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第27章 爱惨了凌溪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喋喋小噯 2068 2016-03-06 14:19:46

    凌溪坐着韩非炎的车到商业街,foreverlove情侣主题餐厅,直接到她跟韩冰释两人的常包间。  

  “凌小姐,请问您要点什么菜?”  

  凌溪哪有心情吃东西,但是等会儿还要做戏:“就我平时点的那些,每样来一份。”  

  “好的请稍等。”  

  侍者一走,韩非炎大摇大摆的坐下:“看不出来,我这个弟弟平时还挺浪漫的,我以前一度以为他对女人不感兴趣呢,我对你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扮演好你该扮的角色就行了,其他多余的废话可以免了。”凌溪没好气。  

  没一会儿,侍者推着餐桌进来,一一摆放好菜肴,恭敬的退出去。  

  凌溪算了一下时间,估计韩冰释快到了,尽管再不情愿,也必须要做。一咬牙,做在韩非炎的腿上,双手自然的勾住韩非炎的脖子。  

  凌溪浑身都在叫嚣着不自在,撇撇嘴忍耐着。  

  “喂喂喂,我好歹我也是帅哥一枚,不至于这么委屈吧。”韩非炎半开玩笑,心里却有些不舒服,不过他也没去深究这一丝不舒服到底是因为什么。  

  凌溪没理他,夹了一块鱼肉送到他嘴边,正好包间的门被推开,韩冰释走进来。  

  凌溪瞬间身体僵硬到极点,差点就要拿不稳筷子。  

  韩非炎反应极快,一口将鱼肉吃下去,顺势低头吻住凌溪。  

  巨大的疼痛在胸口炸开,韩冰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这一刻就这么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接吻。  

  足足吻了有三分钟,韩非炎才放开凌溪,说实话,吻她的感觉还不错,刚刚差一点就迷失了。  

  凌溪手心握拳,有些微颤,花了好大的努力才稳住情绪,巧笑着看向韩冰释:“你来啦。”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韩冰释的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一丝起伏。  

  这是,梦里韩冰释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有那么一刻凌溪想哭,想放弃,想告诉韩冰释这一切都是假的、是做戏给你看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自己已经答应了申俊希,况且还有孩子,她做不到不去管这些。  

  “就像你看到的,我和非炎在一起了。”凌溪没有勇气去看韩冰释,转头柔情的盯着韩非炎,“我们刚认识不久,但是我发现,看见他,我的心跳的好快,我们彼此一见钟情。”  

  “对你,我很抱歉。”调整好情绪,凌溪状似无所谓的直视韩冰释:“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开心,没遇见非炎之前,我以为我是爱你的。直到我遇见他,我才知道那不是爱。”  

  听着凌溪的话,韩冰释笑了,笑声中透露着一丝悲凉,许久才停下,望着凌溪的浅褐色眸子不再有以往的柔情,说出的话却让凌溪痛得全身发颤,如果不是韩非炎紧紧抱着,此刻凌溪已经坐不住摔在地上了:“那我还真要祝福你找到真爱,你们上过床了吗?我的好哥哥,你难道就不介意她的第一次是给了我吗?”  

  韩非炎调查过他们两个,自然是知道凌溪被端木君瑶下药的事,他状似深情的凝视着凌溪:“我不介意,溪儿都告诉我了,那时候她被下了药,如果可以选择,她也不想的。”  

  哈哈,韩冰释自嘲,原来是这样,看向凌溪的眼神越发冰冷:“看样子还真是真爱,那就恭喜你们了。”  

  凌溪用力抓着韩非炎,没说一句话,她怕一开口会崩溃。  

  “我就不打扰你们恩爱了,走了。”韩冰释没有片刻停滞,拉开门,大步离开。  

  韩冰释一走,凌溪整个人像漏气的气球,一下子泄气,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  

  韩非炎抬头想拭去凌溪掉下的眼泪,被她偏头躲过去了,手微僵了一会儿随意的收回来。  

  凌溪马上起身远离韩非炎:“你可以走了。”  

  “真是个无情的女人,利用完就赶我走。”  

  “你走不走,不走我走。”凌溪很不想看见他。  

  “再等会儿,现在出去说不准还会碰见他,你想前功尽弃?”  

  凌溪没说话,也没再赶人,自己坐到一边,失魂落魄的垂眸。  

  两个人就安安静静的坐了半个小时,谁也没有说话,直到侍者推门进来询问,凌溪唰的一下站起来,直接跑走。  

  韩非炎随后起身,两手插兜:“结账。”  

  ......  

  韩冰释离开foreverlove以后,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开着车,脑子里全是刚才在包间里的一幕幕,完全没注意到自己闯红灯了,幸好对方反应快,及时刹车才没有撞上。  

  “呵,韩冰释,你现在这副样子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之前在foreverlove的时候强装的冷漠一点也看不到了,剩下的只是心痛和无助,这是韩冰释第一次尝到这样的滋味,很不好受。  

  “哲,你在哪里?叫上雨,半个小时之内到coco酒吧。”不等申俊哲反应,韩冰释已经挂断了电话。  

  等申俊哲两人到coco的时候,韩冰释一个人已经喝完了整瓶威士忌,旁边还杂七杂八的堆啤酒瓶子。  

  “你疯了,这么喝胃不想要了是吗!”申俊哲上前一把夺过韩冰释手里的酒瓶。  

  “别管我,让我喝。”韩冰释从来不曾这么疯狂过,他一直都觉得为感情宿醉的男人都是失败者,呵呵,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这么做。他现在只想好好的大醉一场,一觉醒来就可以把凌溪这个人彻底从脑子里忘掉。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和凌溪吵架了?”申俊哲想不出,能让韩冰释这么大受打击的除了凌溪还有谁。  

  “别提那个女人,我跟她结束了!”韩冰释醉醺醺的站起来,要去抢申俊哲手里的酒瓶子。  

  “怎么回事?”  

  “呵呵呵......”韩冰释根本不理申俊哲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大笑,醉过去的最后瞬间,眼角有泪水滑落,“为什么......”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韩冰释这样的男人,申俊哲和夏天雨跟他认识多年,即使是韩母的忌日都没见韩冰释这样子过,看来他是爱惨了凌溪。  

  申俊哲轻叹一口气:“我们先把他扶回去吧,我让家琪问问凌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也好。”夏天雨点点头,一人一边架着韩冰释离开酒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