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触摸你给的伤

第六十四章 因为你懂我

触摸你给的伤 微爱纯 3014 2016-03-29 16:34:47

    “你太坚强了,不是嘛?”沉默少许,艾炎子的目光会不由自主地泛着伤感,忧柔的媚眼承载少许泪光,“我一直在想一个人假装坚强久了,是不是就真的能坚强,百毒不侵?那是不是一个人哭了就表示她脆弱?”

  “我会哭,不是偶尔,是有好多次。”

  “喜欢好姐妹喜欢的人,选择喜欢的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些看起来都好幸福。可是,你真的幸福嘛,你放弃你不得不放弃的人,在夸张华丽下成一个坏人,被人背后指点的坏人。还有,门第关系,你现在要一个人承受欺辱,避开纷扰。替诺陌希想尽了你能想的,为他做了你所能做的,恋路,你现在不是在走向尽头,而是刚刚开始,”艾炎子就算有再好的修养,此时脸上也挂不上笑容,脸色发白,紧紧的抿着唇,半晌才深吸一口气,“你什么时候会感到疲惫,什么时候会崩溃?”

  “我一直觉得好累,却不会受不了,我好像不会。”

  “为什么?”

  沐筱琪睨着他的眸,秀眉轻轻动了动,“因为你懂我,”

  “我承担的就少了一半,真的,突然间,我不再觉得孤独和心痛。就因为你懂我,”

  艾炎子自觉地闭上了嘴,微微的扬起嘴角,两人就静静地站在护栏网下,听着清脆的溪水声,不骄不躁却充满激情,给人一种安抚心扉劝慰的力量。

  诺陌希望着窗外,处处张灯结彩,条条大街都像是在张罗喜事。

  司机见诺陌希疑惑的眉头,忍不住插嘴道,“少爷,今天是喜庆的大日子。过年了。”

  “过年?”让人眼前一亮,一副喜庆、热闹的景象令诺陌希陷入沉默,相爱这个词,虽美,但太心酸,就像我想给你打电话,却不敢听见你的声音一样。

  “你说这大过年的,你喝这么多酒还不是折磨自己!”枝肖欣把艾晧商扶起,给递上开水,一边温柔的说着,“多伤身!”

  艾晧商看到枝肖欣紧张的样子,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温暖,“唉,想到自己不孝,心里难过就多喝两口!这么多年,也委屈你了。”

  “我从没觉得委屈,妈妈也是因为放不下过去,我们做子女的,要体谅她。”

  “是啊,对了,你觉得陌希怎么样?离订婚的日子也没几天了!”

  枝肖欣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虽说生性冷漠,不好交往,但遇事冷静,稳重,渊博睿智,就拿上次餐会的事来说,他懂得豁达直言,又懂得把握这‘谦恭’二字,这份谨慎不失自然的拿捏着实让我欣赏。”

  “你这翻赏析,他是当之无愧。换做炎子也未必做得到这‘大巧若拙’!只是,恰是这种人才让人心生畏难。”

  “你是说学校那事吧?”枝肖欣突然话锋一转,语气也严厉起来,“竟然他们不动声色,万事不表于情,我们也不能撕破这层面说开吧!这 调教 儿子的事自然是做父母该操的心。”

  “但愿吧!该准备准备去诺家。叶子,今天在家嘛?”

  枝肖欣不急不忙的拿过佣人递来的毛巾擦拭着他的额头,挑眉,“出去了,刚打电话回来,说和陌冉直接去诺家了!”

  “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顺其自然吧!”

  “陌冉姐,”艾叶子忽然间停了下来,诺陌冉回头就见她用手指了着隔楼的房间,“那是陌希的房间嘛?”

  “嗯,是禁地。”诺陌冉也停下了步伐,淡淡的说着,微笑的牵起她的手走上小木板,艾叶子重新转过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只觉得一室都是寂寞冷清,让人看着就不舒服。

  阔静的房间里,艾叶子坐在靠窗的平台上,手中捧着一杯香醇的奶茶,“房间真好看。”

  诺陌冉抬起眸子,娇柔地横一眼发言人,秀眉微挑,调侃道,“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子,怕是丢路上了。”

  诺陌冉的话打断艾叶子的思绪,顿时松了口气,望向她副似笑非笑的脸,“也没什么。只是在想什么时候吃饭,吃饭时该说些什么,怎么做才不失礼!”

