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糯米思丝盐

第二章 忆童年

糯米思丝盐 慧恋妮儿 3002 2016-07-18 09:36:11

    终于到家了,我打开给表哥准备的房间。“哥,这就是你的房间。”。  

  他把行李放进去,说:“你在哪个房间呀?”  

  “这不,就是这间。”我打开他旁边的一间。  

  "呵呵,太好了,在我隔壁。小姨和小姨父呢?他们上哪去了?”  

  “他们应该去给你买日常用品去了,应该快回了,”我一边走向客厅一边对他说。我打开电视机走在沙发上看了起来,表哥也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哥,你在你待的那所学校上的好好的,为什么转到我上的这所学校?”我不解地问。  

  “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呀,”他看着电视节目,笑着回答。  

  “哈哈哈,不会你来我家,你爸不知道吧。”  

  “才不是,是我妈不知道,爸爸知道,转学手续都是他给我办的呢,”他还是看着电视屏幕。  

  可能是和他妈妈闹矛盾了吧。还记得他七岁时,他们一家还没移民到美国的时候,他妈妈因为表哥淘气给baby(他家的宠物狗)灌水,把baby撑的奄奄一息而揍了他屁股,他就独自一身坐着计程车来到了我家。可气的是,他先掉了几滴眼泪博取我爸妈的同情后,在我家大吃大喝,夺走我的电视,还欺负我,哪有一点儿哥哥的样子。想想他那时的所作所为,真是挺搞笑的。不,是可恶。  

  “诺诺到啦,午饭做你和丫头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好不好?”妈妈一进门看到表哥就说。  

  “好,小姨做什么我都爱吃。小姨,我可想你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投向我妈妈的怀抱。严重的鄙视他。鄙视他。  

  “诺诺长高了,也越来越帅气了。”  

  “小姨你也是越来越年轻了呢。”  

  “好啦好啦,就你这张小嘴最甜啦,小姨我先给你做饭去,”妈妈笑得合不拢嘴。切切切,就知道装可爱,很严重的鄙视某人。某人得意洋洋的在我面前显摆他的胜利笑容。吐吐吐,因为这笑容让我想到:  

  一天我正在睡午觉,正做着吃鸡腿的美梦,谁在我脸上动来动去,鼻子痒痒的,想打喷嚏,终于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我也从美梦中醒来。只见表哥手拿鸡毛掸子,笑得不亦乐乎我迅速的穿上鞋,把枕头往他的脸上砸,该死的,跑的挺快。“死米诺,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抓到你把你大卸八块,让你死的很惨很惨。”我气得头上直冒烟,该死的,太可恶了。“哈哈哈,你个小笨蛋追不上我,叫声好哥哥,我就不跑了,哈哈。。。”死米诺,可恶的小小人,阴险的小小人,狡诈的小小人,不是什么好人。  

  累死我了,嘿嘿,我心生一计。“哥,我举白旗,行了吧,”我口服心不服的说。  

  “哈哈,是吗?小四眼,叫声好哥哥,我就饶了你。”看着他贱贱的样子,我心不甘呀,还嘲笑我,不就是没他的视力好吗,也怪爸妈起的什么名字,丝言?四眼。哼,还好哥哥,分明是坏哥哥,臭哥哥,该死的,看我一会儿不整你。  

  “好哥哥,行吗,”我滴个神呐,受不了了。  

  “小丝言最乖了,来,我们去洗脸去,然后去吃好吃的,”他牵着我的手向卫生间走去,我气鼓鼓的跟着他,心里盘算着整他的上千种上百种法子,大仇不报,心好伤呀。  

  到了镜子面前,我差点晕倒,只见两个眼睛黑成一片,我眼疾手快的抓住米诺的衣服,挥起拳头一顿乱揍,心里还坚定着把他揍趴下的信念。但可气的是。。。  

  “我最可爱的妹妹,你可和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一个级别的,多少人梦寐以求也求不来的,哈哈,”米诺一边说一边慌乱的抓着我的手和脚。  

  “该死的,还不是你的成果,我今天不把你揍成猪头,我就撞豆腐去。”  

  “小四眼,你还是撞豆腐去吧,哈哈。”  

  噩梦,噩梦。我仿佛还能听到臭表哥那奸计得逞的奸笑。看着正在看电视的表哥,想掐死他的心都有,是他让我的童年如此的可怜。我灵机一动,嘿嘿,表哥,让你尝尝我秘制的非常可乐吧,绝对让你非常可乐。我从冰箱里拿瓶可乐倒在杯子里,把这杯可乐又端到厨房里,加上辣椒粉,胡椒粉,食盐,味精,鸡精。。。。。。只要是调味品,统统来一勺,这样才美味,不是吗。我想到米诺喝非常可乐的囧样,心里就乐开了花。  

