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第26章 你是最好的人选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喋喋小噯 2129 2016-03-05 22:33:09

    耳边有人在说话,凌溪渐渐苏醒过来,睁眼,是一个破旧的仓库,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被绑架了。  

  “老大,她醒了。”  

  凌溪顺着声音看过去,那边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到男人的长相,凌溪蹙眉,怎么跟韩冰释有几分相似。  

  想到韩冰释,凌溪心底的痛楚又泛上来,自嘲的一笑,都什么时候了还想他。  

  “凌四小姐,久仰大名,初次见面有些失礼,还望不要见怪。”韩非炎盯着凌溪看,不得不承认,他被凌溪惊艳到了,这个女人闭着眼睛安静的像个天使,醒过来像个精灵,身上的气质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久仰大名不敢当,不过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用眼神示意被绑着的双手双脚。  

  韩非炎对此更加欣赏凌溪,别的女人要是遇见这种情况早就吓的瑟瑟发抖了,偏偏她还能坦然自若,一丝惊慌都没有:“我可是对你做过详细调查的,你是跆拳道黑带,凡是总有万一,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闻言,凌溪确信对方是冲自己来的,只是不知道是为钱还是什么,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仇家吧,当然如果端木君瑶算仇家的话。那个女人现在恨透了自己,虽然已经翻不起什么大浪,但还是要小心的,鬼点子那么多,万一又跟上次一样下药怎么办。  

  凌溪抬头,直视着韩非炎:“你是端木君瑶派来的。”  

  “端木君瑶?呵呵呵......”韩非炎不屑的轻笑,“一个小小的端木家也敢使唤本少爷,更何况现在已经是一艘破船。”  

  “既然你跟端木君瑶没有关系抓我做什么,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我们之间确实没有恩怨,我抓你来是为了一个人。”  

  “谁?”  

  “韩冰释。”  

  凌溪一怔,此刻两人的距离比较近,看得更真切了,这人还真是跟韩冰释有几分相似:“你跟冰释是什么关系?”  

  “我跟他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那你抓我干什么?”  

  “谁让你是他的女人。”韩非炎蹲下,平视着凌溪,“你确实是个不错的女人,只可惜你跟他们一样,选择韩冰释。”  

  “他们?你在说谁啊?”  

  “老爷子、老头子。”还有小希,后面半句韩非炎在心里说。  

  “韩家的人。”凌溪懂了,又是豪门里你争我夺的戏码,“这跟你把我抓过来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是打算拿我来威胁韩冰释吧,简直可笑。”  

  “怪只怪你堂堂凌家大小姐要选择跟他在一起,现在在韩家,老爷子看重他,老头子一心想把整个韩式都给他,我算什么,你再跟他在一起,凭你凌家的本事,我还有什么翻身之日。”  

  “自己不如人就在背后搞小动作,难怪韩家会看重他。”  

  “你说什么!”韩非炎生气,用手捏着凌溪的下巴,“你这个臭丫头,你要搞清楚,你现在是在我手里,信不信我让你尝试一下**的滋味。”  

  凌溪冷笑,语气比韩非炎更狂妄,更傲慢:“有本事你就试试,敢动我一下马上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这个女人还真有意思。”韩非炎不怒反笑。  

  “你不就是忌惮凌家的势力,才担心我和韩冰释在一起吗,若你动了我,你觉得凌家还能放过你?”凌溪语气笃定的反问,“别说什么你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凌家不是你能小看的。”  

  这句话倒是不假,韩非炎也不想和凌家结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要是真把凌溪怎么样,哪天凌家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对付自己呢,凌家那几个男人都不是好糊弄的。  

  “其实,你不过是担心我跟韩冰释在一起,凌家会成为韩冰释一股重要的力量。”凌溪看着韩非炎沉思,知道自己刚才的一番话起作用了,趁热打铁,话锋一转,“如果我跟韩冰释不在一起了呢?”  

  “你以为你随便说两句我就会信你了?”  

  “信不信随你,不过我确实决定跟韩冰释分手了,如果不是你搅局,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说这话的时候,凌溪心里撕扯一般的痛,面上却一脸轻松,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为什么?”  

  “这跟你没有关系,你要的只是我们之间不再有瓜葛这就够了。”  

  “我怎么能相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其实韩非炎心里是相信凌溪说的话的,她刚从申俊希那里出来,随便一想就知道申俊希找她有什么事,加上绑她过来的时候,她一路那么伤心欲绝的表情不是作假的。  

  “与你相遇好幸运,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正在这时,凌溪的手机铃声响起。  

  “老大,是韩冰释。”  

  铃声还在响亮的唱着,凌溪的反应明显不再像刚才一样盛气凌人,心里忍不住悲戚,这首歌还真是应情应景,如今的自己确实没有了再为韩冰释流泪的权利。  

  “挂掉他。”韩非炎吩咐。  

  “等一下。”凌溪打断,“让我接,你不是不相信我跟他之间断了吗,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犹豫了一会儿,韩非炎倒是想看看凌溪想怎么做:“松绑。”  

  “是,老大。”  

  凌溪手脚一得到自由,马上抢过小五手里的手机,接听,按下免提:“释。”  

  “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  

  “手机放包里没听见。”  

  “那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去吃饭。”  

  “释,我......我在商业街,你到老地方来找我吧。”  

  “好,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凌溪挂掉电话,抬头看着韩非炎,眼神坚定,“帮我一个忙!”  

  韩非炎挑眉:“你要做什么?”  

  “你是他哥哥,你们之间的关系又这么水火不容,你是最好的人选。”  

  稍一细想,韩非炎就明白凌溪想做什么了:“你确定要这么做?不后悔?”  

  “这正不是你所希望的吗,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到底要不要帮?”  

  “帮,当然帮。”  

  “那就快走,要赶在他前面到才行。”凌溪率先走人,她和韩冰释之间要分开,除了这个办法她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方法能让两个人断掉,又不会让韩冰释怀疑其他。  

  申俊希应该很快会把事情告诉他的,既然自己答应了申俊希,她不能让他把自己的离开跟孩子的事联系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