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浮生九度之双景花

NO.3 意外初见

浮生九度之双景花 怪安 2319 2014-06-24 20:53:48

    “你这臭小子,怎么跟你师叔说话的?”老头笑着。

  “原来这就是老酒鬼的爱徒?”众人惊叹。。

  小花笑着,老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花愣住了,磨磨唧唧地不知怎么说,小花?这名字分明就是跟女孩子的,这样说的话那不就暴露了?

  磨叽了半天才想到要不叫小华得了!正当她道:“我叫。。。。。”

  突然天边传来一阵声响,“臭小子!!”

  师父?小花暗想定是师父来救自己了。雪无痕气急了,就知道这臭丫头会出错,还好自己跟来了还想锻炼锻炼呐!哎~~~

  “老酒鬼?”九子大侠惊讶。这臭老头不是不来吗?果真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徒儿!!

  大祭司看见雪无痕来了,更加怀疑。

  “我徒儿干你何事?”他还是这个样子,怪不得连小花也跟他有些像了。

  薛掌门立马笑盈盈地对雪无痕道,“神医的徒儿果然了得,既然您徒儿救了我家小女那可否赏脸到我们神独派做客?!”薛如菀听到后特别的不开心,嘟起小嘴跟在薛乔宏身边。

  雪无痕马着脸道,“我要带我徒儿回灵药谷了,改天再说吧!!”然后抱拳,“各位告辞!!”随后又朝九子大侠楞了楞眼。便拉着小花急匆匆的走了。

  身后,薛乔宏冷哼了一声,但谁也没听见。

  雪无痕和小花走后,大祭司差遣了听雨与下属先回双景阁,自己有事要办便随着雪无痕一起去了灵药谷。

  众人见都散了,便也跟着回了去。。。皆闷闷不乐,这算是什么盟主大会?

  灵药谷——

  雪无痕气冲冲地回到了灵药谷,怒气直冒地拿着酒坐到凉亭喝了起来,“臭丫头,你给我过来!!”

  “师父。”小花轻声道,一般只有到师父真的生气才这样,所以只要师傅生气她从不会和平常一样呼天叫地的喊着臭老头。

  “今天出谷前我怎么给你说的?”雪无痕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小花没有吱声。

  雪无痕知道这丫头好玩,也没多说什么,“去捣药!!”

  小花点了点头,不像之前那般霸道了她知道自己又惹雪无痕不高兴了。只是在凉亭的藤蔓边,大祭司呆呆的站在那儿,她没有想错原来那个“少年”就是自己的景花,她缓缓摘下面纱红了眼,想要叫住但忍下了口中喃喃道,“花儿~”说罢,忽然想到什么立即拭干眼泪,轻盈的将面纱带上,她害怕冷无双派人监视她,在张望了一会后便飞身离开。

  果然,大祭司才刚走,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年走到她刚才的位置,用一如既往的冷漠低声道,“看来那个雪无痕的徒弟就是姑姑说的重要的人了”。

  此时,小花已换回了女儿装,手拿一带面纱的斗笠从阁楼走出,“师傅,上次打碎了药,我到云隐后山去重新采药喽?!”她试问着。

  雪无痕背对她而站,“早去早回。”

  “唉!”说罢便对着谷中吹了声口哨,云雀扑闪着翅膀停落在她的肩上随后又欢欢喜喜的离开了。

  云隐后山坐落在四面环山之中,没有武功的人根本不可能飞身的进去,就算是掉进去也别想出来,尽管小花有武功但她也很不喜欢这里。

  “雀儿,去看看。”小花一声令下,云雀便去了停在树间看了好一会儿。

  当然,一直跟着小花的那人也来到了这儿,他还在吃惊小花是个少女。

  小花来这儿找药是因为雪无痕最近在研究新药,而这药的药引是灵规草,这药的其他什么作用的雪无痕都还没告诉小花,那臭老头说还没要就成功告诉你万一在失败了,那多没面子啊?

  据医书记载,灵规草生长在四面环山的高山中,地表潮湿可做药引是良好的麻醉剂,但多食无益,拿不好剂量那可要弄死人的。所以雪无痕更不会告诉她。小花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云雀在树上唧唧咋咋的叫,她便飞身上树张望了许久,“呀!在那儿!!”她看见了远处山壁上长着一株小小的灵规,她一跃纵身下树,疯似得朝那边奔去,云雀也赶紧扇着翅膀追着她。

  她利索地攀登着,欣喜觉得自己的运气太好了,要不是有雀儿自己还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总算不用在这个鬼地方呆着了。猛然,由于小花太过激动,脚底一下踩空随即便是惊天动地的叫声响起。云雀唧唧咋咋地叫着好像如人一般的惊恐,却不知如何是好。躲在树后那个少年一惊,飞身上前,一只手放在腰间一只手放在颈后接住了她,然后便完美落地,小花完好无损。小花的嘴巴张的老大,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这个人,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似乎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更是让小花移不开眼。

  少年先放开了她,冷冰冰的问,“没事吧!”

  “没,,没事。”小花结结巴巴地说。

  少年歪嘴坏笑,转身飞檐走壁的上了半山,采下了灵规草这一系列动作在他面前似乎都轻而易举,难怪小花是个学医的。少年下了后把草药递给了小花,依旧是冷漠的转身离开,小花还在神游中,盯着草药看,“等等。”

  小花匆匆的跑到少年的正前方,“我叫小花,谢谢你了。”

  小花见他不语,便也笑笑从他身边离开,忽然少年转身冷静道,“冷亦然。”

  她点点头拿着灵规草和云雀一起飞身离开。

  小花走后,冷亦然呆了一会儿缓缓从手中拿出了一个系红花的铃铛。

  双景阁。

  剑阁——

  大祭司跪在门外请求参见冷无双已经许久了,不是因为监视她的那个少年把这件事告诉了冷无双,而是她自己向冷无双请罪加上她自己也很想知道,用飞镖偷袭薛如菀的人到底是不是冷无双派的人。

  守门的两个女婢焦急得很,“大祭司,你这样跪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是啊是啊,这让我们怎么办呀!?”

  大祭司冷冷的不语。

  猛然,门被一阵内力打开了,四面传来冷无双黯然的声音,“你进来吧!”

  大祭司缓缓站起身朝内走去,随后两个女婢才将门关上。

  “阁主,笙儿来请罪了。”她冷冷道。

  冷无双从屏风后走出,对她扶手,“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随即再次转身背对而言,“我知道你是想问我那个偷袭薛如菀的人是谁?”

  景笙点点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冷无双说的是真话,她怎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偷袭?“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你大可放心!还有,南靖那边出了些事我要你去看看。”

  “是,我明天就动身。”景笙恭敬到。

  冷无双撇头,“没事的话就先退下吧!”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