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第3章 趴着遭殃

花季爱恋,我的千金小姐 喋喋小噯 2963 2016-02-15 18:13:52

    “嗯~吧唧~”不知道是在梦里梦见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凌溪砸吧了两下嘴,说不出的可爱。  

  阳光下,女孩安静地趴着睡觉,长发随意散落在肩上,几缕发丝垂落在白皙的小脸上,小巧的鼻子微不可见地拱了拱,如樱花般的唇瓣勾起似有似无的弧度,周身散发出慵懒的气息,无一不是吸引着韩冰释。  

  “家琪你快看,释少爷一直盯着溪儿看呢。”安然心里是止不住的激动啊,释少爷竟然和溪儿同桌哎。  

  麦家琪却是有一点担心,毕竟韩冰释不是普通人,接近他对于溪儿来说未必是件好事,只怕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呢:“你那么兴奋干嘛?人家看的又不是你。”  

  “你笨啊,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说不定溪儿和释少爷之间会有戏呢。溪儿那么漂亮,我觉得只有像释少爷这样完美的男人才配得上溪儿,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如果在一起会很般配很养眼吗?光是想想这画面就好有爱啊。”  

  麦家琪白了一眼花痴样的安然,突然想起端木君瑶,一眼看过去,果不其然,这女人正一脸咬牙切齿地看着这边,还有其他人都是有意无意地朝着这边偷看:“唉,我已经可以预见溪儿的麻烦了。”  

  “啊?麻烦?什么麻烦?”安然一脸呆萌,显然不明白麦家琪说的什么意思。  

  一上午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情况下悄悄过去。  

  “铃铃铃~”突如其来的下课铃吵醒了睡得正香的凌溪,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舒服地伸了伸懒腰:“下课啦。”  

  安然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不停地朝凌溪眨眼睛,可惜这大小姐睁着略带迷茫的大眼睛,显然还没注意到身旁的人:“你眼睛抽筋啦。”  

  安然在心里默默吐血:“家琪、溪儿,我先走了,回头联系。”也不等凌溪说话,就自个儿拿起东西跑路了。  

  凌溪一脸摸不着头脑,刚想问问麦家琪,余光不禁扫到一道身影,转头的瞬间即刻震住。说实话,凌溪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双棕色的眸子触不到底得深邃。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又有着他独特的邪魅与感性。哥哥们已经算是极品了,这人比哥哥们还要好看,这五官到底怎么长得呀。  

  再说韩冰释,心里郁闷是有的,这丫头也太能睡了,她是猪吗?不过这会儿见她这么近距离地盯着自己看,心竟然没来由得一阵跳动,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懂此刻的心跳是因为什么。两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谁也没有出声说话。  

  “咳咳~”麦家琪见俩人这么一直看下去也不是办法,身后一帮人这么虎视眈眈地盯着,空气中都能闻到火药味了,故意出声打断这怪异的气氛。  

  成功收回凌溪的视线,只是静静扫了一下整个教室,联想到早上众人议论纷纷的事,马上就想明白这人的身份。凌溪有点郁闷,人家躺着遭殃,自己是趴着遭殃,一觉醒来这是要变天的节奏啊。这还是教室吗,整个一战场了,凌溪相信,在场百分百之九十九的女生都恨不得掐死她,另外的百分之一就是麦家琪了,怎么就突然飞来横祸了呢?  

  “走吧。”凌溪漫不经心地拉着麦家琪离开,走之前还瞪了韩冰释一眼。  

  韩冰释被瞪得有些不明所以,见凌溪一走,自己也没必要待下去了,不凡地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我们也走吧。”  

  从头到尾申俊哲和夏天雨两人都是含笑不语,本来前两天晚上释突然让他俩陪他来银辉,两人一直很惊讶,问他又什么都不说话。经过这半天的观察,算是有点眉目了,八成是跟那个叫凌溪的女孩有关。而且刚刚凌溪瞪了释一眼,释竟然没有生气,连一点不愉快的情绪都没有,这很不正常啊!  

  韩冰释等人一走,教室里瞬间又七嘴八舌起来。  

  “凌溪真的好幸福哦,竟然可以坐在释少爷身边。”  

  “为什么不是我?啊~好伤心。”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不也没说话嘛,来日方长,总有机会接触释少爷的,到时候我就第一个踹走凌溪,让她离释少爷远远的!”  

