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第39章 希望你能永远幸福快乐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喋喋小噯 1835 2016-03-24 20:16:36

    “冰释哥,今天是不是很累?”晚上,申俊希端着一杯牛奶到韩冰释房里。  

  自从两人订婚以后,申俊希和韩沐辰就正式住到了韩家。  

  韩老爷子本来想安排两人住同一个房间,韩冰释竭力反对,申俊希不想韩冰释有任何的反感,虽然韩冰释的态度很让她受伤,但最后她还是主动说跟辰辰同一个房间。  

  其实申俊希何尝不想跟韩冰释住一起,只是现在韩冰释对她还是很抗拒的,她也曾暗示过韩冰释,想给辰辰添一个弟弟妹妹,这样辰辰就有伴儿了,被韩冰释拒绝了。  

  事情没坦明以前,他们之间从来都是很轻松、很随意的,自从韩冰释知道了两年前的事以后,反而处处躲着申俊希了。  

  申俊希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又什么都不能说。  

  “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辰辰睡了吗?”韩冰释不着痕迹地退后一些,这段时间他其实非常不想和申俊希单独待在一个房间,特别是晚上的时候。  

  他也清楚爷爷和小希两个人的心思,但是他真的做不到,也不想去改变什么,秉着能拖多久拖多久的想法,最起码现阶段就这样吧。他能答应订婚,已经是做了很大的让步了。  

  “他已经睡着了,我过来看看你,第一次陪孩子玩是不是还挺累的?”申俊希微笑着,她感觉到韩冰释的疏离,她装作不知道,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不会,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韩冰释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没办法把辰辰当做自己的孩子,面对辰辰的时候,没有那种血浓于亲情的感觉,陪他玩、照顾他,就像是一个任务,更多的感觉是责任。  

  韩冰释想,也许是他还不习惯一下子多了一个儿子,亲情也是需要培养的。  

  “冰释哥,今天......爷爷问我,我们......打算什么时候才生......第二胎。”申俊希观察着韩冰释的神色,继续说,“可能......他没有看到辰辰的出生,所以有点遗憾吧,老人家嘛,就希望子孙满堂。”  

  “小希,你知道我......”韩冰释欲言又止,“这个以后再说吧,现在辰辰还小,我们亏欠了辰辰那么多,应该把全部的关心和爱护都放到辰辰身上,弥补我们对他这两年的空缺。”  

  申俊希知道韩冰释说这话是拿辰辰当挡箭牌,尽管如此,她也不好反驳什么,眼下辰辰的身体也还需要好好养。况且她也知道韩冰释心里现在还有凌溪,急也急不来,来日方长吧。  

  反正现在凌溪已经离开了,只要等她正式跟韩冰释结了婚,还怕他永远不碰自己吗。自己这么久都等过来了,不差这点时间。  

  “嗯,都听你的,那......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回房了。”  

  “好,你快点回房吧。”韩冰释说完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怕申俊希心里会不舒服,又补充道,“免得辰辰醒了没看到你,一个人会害怕。”  

  “你不用解释的,我都明白。那,释......晚安。”申俊希轻轻退出去,顺手把房门带上。  

  这是申俊希第一次这么叫自己,韩冰释愣住,有一瞬间想到凌溪。  

  静静地在房门外站了一会儿,冰释哥,我会努力改变你心里对我的定义。申俊希心里有点苦涩,却当作什么事都没有,转身离开。  

  一个转弯,差点撞到人,申俊希抬头一看是韩非炎。  

  “非炎哥,这么晚了还没睡啊。”申俊希努力扯出一个笑容。  

  “哦,我刚从外面回来。”韩非炎盯着申俊希看,内心平静,没有一丝想法。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看见申俊希没有以前那种非得到她不可的感觉了。现在的他,时不时都会想起那个倔强的女孩。明明他们才接触过一次,可自己却怎么也忘不了她,尤其是想到那次接吻的触感,软软的、甜甜的,有心动的感觉。  

  “那我回房了,你也早点睡。”申俊希微笑着离开。  

  韩非炎看了一眼申俊希的背影,没有犹豫,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随意的扯掉领带,韩非炎站到桌子前,拉开抽屉,取出一个文件袋。  

  一打开,里面赫然是他跟韩沐辰的亲子鉴定书,最下面显示父子关系。  

  ......  

  韩冰释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忍不住拿出手机,点进凌溪的主页,凌溪的头像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亮过了。这段时间他也有打听过凌溪的下落,听说她去了英国。凌轩说,她去英国学服装设计了。是啊,她是那么聪明,肯定学什么都快。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不知道她和韩非炎之间怎么样了。  

  韩冰释是可以直接问韩非炎的,但是他没有立场,也怕再把这个事放到明面上来。  

  看着手机里的凌溪笑靥如花,韩冰释自言自语:“你跑到英国去有一个原因是不是怕见到我?其实现在这样也好,我要对辰辰和小希负责。如果我们还在一起,注定要辜负你。情愿是你背叛我们的感情,也不要我来伤害你。”  

  其实很多时候,韩冰释都有一种想抛弃一切,任性一次,不管不顾去英国找凌溪的想法。但是每次一想到那天在餐厅的事,所有的冲动都冷静下来了,只要她幸福,什么都好。经过这一个多月的冷静,一开始的怨、恨,现在已经全部没有了。  

  “晚安,我爱的女孩,希望你能永远幸福快乐。”韩冰释低头,轻轻在凌溪的脸上印上一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