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浮生九度之双景花

NO.5 再次相遇

浮生九度之双景花 怪安 2087 2014-06-28 17:47:24

    如菀和起初小花刚入灵药谷一样,都被这美景震撼了。

  “美吗?”小花欣喜的随她一同出来。

  “真美。”如菀感叹。

  “其实我刚来时也是这样觉得的。”

  如菀转过头看着小花,总觉得着面孔好熟悉却又怎么也想不起。

  “怎么了?”小花问道,见她有些奇怪。

  “没事,你可以带我出去吗?”薛如菀说着,“天有些晚,我想我得回家了。”

  小花阻止,“你的伤还没好,明天吧!晚上不安全!”

  如菀想了想,“也罢。”

  果然,阁楼又传来了声响。是月落尘来了。

  月落尘笑着道,“姑娘你醒啦!”

  如菀笑着点头。

  “小花你怎么怎么晚才回来。”月落尘愁眉。

  小花没有说话,冲他做了鬼脸。

  “对了,前辈在禁闭室等你。”

  “禁闭室?”小花惊呼,“我该不会又要被关起来了吧?!天啊!算了,要死就死吧,我先去了。”小花转颜笑着对如菀道。

  如菀点头回应。

  接着,便飞身下了阁楼。

  月落尘看着她走远后,道,“姑娘,先进去吧外面风大。”

  如菀走回房后对着月落尘道,“多谢。”

  “其实你不用谢的。”月落尘不好意思到。

  “对了,你今天去那做什么?”如菀又问。她很是好奇。

  “没什么,看样子是我走错了。”月落尘知道多说无益。“你就先在这儿睡吧,明日我和小花把你送回去。”

  如菀抱歉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月落尘起身告辞了。

  禁闭室,是在谷中的藤山之中可以说是在洞中,那里潮湿多蛇但特别寂静小花特别不愿去那儿,那是她总说是鬼住的地方,现在长大了稍微收敛了些。每每小花做错了什么事情,雪无痕都会把她关在这儿几天,出来总是乖得多。

  “师父。”小花打开了山洞的暗格,朝里走去,其实禁闭室里并不可怕,只是静的孤独,连呼吸声都听得到。

  雪无痕背对着她,“小花,你的铃铛呐?”

  小花的脸瞬间惨白,惨了!惨了!师父真的问起来了。

  “师父,我的铃铛.....在....在那天去云隐后山的时候弄丢了!”

  果然,雪无痕气得要死,“你个臭丫头,不是叫你要好好保管吗?怎么回事你?!”

  小花立马跪了下来,“师父,师父我错了,你别生气呀!”

  “臭丫头,我能不生气吗?”雪无痕皱着眉低吟,“后日她就来了,那可是信物啊!”

  “师父你说什么?”小花愕然。

  “懒得管你,”雪无痕气的出了洞,又见小花跟了出来道,“你..你..你给我回去,呆一晚上再说。”

  小花张大了嘴,“啊!*******你知道我怕这儿了,不要啊!”

  “不要也得要,你给呆这儿。”说罢,便离开了。

  小花慢慢走回去道,“我就知道肯定会被关禁闭室,天啊,怎么办?”

  于是,没办法便在蒲圆上打坐了一晚。

  冷亦然知道景笙明日便回来了,只等在过几日去南靖,从双景阁出来后便不知道去哪儿,猛然想起与小花初见的云隐后山,便连夜去了那儿。不得不说,其实云隐后山也很美,四面环上像极了隐士之居,他坐在槐树上,看向远方甚久眼神悠远而深邃,他缓缓从怀中拿出了那个系红花的铃铛看了好久。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的云雀停落在他的肩头,细细一看这不是小花的那只雀儿吗?他不禁的扬起嘴角。

  那一夜,他横卧在树之间休憩,而云雀也在他身旁陪伴,仿佛冷亦然是它的主人。

  如菀早早便起来了,她坐在凉亭等了好久都不见小花来。

  阁楼上,雪无痕看了看如菀便进了房间,“落尘,待会儿你送她回去吧!”

  月落尘愕然,“小花呐?”

  “小花在禁闭室,那臭丫头居然把铃铛给弄丢了。”雪无痕气急败坏道。

  “那好吧。”月落尘正出门又折了回来,“前辈,那铃铛的事怎么办。”

  “那先把她送回去,我去找那丫头!”说着便让月落尘出去了。

  “薛姑娘,请吧。”月落尘有利道。

  薛如菀微笑着点头,淑女得很。

  月落尘只是把她送到了林子外,便告辞了。

  如菀看着他的背影好久才进了林子。月落尘转身看如菀时,也便跟了过去,他总得知道林子到底怎么走,跟着如菀时也在路上做了小小的记号。

  禁闭室——

  雪无痕悠哉悠哉的走进去,看着小花认真的打坐也欣慰不已。

  “丫头。”

  小花睁开眼发现是雪无痕来了,蹭蹭的跑了过去,“师父,我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出去?”雪无痕诧异地看着她,“休想!!”

  小花嘟着嘴一下就不高兴了。

  “你的铃铛掉哪儿了?”雪无痕问。

  “可能掉在云隐后山了吧。”小花扭扭捏捏地回答。

  雪无痕背着手,意思意思的咳嗽了几声,“那你明天之前给我找到,不然我看你这辈子就呆在禁闭室吧!”

  小花笑道,“嘿嘿,多谢师父,我一定会找到的。”仔细想想,能先出去再说吧!

  “去吧!”

  云隐后山——

  冷亦然猛地睁开眼,有人来了。

  果然,一个淡粉的人影便飞身下了山。

  花花草草中便见她弯下腰在其间寻找着什么,他不由的紧握了一下手中的铃铛。一跃下树。

  “该死!怎么就是找不到,明明来的是这儿啊?”小花自言自语着。

  冷亦然慢慢走向她,手中紧紧握着那个铃铛。

  小花抬头,“是你?.....雀儿?!”有瞥见他肩头的云雀。

  冷亦然仍是淡然,似乎是不舍得把铃铛递给了她。

  小花欣喜,“原来是你捡到了,还好。”她伸出手接过铃铛,“谢谢!”

  冷亦然没有说话。

  小花偏头,再次伸手,“雀儿,,来。”

  云雀却没有反应,在冷亦然的肩上动了动却没有要飞过去的意思。

  冷亦然也偏过头看了看它。

  小花放下了手,把铃铛系在腰间,笑了笑,“既然它要跟着你,那麻烦你帮我照顾好它吧。”

  他点了点头。

  “多谢了,我先告辞了。”

  冷亦然依旧没有说话。

  转眼间,一抹淡粉飞向山上,缓缓消失不见。

  随即,仿佛驻扎在这里的冷亦然才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