  诺陌冉静静听着,迷人的笑着走上去,脸上带了几分苦涩,“才发觉,这才是最重要的!心系一个人,这后知后觉就像现在。”

  “面对陌希,我从一开始就很主动。有一秒钟的迟疑。”艾叶子脸色有几分尴尬,又略带了一些羞红,“他在我的心口上,就算放下全世界,也放不下他。”

  诺陌冉楚楚动人的眼眸有几分淡淡的忧愁,没有流露在脸上,可人的微抿着双唇。

  “我清晰的记得他说的第一句伤人的话。”‘惩罚就是吻你的时候我想着她,’艾叶子带着几分沉思的低下了头,再开口时却明显的舒缓了几分语气,“至那以后,他留下让我想念的唯一理由,头也不回的。”

  “其实喜欢一个人是没有条条框框,是毫无章法的,当遇见了那个人,你才能在他身上说出一些标准的形容词。”

  “砰砰~”随即,门被打开了,一个佣人的的声音飘了进来,“小姐,晚宴要开始了。”

  “嗯。叶子!”

  艾叶子放下茶杯,无暇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嗯!”

  修长的长腿被纯黑西装裤包裹,裤腰带以上的肌肉线条突出,看起来十分扎实,有力。诺陌希取下一件纯棉的白色低领打底衫,走出衣间见房外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墙前徘徊。

  “是禁地呢,”说到这里,艾叶子紧皱着眉头,闭紧双唇,狠狠地敲打了一下玻璃,“算了。”

  “干嘛要算了。”

  艾叶子惊慌的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只见诺陌希深邃的眼眸注视着自己,冷酷的倚靠着门边, 帅气挺拨的身姿,发达的肌肉,尤其是块状的胸肌和腹肌,给人的第一感觉是结实、高大、有力量,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么回来了,我没有探出头啊,这么隐秘,”

  “你要不要进去,从里面看向这外面?”诺陌希若无其事的将衬衣套上,眼睛里充斥着冷意。

  “不用,”艾叶子似乎因为懊恼的而锁深了眉头,明明已经足够小心了,“对不起,”

  “进来!”诺陌希单手撑在墙玻璃,高大的身影压在她眼前,凉薄的嘴唇紧抿着,一双蓝眸死死地盯着她,“进来吧,”

  “不,不用了。对不起,”艾叶子满脸的做贼心虚,低低嗯了一声,用力的推开他的手臂快步跑下楼梯。

  诺陌希淡漠的垂下眼眸,听着那急促的跑步声,轻蹙着眉峰,嘴角勾起不屑的弧度。

  艾叶子奔向大厅就看见所有的大人都坐在沙发上,便走上前腼腆的说道,“叔叔阿姨,新年快乐!”

  那云佳从身后的佣人手里拿过红包,起身交到艾叶子手上,和气的说道,“新年快乐,乖孩子!”

  “谢谢,阿姨!”

  “叶子,你怎么脸好红啊?”诺陌冉不解地看着艾叶子通红的脸,疑惑地问道,“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艾叶子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脸,嗫嚅着说,“可能,可能因为跑步了吧!”

  诺陌冉微微点了点头,还是觉得很奇怪,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艾叶子说完羞涩的跑到枝肖欣身旁坐下,不敢面对诺陌冉,生恐她瞧出了端倪。

  诺威钟低沉的开口说,“吃饭吧!”

  “陌希还没下。”

  诺陌冉谨慎的开口,还没说完就被诺威钟深沉的声音打断了,“他刚回来,有得闹腾时间,总不能让长辈等着!”

  “爸!”此时,诺陌希穿着清新的白衬衣,散发着淡淡的青春活力出现在众人眼前,艾叶子羞怯的偷看诺陌希,好看的俊脸,还有比刚才多的一件深蓝色无领外套。

  诺陌希不冷不热的看向艾叶子,邹起眉头不悦的说道,“不是说好等我?”

  “呵呵,好了,吃饭吧!”那云佳缓缓吁了口气后,才说接声说道,“小孩子闹热的!”

  “你这孩子。”枝肖欣怜爱的拍了一下艾叶子的手背,艾叶子猛地摇着头跟在她的身后,“不是那样!”

  诺陌冉笑吟吟的走到诺陌希身边,诺陌希英气的眉微微一抬,望了一眼傻笑的诺陌冉,就没在理会。

  “新年快乐!”

  “你也是,”沐筱琪的语气平静的像是说家常话,目光盯着窗外,“新年快乐!”

  侑圣宇深吸口气,神情忧郁,“我想送你一件事,当新年礼物,你想知道嘛?”

  沐筱琪看了一眼驾驶座的艾炎子,垂下眼眸轻描淡写的说道,“什么事?”

  “新年快乐!”众人纷纷放下酒杯,正当享受可口美食时,诺威钟露出一丝笑意,和声说道,“再过几天我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

  艾晧商接下话中话,显得十分朗爽,“这就见外了,已经是一家人了!”

  “圣宇,”沐筱琪听着手机里的一阵沉默,更加疑惑不解了。

  艾炎子回头看了一眼锁着柳眉的沐筱琪,红唇微启,“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