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第90章 离开才是最好的归宿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喋喋小噯 1674 2016-05-08 19:18:48

    “大哥,我们出去聊吧。”凌溪不想申俊哲难做。  

  既然是凌溪提的,凌澈也就答应了,四人走到外面。  

  “大哥,就让俊哲把她送出国吧。”凌溪主动说,“虽然她做错很多事,但是送进精神病院这个惩罚还是太严重了,会生生把人逼疯的。”  

  “凌溪,谢谢你。”申俊哲道谢。  

  “别谢我,我不是为了她,她对我做了那么多无法原谅的事,就算杀了她我都不会心软。”凌溪叹了一声气,“如果不是看在两家的情分上,我是不会替她说一句话的。”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要谢谢你。”申俊哲由衷的说。  

  “溪儿,你真的想放过她?不会觉得太便宜她吗?”凌澈皱眉问。  

  “我想嫂子也不会想看到她疯掉吧,哥,让俊哲带她出国,永远都不要回来。”凌溪看到凌澈有一丝被说动,继续劝说,“其实对她来说,最大的惩罚就是离开冰释、离开孩子。”  

  凌澈看着申俊哲:“你能保证她出国并且再也不回来吗?”  

  “我可以!”申俊哲知道,现在对申俊希来说,离开才是最好的归宿。  

  “那我就给你一个面子,让你带她走。如果她再回国,到时候不管你再说什么,我都会为我的孩子讨回公道。”凌澈郑重的说。  

  “谢谢!”除了谢谢,申俊哲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跟申俊哲商定完毕,也就没有再待在这里的必要了,凌澈马上赶回去陪蓝乐乐,韩冰释也带着凌溪走了。  

  车上,韩冰释欲言又止,凌溪一下子就察觉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溪儿,你为什么要帮小希说话?”  

  “其实我觉得她不是真正的坏,她只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况且所有的错并不能全都怪在她身上,韩非炎也有份,真要惩罚也不该让她去承受。让她出国,我们也眼不见为净。”  

  “你呀,就是心善。”韩冰释深邃的目光充满柔情的看着凌溪。  

  “我才不是心善,她那么对我,我讨厌她还来不及呢。”凌溪嘟囔着。  

  “接下来想去哪里?”  

  凌溪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有,我来开车。”  

  “这么神秘?”  

  “到了你就知道了。”  

  “好吧,听你的。”韩冰释乖乖坐到副驾驶上去。  

  凌溪开着车子一路到郊外,来到那片郁金香花田。  

  当两个人再次一起踏上这片土地,彼此心中都感慨万千。  

  韩冰释牵着凌溪在花丛间散步:“你走了以后,这三年,我一次都没有来过这里。”  

  “为什么?”  

  “因为这里有我们的回忆,你都走了,我一个人来又有什么意思。每次想到你,我的心就空荡荡,你不会知道我有多想你。”  

  凌溪接触到韩冰释深情的目光,那满满的情意仿佛能溺死人:“你以为我在伦敦就不想你吗?”  

  “想我还三年都不回国。”韩冰释没好气的瞪她。  

  “我倒是想回来,还不都是你,风流债那么多。”凌溪假装埋怨道。  

  “小希的事我也没有想到。”韩冰释把凌溪整个人抱在怀里,“我保证,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当然不可以再出现了,要是有第二次啊任你说破嘴皮子,我都不会理你了。”凌溪霸道的说。  

  “溪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希望你能对我多一点信心。”  

  “嗯。”  

  刚点头,韩冰释就吻住凌溪,彼此的心跳都迅速加快。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凌溪都快要窒息了,韩冰释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怎么办,我好想把你就地正法了。”韩冰释挑逗她。  

  凌溪看到韩冰释眼底深处的情欲,吓得她赶紧后退,真怕他是来真的。  

  凌溪的反应逗乐韩冰释了:“傻丫头,跟你说笑的。”  

  “万一你真的兽性大发怎么办?”凌溪神色警惕。  

  “你应该高兴我只为你一个人兽性大发。”韩冰释满是柔情,空气中都被他带动出暧昧的气息。  

  凌溪的小心脏按耐不住的狂跳动,脸颊绯红,不敢看韩冰释那双会勾人心魄的眼眸,干脆转身跑进花丛。  

  韩冰释眼里只有凌溪,好像天地间只剩下彼此。  

  偌大的郁金香花田,凌溪在丛中肆意奔跑,已经有好久都没有这么真心的开心过、笑过。  

  一旁的花丛间,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有一点光亮,凌溪上前仔细一看,意外发现三年前埋下的许愿瓶。  

  也许是这几年的风吹雨打,许愿瓶在泥土里露出来半个瓶身。  

  凌溪迫不及待的捡起许愿瓶:“释,快过来。”  

  “怎么了?”  

  “给你。”凌溪把许愿瓶递给韩冰释。  

  “这是?”韩冰释疑惑,说着就要打开。  

  凌溪连忙阻止他:“现在不许打开,等你回到家了再看。”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照做就是了。”  

  韩冰释看到凌溪露出娇羞的神色,更加对这个瓶子感到好奇了。  

  “我们走吧。”凌溪也不给韩冰释说话的机会,主动牵他的手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