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浮生九度之双景花

NO.6 误入深渊

浮生九度之双景花 怪安 2172 2014-06-28 22:06:59

    树后,小花等到了冷亦然。

  她很奇怪为什么雀儿不跟她。她一定是要探个究竟,所以她打算跟踪冷亦然,他出山后小花一路都跟着他话说回来,你们许是有三年没见了吧?,也没发觉什么奇怪的地方,要知道小花这种功夫不高的人,要想跟踪别人还要不被他人察觉那就奇了怪了。

  冷亦然知道他跟着自己,所以恍恍惚惚走到了思过崖,他加快步伐让小花有些跟不上。在到时,之间冷亦然背对着自己,崖边吹过的缕缕微风扬起了他乌发束着白色丝带和他一身的雪白绸缎,只是单单看着背影都觉俊逸若仙。

  “你跟着我干什么?”冷亦然突然这么一问。

  小花瞪大了眼,往身后瞧了瞧,以为还有别人。

  “不用看了,就是你。”冷亦然似乎知道她在干什么。

  小花尴尬的走了出来,“你怎么知道?”

  “说吧,跟着我干什么?”冷亦然转过身,似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没...没什么!”小花再次结巴了。

  刹那间,崖边的树开始了乱舞,起了好大一阵风。

  小花愕然,冷亦然却眉头紧锁,心猛地一沉,她来了。

  忽然,似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小花向悬崖边一推,冷亦然诧异她为何要这么做,伸手去拉小花,未果。

  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他们便向谷底掉去。

  想是冷无双知道冷亦然定会想办法还生,她也不必担心,奈何景花有信物,等到她上了崖莫子鸢早就离开了。

  冷无双冷哼之后便回了双景阁。

  月落尘回了灵药谷却也迟迟未见到小花,回谷时遇到了雪无痕,小花去了云隐后山找铃铛到现在还没回来,真是叫人忧心。于是便出发去了云隐后山,两人都很奇怪这几天连云雀都不见了,找了好久都没有消息。雪无痕没法儿找了九子大侠无奈告诉了他其实小花是个女孩儿,知道小花失踪后他也是担忧。

  景笙提早从南靖回来了。

  双景阁。

  剑阁——

  “启禀阁主,南靖的事已经解决,是她的手下闹事,薛庄主来时已经确定。”景笙毫不动容地说道。

  冷无双满意的点头,“很好。后日姜城之主便来了,你要尽得她的信任,别让那个老奸巨猾的人领了先。还有,今年的收徒大会也交给你了。”

  景笙,“是。”

  冷无双想起,“哦,对了。月落尘来过了!”

  景笙猛然抬头,“他来做什么?”

  “想是既奉了恒山长老的命令又是想见你。”冷无双冷笑道,“话说回来,你们许是有三年没见了吧?”

  景笙点头。

  “过后,你去见见他吧!”冷无双说道。起身朝屏风后走去。

  “多谢阁主。”景笙现在想的怕是只有景花了,八年不见是何其的痛苦,从那一别,雪离便再也没有带她去见过景花了,虽不曾挂在嘴边但心里又怎能不想念?

  月落尘和景笙在六年前认识,原因只是冷无双的安排,她和恒山有些交集,月落尘如冷无双的意愿喜欢上了景笙,她需要借恒山的手除掉她的大患。

  入夜,小花才缓缓醒来。

  她倚靠在树旁,抹了抹有些刺痛的头,看着面前升起的篝火,以及坐在他对面的冷亦然。

  “喂!”小花起身,走到他的身边,“这该不会是思过崖的底下吧!?”

  冷亦然刨弄着火苗,点头。

  小花抬头望了望上面,惊叹,“天啊,我居然没被摔死?!你是怎么做到的?”她问着冷亦然。

  冷亦然没有理她。小花低头看了看他,再俯身坐在他身边,笑着说,“这次没死成,谢谢你啊!”

  他偏头看着她,“看样子我们在明天是赶不回去了!”

  “什么?”小花愕然,“不是吧,那怎么办?”

  “这崖那么深,就算知道路的也要花上三天五天的,更别说我们不知道路的。”冷亦然无奈道。

  小花没有吱声。

  等到冷亦然再次偏头看她时才发现,原来她是睡着了。小花的头缓缓靠在了冷亦然的肩上,他一颤撇头看了看小花,转瞬即逝的笑容从他的脸上走过,只是那一刹那,仿佛世间万物都为此停留。

  第二天,小花醒来时冷亦然人已不见了,她的身上多了件白色的衣袍,细细观摩后才发觉是冷亦然的,昨夜烧过的木炭还在原处,她拿着衣服站了起来拍了拍灰尘。不知朝哪儿走。

  “你去哪儿?”冷亦然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她一转身尽带笑颜,“找你啊。我还以为你丢下我了!”不等冷亦然说话便把衣服递给了他。

  冷亦然利索的穿好衣服。“走吧。”

  小花笑着答应:“恩。”

  随即便跟着他出发了,冷亦然在小花睡着时和云雀一起去探了探路,可最快也赶不上明日姜城之主的到来,看来冷无双这次是铁了心不让景花出面,还搭了个他。他姑姑的脾气他当然知道,没办法谁让冷无双是他姑姑。

  冷亦然的步伐太快,让小花这个学医的丫头跟不上,一直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跟着害怕走丢。“喂!冷亦然,你慢点!!”小花大口喘气,累得不行真不知道他走那么快赶着投胎呀!

  冷亦然摇了摇头,放慢了步伐。

  小花心想:‘早知道就懒得跟踪他了,现在好了被困在这鬼地方还不如带在禁闭室。师父定会骂死的,铃铛已经找回来了自己干嘛多事啊!!真是的。’

  “喂!冷亦然,你有没有东西吃啊,我快饿死了。”小花喊着。双手撑着大腿简直没了力气。

  冷亦然转身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吃它吧!”说着,直了指肩上的云雀,云雀似乎知道意思,扑扇着翅膀飞了起来。

  “你敢!!!”小花立马板着脸,站的笔直。

  冷亦然转回身继续走着。

  小花真是搞不懂,连忙又跟了上去。

  前面的冷亦然忽然停了下来,小花一个闷头栽进了他的怀里。她站好,揉了揉撞得生疼的额头,“干嘛?!”

  冷亦然猛地捂住她的嘴,轻声道,“看。”

  果然,是一只野兔。小花饿的眼睛直放光似得。

  可是立马变回原装,“不行不行,我们是医者,不可以杀生的,不可以,不可以。”

  冷亦然无奈的看了看她。

  小花拉着他的衣袖,可怜兮兮道,“拜托了,别杀生!”

  冷亦然有些呆住不知何时起跟她一同时总会依着她,仿佛心底最温暖的一面渐渐被勾了出来,因此,那只野兔得以逃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