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第18章 必须赶紧行动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喋喋小噯 2075 2016-02-25 13:33:32

    当凌溪、凌灵两姐妹回到宴会大厅,韩冰释等人也到了,正东张西望的找人,目光触及到凌溪的身影,眸光不动声色的露出一抹宠溺。  

  韩冰释今天一身黑色西装式礼服,剪裁得体,整个人看上去更加高大英俊,惹得宴会上的女子频频侧目。  

  凌溪自然也看到韩冰释了,不断有人去跟他搭讪,气不打一出来,自己在一边小声嘀咕:“花蝴蝶,哼,就知道招蜂引蝶......”  

  “你嘀嘀咕咕在说什么呢?”凌灵眼神一扫,看到韩冰释,瞬间了然,在心底里偷笑,拉着她过去,“冰释,你们来啦,这几位是?”  

  夏天雨等人纷纷介绍自己,凌灵笑着打招呼,却不禁感到奇怪,这个申俊哲身后的女生干嘛躲躲藏藏的:“你女朋友吗?”  

  女朋友这三个字听得舒心,申俊哲笑的得意洋洋:“是啊。”  

  “那怎么一直躲你后面?”  

  凌灵的话引起凌溪的注意,目光朝申俊哲背后看去,这熟悉的身影只一眼便认出来了,我说这小妮子怎么这么晚不见人影,原来如此:“看都看见了,还躲什么。”  

  麦家琪先是探出一个脑袋,不好意思的笑笑:“表姐,生日快乐。”  

  凌灵没想到会是麦家琪:“你这丫头躲躲藏藏干什么?表姐难得回来,怎么?不想见我?”  

  “我怎么会不想见你,还不是......”麦家琪拿眼神瞪身边的人,都怪他,早知道就先不答应他了,非要拽着自己当女伴,被表姐抓了个现行。唔,好害羞。  

  凌灵恍然大悟,无奈的笑笑,这两个丫头真是,一个德性:“我懂我懂。”  

  这略带笑意的眼神,耐人寻味的语气,麦家琪囧。  

  众人说说笑笑,申俊希站在一旁有些不是滋味,第一次觉得自己已经离开这个集体了,就连自己的哥哥都是如此。尽管周围欢声笑语,但是这些欢乐却跟自己无关。不,不能这样,看样子必须赶紧行动。  

  申俊希饮下一杯酒,心烦的走出宴会大厅,不想看见韩冰释跟凌溪两个人互动,甜甜蜜蜜,那本该是属于自己的一切,现在全被凌溪取代了,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下来,原本的信心满满已经不复存在,冰释哥对凌溪的感情她看在眼里,她是真的慌了,想到这一刻连忙拿出手机打给国外的蓝乐乐。  

  蓝乐乐这头还是深夜,彼时睡得正香,被铃声吵醒,又怕吵到孩子,赶紧爬起来找手机:“喂。”  

  “乐乐。”  

  “俊希,你怎么这么晚打给我?”听到申俊希的声音,蓝乐乐清醒了几分,虽然两地有时差,但平时两人联系的时候,申俊希从来不挑这边夜晚的时候打过来,难免担心,“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乐乐,你带辰辰回国吧,我等不了了,我已经决定把所有事都说出来。”  

  “之前不是说再等一段时间吗?”  

  “我不想等了,不想每天看着他们两个卿卿我我,那本该都是属于我的,凭什么要我等,我现在就要把冰释哥抢回来。”  

  “那我明天一早就买机票带辰辰回来,到了联系你。”  

  “好,麻烦你了,回来请你吃饭。”挂断电话,申俊希心里还是一阵惆怅。  

  “小希?”  

  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申俊希回过头来,一眼就看见韩非炎:“非炎哥哥,好久不见。”  

  “小希,真的是你,我刚刚看见这里站着一个人,差点没认出来。”韩非炎一脸惊喜,“你变得更漂亮了。”  

  “你也变帅了啊,非炎哥哥,你也来参加凌家兄妹的生日宴?”  

  “是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我联系。”  

  “我这不刚回来,事情还有点多,时差都还没到回来,来不及跟你联系嘛。”  

  韩非炎之所以来参加凌家兄妹的生日宴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凌家在商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能跟凌家攀上交情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件好事。第二个是因为前些时间,手下有人查到韩冰释正在跟人在交往,疑似是凌家人,可是韩冰释的保密工作做的很严,外界基本没人知道,又加上凌溪的身份一直不曾共开,所以还不是百分百确定。韩非炎此次前来也是为了搞清楚跟韩冰释交往的女子到底是不是凌家人。如果真的是,他必须做点什么,绝对不能让韩冰释跟凌家扯上关系,否则自己要扳倒他怕是不容易。  

  韩非炎,是韩冰释同父异母的哥哥,从小就跟韩冰释不对盘,一方面是因为韩父更看重韩冰释,另一方面就是因为申俊希。  

  他喜欢申俊希,一直以来都是。以前在韩冰释没到韩家之前,小俊希都是跟在自己后面,软绵绵的声音喊着非炎哥哥,很是受用。韩冰释回到韩家以后,一切都变了,韩父总是在自己面前夸他聪明懂事,将来一定比他有出息、有成就,还把他当接班人培养。韩非炎心里当然是不服的,接着小俊希认识韩冰释以后也不再粘着自己了,所有一切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部变成韩冰释的。长大后,身边所有人都在拿他跟韩冰释比较,久而久之,心里的韩冰释的怨恨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韩非炎的心思是比较深沉的,他善于伪装,尽管再不想看见韩冰释,在老头子没把家产传到自己手里都不会轻举妄动。面上对韩冰释也是笑脸相迎,不露出一丁点不满的神色。他一直在筹备,在布置,就等着有一天老头子下台,就可以彻底除掉韩冰释。韩家、韩式集团就都是自己的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伪装是天衣无缝的,他可以瞒过韩父,却瞒不过韩冰释,瞒不过韩老爷子。  

  其实韩冰释一直在暗地里防着他、调查他,既然他想装,韩冰释就陪他装,任由他蹦跶,也不拆穿他。只要他不触及到自己的底线,都任由他去。毕竟他是自己的哥哥,虽然韩老爷子更看重自己,但是韩非炎到底是他亲孙子。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两个孙子窝里斗。韩冰释可以不在乎韩父怎么想怎么看,但他对韩老爷子却是十分敬重、在乎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