一切外力都有可能是发动者元气大伤,从而无法完成!”

  冷无双听后反映了过来,她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朝景花身后走去。

  “姑姑,你要做什么?”冷亦然震惊。

  “阁主!”景笙也道。

  冷无双悠悠的走到景花身后,鼓足气给景花的背上重重一击。景花咬唇,有些不支,她猛然吐了一口鲜血。瘫倒在地,不料,随即有人替了上去。

  “莫子鸢?!”冷无双无奈。

  “啊~~~~”薛乔宏受着阑荇阴术第九重无奈,不一会儿他浑身散发出血红的光芒,砰地一声他的身体撕裂,变成无数细渣飞溅开来。

  莫子鸢转身食指和中指相并,点了一下冷无双的眉心,冷无双便晕倒了。

  “小花!”冷亦然费了好大的力才抱着小花,他细细摸着景花满头的银发。

  她仍是不肯开口。

  景花只是浅笑,伸出手缓缓抚摸着冷亦然的脸颊。

  冷亦然紧紧握着她的手,泣不成声。

  “城主,景花不会死对不对?!”冷亦然问着莫子鸢。

  她摇头,“景花才是驱动阑荇阴术的人,是她选择的同归于尽。”

  景笙缓缓走到他身旁,“小花,姐姐对不起你,若有来生姐姐定会好好补偿你!”

  景花笑着,点头。

  “亦然~~~”景花呼喊着他的名字。这两个字是多么的久违。

  “不......”冷亦然歇斯底里。

  景花的一切变得虚无缥缈。

  下一刻,她的身体缓缓消失化作只只蝴蝶飞在空中,他手中紧握的不过是景花身上残留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