  “小丝言,你在给我冲咖啡吗?”表哥一脸嬉笑,看来还挺高兴的,但我心里有点打鼓,他是不是看到了,那我可不是惨了。不,这么好的机会,不能浪费。  

  “哥,这是我给你到的可乐,非常好喝的,和卖的比起来更加的美味。”我真挚的看着他,心里想:快喝吧,喝吧。  

  “哦,”米诺意味深长的应道,“我不渴,你自己喝吧,”说着就接过杯子往我的嘴里灌。我滴个上帝爷爷,真是极品中的极品,我的手艺真不错。。。太恶心了,果断吐。我迅速的朝卫生间跑去,胃里波涛滚滚,反胃。从小到大,我怎么一次都没赢过他,不甘心。  

  “嘿嘿,小丝言,你可不乖呦。”他一边“奸”笑一边的轻抚着我的背给我顺气。  

  吐。吐。吐。二十分钟后,我又幸运的回到了美好的人世间。  

  “小子,你给我等着,”我很轻声很弱的说。为什么弱?一是因为此时我真的好难受呀,没力气了。二是在他面前我何时强过。为什么轻声?因为米诺一来,我在我爸妈的地位就直线下降,谁来可怜一下我这个可怜的孩纸呀。  

  “小丝言,你怎么能怪我呢,”米诺一脸委屈的看着我,眼睛眨巴眨巴的恨不得能掉下泪来,以博得我的同情。哼,越看越可恶。  

  “诺诺,言言,吃饭啦。”听到妈妈的叫喊声,我甩都不甩他一眼,大步朝饭桌走去,心里还不是滋味的想:看吧,连吃饭都是先叫他,我的地位呀。  

  吃饭时,我一直埋头苦吃,狠狠的咬着排骨,把受得起全都撒在肉上。妈妈还非常高兴的给米诺夹菜,把他的碗堆得高高的,米诺还笑嘻嘻的对妈妈说:“小姨,够了够了,你也吃吧,我自己可以的。”废话,谁不知道你自己可以的,你又没残,你又没废。  

  在我气愤的情绪下,我终于把碗中的饭吃完了,帮妈妈收拾好碗筷,就头也不甩的朝着我的卧室走,打开电脑,登陆小企鹅,我要诉苦诉苦。一上线,寂静一片,就如我此刻的心情,不爽。我找到川川,川川是我三年的朋友了,虽然是从网上认识的,但是他教会我很多。今天我要好好的诉衷肠,呜呜呜~  

  我:小川子,最近有没有想我呀,都在干什么呀?。  

  川:。。。看书。  

  我:哼,你怎么这样,太伤我心了,能热情点不。我今天好伤心。  

  川:我本来就是这样呀,怎么了?  

  我:我表哥来了,今天我们交锋,我吐了。我今天非常非常的衰,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吗?难道你也想让我伤心吗?哼,还朋友呢,你也是坏蛋一枚。你再不对我好点,我真的就要泪奔了,还有谁来可怜我这个苦命的娃呀,妈不疼,爹不爱,一个表哥还耍坏。  

  川:你表哥怎么把你刺激成这样,真是个厉害的角色。乖,别伤心了。  

  我:我怎么成了这么不被待见的了。  

  川:丝丝,没事,还有我呢,我随时随刻都待见你。  

  我:小川,还是你最好,我最喜欢你啦。  

  “喂,你干什么呢,”只见臭米诺一身浴袍倚在门框边,一只手用毛巾擦着湿湿的头发,很明显,他刚洗完澡。没出息的我,狠狠地咽了两口唾液半会儿才反应过来,抱着电脑,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干什么,你,你怎么不敲门呀,不知道男女有别呀,有别呀。”  

  “哈哈哈,小丝言,我们都这么熟了,不用了吧。我睡不着,我们一起去散散步吧,好不好?“米诺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拉我起来朝门外走。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想去,”我很决然的对他说。  

  “那要不让我玩玩你的电脑好了,”他向我眨眨眼。  

  我才不,美男计对我没有用,“你不会玩你的去。”  

  “就不,你的比较好玩,”他说着就趁我不注意坐在了电脑桌前。  

  我是气的牙痒痒,立刻就夺我的电脑,但是他一只手把我攥得死死的,让我只能干着急。他看着我的聊天记录,只见他的脸越来越黑,要是在平常我一定把他的这张脸照下来,与包大人的图片做一个详细的对比,再发到网上,气死他。但是我此刻只能挣扎,我说了他的坏话,他会不会揍我呀。就在我极度不老实的时候,突然他把我拽到他的怀里,冷冷的对我说:“你真的喜欢他吗,我真的就那么的令你讨厌吗?”

慧恋妮儿

才写的新文,亲们有什么建议可以告诉我,我会考虑好改正的。恋妮儿是新手,正是虚心求教的不二时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