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一叶之夏

第七章 陷害修禾

一叶之夏 柚子麻麻 2278 2016-07-18 23:48:32

    似乎是在刻意回避叶然,夏铭城没给她开口的机会,下课玲一响,直接起身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出了教室,头也不回,任凭她在后面抓狂追赶,“喂,你给等等。”  

  “叶然。”  

  听到李妍希的声音,叶然才停住了脚步,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又折身快步走来。  

  “妍希,你昨晚到哪去了?怎么一个晚上没回来?还有,你今天为什么跟夏铭城一起来的?难道你们昨天......”  

  “不是啦。”李妍希如往常一样挽着叶然的胳膊,“昨天我妈来这儿办事,我就去看她了,刚好碰到下雨,所以就在我妈那过夜了。我跟夏铭城一起来纯粹是巧合。”  

  “可我打了好多电话给你。”  

  “昨天那么大的雨,我淋了点雨,手机也进水了,死机了。诺,你看。”  

  “好吧,害我担心了一夜。”  

  “对不起啊。”  

  “你没事就好。”叶然想到分组的事情又不由得叹了口气。  

  “怎么了?”李妍希问。  

  “还不就是夏铭诚啊。”叶然垂头丧气,很是无奈,“我不想和他一组啊,太别扭了,本来都跟修禾说好了,不知道夏铭城是吃错了什么药,非要搅和进来。”  

  “叶然,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原本是要跟张修禾一组的。”  

  李妍希的话倒是提醒了叶然,现在他们俩是一组。  

  “妍希啊,你为什么突然会跟老师说要和修禾一组呢?”  

  “你是不是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我早该想到的,你们关系那么好。只是当时你已经分组了,张修禾口语也不错,就想着能让他带带我。我估计张修禾肯定心里也是不愿和我一组的。”  

  李妍希低着眉,一副歉意的表情让叶然看了有心疼,她赶紧解释道,“你说什么呢,我生哪门子的气啊,我是气夏铭诚呢。不是你,别想多了,你跟修禾好好准备,他口语不错,你也不差啊,你们肯定行的,加油。”  

  “恩。”  

  原本还想着去说服夏铭诚和妍希一组,现在是不可能了,否则妍希又要胡思乱想了,罢了,既然这样,也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了。  

  上午还有两节体育课。叶然选修的是轮滑,李妍希选的是健美操。两人回宿舍换了衣服后就各自去了上课的场地。  

  体育课不分学院,全校同一年级的学生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选择。上轮滑课的多半是男生,而且大多是男女比例几乎可以达到9:1的理工科学院的男生。叶然到现在都还记得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当她走进轮滑场地时,男生们过分的近乎夸张的热情。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时间长了却也相处得不错,对于他们每次看到女生就一副像狼看到羊的样子也能接受了。  

  叶然的平衡感一向不好,连她自己都不记得到底摔了多少次,直到小腿上遍布伤痕,膝盖也擦破了皮后,她才终于学会了滑行。  

  每当叶然摔跤的时候,总有男生问她,“你一个女孩子,不去选健美操或者是瑜伽之类的,为什么偏偏要选轮滑呢?”  

  每每这个时候,叶然都只是笑笑不回答,拍拍身上的泥灰之后,又继续练习。时间长了,他们也不再问了,但每次她摔倒了,总有人立即跑来将她扶起,鼓励她加油。  

  但是,今天的轮滑课程却又让她犯难起来。今天要学习的是过桩!  

  “我们先从最简单的一级动作开始,一级有五个动作,正蛇,正剪,后蛇,倒剪,fish,我先给大家示范一遍。”  

  叶然光听这几个名字都觉得头大,再看看体育老师麻溜的动作,可为什么在她看来却觉得无比艰难呢。  

  “现在我来给大家讲动作要领……”  

  一节课下来,眼看着大家都掌握得七七八八了,可叶然连一个动作都还没有练会!看来只能利用下课时间再多加练习了。  

  体育课结束,叶然提着重重的轮滑鞋,拖着沉重的步子,低着头边回想着老师上课是讲的动作要领,直到一头撞上了一具结实的身体。  

  “对不起,对不起。”叶然也不管撞的是谁,立即低着头连声道歉。  

  “你在学轮滑?”  

  哎?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叶然投头,夏铭城正挑眉看着她。犹如条件反射般,叶然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你怎么在这?”  

  夏铭城果断丢给她一个白眼,“这是学校,是公共场合,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  

  “那你待这吧,我走了。”  

  她还没走出几步,夏铭诚一把将她拉到跟前,低头看着她,“你就这么讨厌我?每次见到我都迫不及待地要逃走?”  

  讨厌?叶然看着眼前这张俊俏的脸庞,不,她并不讨厌他,她只是不喜欢他每次靠近自己时,身上带着的强势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总能让她感到无所适从,只能逃跑。  

  “我……”  

  夏铭诚突然有些害怕真的从叶然口里听到“我讨厌你”这几个字,还不等她说完,又急急地打断她,“你昨晚为什么不来看我?”  

  跟不上他跳跃性的思维,叶然完全被他的问题搞得莫名其妙,去哪看他?好端端她为什么要去看他?  

  叶然一脸疑惑,可在夏铭诚看来,不过是在为逃避他的问题装傻而已,而这样的故作掩饰更加令他受伤,“别装了好吗?我可没让林子阳给你发信息,都是他多事而已。”说完后,夏铭诚将脸撇向一边,颇有些小孩生闷气的样子。  

  “夏铭诚,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什么去看你?什么信息?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开始说胡话了?”  

  “你才受刺激了。”夏诚对她做了个嫌恶的表情。  

  叶然只当他是心情不好找自己发气,也不想和他再纠缠,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想先离开,“好,就当是我受了刺激了。修禾还找我有事,我先走了。”  

  哪知她刚抬起脚就被夏铭诚一把拉住,恶狠狠地咆哮道,“张修禾张修禾,你就知道张修禾,他有什么好,让你一刻都离不开她,啊?”  

  “他就是好,哪都好,哪都比你好!”叶然被夏铭城没由来的怒火给惹毛了,她涨红着脸,瞪着圆圆的眼睛,也狠狠地回敬道。  

  夏铭诚面色铁青,握紧拳头,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尽力压制住心头的怒火,而后望向叶然的眼神冰冷,轻蔑地哼了一声,“别忘了,张修禾可是一个拳头直接打得我昏倒住院,如果我把这是告到教务处那,你觉得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呢?”  

  叶然惊讶地张了张嘴巴,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夏铭诚住院?因为昨天张修禾打的一个拳头?  

  “你胡说!这怎么可能?你一个大男人挨了一拳就能住院了?你也太卑鄙了,居然找这样的理由来陷害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