  “可是现在还是好羡慕凌溪啊。”  

  “你们说释少爷怎么会坐到凌溪身边去了?该不会是看上凌溪了吧?”  

  “不可能!释少爷绝对是随便坐的,你不要瞎说了,凌溪之前肯定见都没见过释少爷,再说释少爷的眼光可高了。”  

  端木君瑶此刻心里是恨不得把凌溪大卸八块的,凭什么这个小贱人可以靠近释?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更进一步,一点苗头都不行!小贱人,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既然你不听,我端木君瑶一定整到你在银辉待不下去,看你还怎么勾引我端木君瑶看上的男人!  

  ......  

  一路上,麦家琪已经好几次欲言又止了,凌溪实在看不下去:“家琪,有话你就直说嘛,干嘛想说又不说的。”  

  “我想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你说那个韩冰释怎么想的,那么多女生眼巴巴地瞅着,为什么非选中你呢?”  

  “这话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啊,谁知道他怎么想的,还有什么叫选中我啊,只是一个座位而已,听着怎么跟选妃似的。”  

  麦家琪看凌溪还有闲心开玩笑,就知道她又开始没心没肺,总是对什么事都不上心:“你跟那韩冰释之前有接触过吗?”  

  凌溪举手做发誓状:“当然没有了,我平时连关注都没关注过他,我还莫名其妙呢,一觉睡醒就成了女生公敌了。想想她们刚刚的样子,一个个巴不得吃了我,真是冤枉死我了。最夸张的就是那个端木君瑶了,她看我的眼睛都冒火了。”  

  “也对哦,依我看这端木君瑶接下来肯定要处处针对你了,本来她就跟我们不对眼,现在估计更加变本加厉了。”麦家琪有些担心。  

  “怕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她端木君瑶敢来招惹我,势必要让她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哟哟哟,凌大小姐好厉害啊。”  

  “好你个家琪,现在都敢笑话我了,欠收拾了吧。”两个人笑闹着追逐,跑累了就并排躺在草地上。微风轻轻吹拂,谁也没有打扰这片刻的安宁。  

  ......  

  “释,你就不跟我们说点什么吗?”为了八卦,夏天雨拉着申俊哲一路跟着韩冰释回公寓。  

  “说什么?”韩冰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随意地斜靠在沙发上,这样子说不出的诱人,要是被那帮花痴女看见又要尖叫声不断了。  

  “我说你为什么突然要到银辉,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哦,那个凌溪长得确实还不错。”  

  “我只是还不想那么快接管公司而已,家里老头子最近催得紧啊。”韩冰释翘起二郎腿,他只是觉得那丫头有意思而已,但那也仅是感兴趣,并没有别的多余的情感,至少现在没有。  

  “哦~是吗?那你对那凌溪就一点想法也没有吗?”见韩冰释沉默,似是仔细在想这个问题,夏天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生怕错过一丝动静。  

  “给你两个选择,一个老老实实地坐着,第二个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扑哧~”申俊哲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惹来韩冰释一个冷眼,“释,其实说真的,不止雨,我也觉得你对那个凌溪的态度明显不一样,换做以前要是有人敢瞪你,你早就一把丢出窗外了。”  

  韩冰释缄默不语,在他看来女人这种东西见了他从来都是倒贴的,而凌溪只是跟别的女生不一样而已。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压根没有看他,直接无视他,今天更是胆大包天,印象中从来没有人敢瞪他还能安然无恙的,她还是第一个。这么说来,自己对她确实是不同,但这也没什么:“你们两个很闲是不是?”  

  “我们两个也是关心你,这么多年也没见你身边有过哪个女人,有时候连我们都要怀疑你是不是真有断袖之癖。”夏天雨不怕死地开口。  

  这话一说完,申俊哲不动声色地退到门边:“时候不早了,我还是先回去了。”  

  空气中充斥着危险的气息,等夏天雨意识到已经来不及了:“嘿嘿嘿~开玩笑开玩笑的。”  

  韩冰释不紧不慢地起身,整个人发出一种威慑天下的王者之气,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笑容:“开玩笑?我看你最近是皮痒了、骨头酥了,想我给你松松筋骨。”  

  “我错了!我真错了!我才是断袖,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一般当真。”一边叨饶,一边脚底抹油,快速开溜。  

  “这臭小子。”人一走,韩冰释反复琢磨两人的话,久久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