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触摸你给的伤

第六十二章 十年后

触摸你给的伤 微爱纯 3310 2016-03-27 19:35:21

    “不可以嘛?”

  “不是~”沐筱琪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结巴的回答道,“你,你就在我的身边,为什么要想你?”

  “你,不开心的眼,”艾炎子居高临下的低头垂眼望着沐筱琪,“总是在播放着悲伤喜悦,我看不下去。”

  艾炎子五官的线条柔和,气质内敛,声音也很温和,就连笑容也令人感到暖暖的,让人感觉很舒服。

  “你也出点声好不好,睡觉的时候念着虞媗,吃饭的时候看着陌希,不要那样。你就答应吧!”

  沐筱琪顿了一下推开艾炎子,木然地点点头,“我让你不愉快的话,我会努力。”

  “请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努力什么的就不要说了,那只会更在意。忽悠谁呢!”

  “你好奇怪啊,知道。我答应!”沐筱琪嘴角边泛起浅浅的微笑,‘去’啐了一声后,直接绕过走开。

  “真的?”

  沐筱琪无语的转过身伸出小拇指,“不相信,那就约定。”

  “不用了,好土!”艾炎子翻了一个白眼,小跑上前,修长的手臂迅速搭在沐筱琪的肩膀上,“走吧,把该结清的结清,重新出发。”

  “那他们要是还在饭店?”

  “那我们就偷偷把车开走,事情就他们负责。”

  “你好过分,哈哈……”

  两个勾肩搭背,嬉戏的身影看起来很有爱,男才女貌,一阵阵欢笑声澈响在巷子里。

  阳光明媚的早晨,安夜汐不顾看护的阻拦闯进房间里,见蓝虞媗梨花带雨,伤心欲绝的坐在地上,“虞媗,你没事了吧?Doctor说你没事了,别哭了。你应该开心才对!”

  蓝虞媗无法的停止抽泣,闭上眼睛伸手抹掉泪水,令人心疼。

  “Are you OK?”Jane跑进来不解的说着,“Could you tell me what's the matter with she。”

  “Jane,Can I have some paper towers please?”安夜汐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受惊的情绪,“没事了,现在没事了。对不起。这么迟才来。”

  蓝虞媗一听,用力扑进安夜汐怀里,更加放肆大哭。

  安夜汐感受得到怀里的人儿情绪很激动,和她那轻微的颤抖,“没事,没事了。没事~”

  飞机滑过跑道时,犹如一只掠过海面的海鸥冲向蓝天,飞得那么稳,那么自在。

  “回国之后将安排在虞媗身边的人撤掉。”左如风淡淡的说道,语气轻描淡写。

  “少爷,突然间这是?”老渔的眉头微微一皱,奇怪的望着左如风,“做这样的决定,会不会不妥?”

  ‘你移情别恋了,对嘛?你不喜欢我了,却喜欢上诺陌希。’

  左如风忆起往昔,深邃的眼眸,清淡无痕。

  “我是不是喜欢你,有没有移情别恋,你不是比我还清楚嘛?”

  “的确。我不需要她。”左如风很随意的说着,看着窗外一朵朵白絮似的云团。

  老渔暗暗叹了一口气,本以为自己的少爷经过生死不离,难舍,就会对蓝虞媗有所表示,哪想到却给了他决心,继续走下这条路。

  左如风看着外面不停的变化,微微一怔,随即几乎是脱口而出,“最起码要还给她除了感情以外的自由。”

  “我明白了,少爷。回去后我会立马通知她们。”老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十分小心的轻轻点了点头。

  放着轻柔优美的静吧里,安夜汐拿着三杯饮品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喝吧。”

  蓝虞媗接过饮料,轻声的说道,“Thank!”

  “我知道你善良,可是,你跑去那么偏僻的难民区做义工,会不会太委屈自己,这又是异乡,你太不负责任了。还好这次你福大命大。也多亏了Jane的爸爸,下次不要这样了。”

  蓝虞媗看着安夜汐微嗔薄怒的样子,太有违和感,笑着说道,“Jane。Thank you!”

  “This is all nothing。”Jane美艳的脸上满是不以为然,低头垂眼咬着吸管。

  “Jane。”安夜汐无邪的挑着眉头凝视着,愣是说了一句,“This is nothing like you。”

  “那有?忍家只是很调镇。”

  “夜汐,她在说什么?”

  安夜汐鄙夷的白了一眼,不悦的搅拌着冰块,“低调嘛?我也不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Jane连忙双手合十,恭维的说道,“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蓝虞媗苍凉的一笑,轻启樱唇,“夜汐,这是你教给她的嘛?干嘛恶搞人家啊?”

  “哈哈~”安夜汐笑得满脸通红,愣是止不住笑意,“我只是教她要收起嬉笑的面孔,要Serious的说。她却学上和尚,真别说,像了。”

  Jane一脸正气的点头符合安夜汐。

  “哈哈~笨蛋。”Jane身子一僵,便看向旁边清亮的笑声的源头,皱了皱眉乖顺的搂着安夜汐的脖子,“Teacher,棒。”

  蓝虞媗用忧虑的眼神看着她们,无奈叹了一口气。

  “弟弟。”

  诺陌希坐于电脑前,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脑屏幕,屏幕里一张张照片都画着一个五官精致,明艳动人的女孩。

  “弟弟,”诺陌冉走进来,放了一张纸张在他的桌子上,“咦,你在看什么?”

  “炎子拍的一些风景。”

  “是人物图片吧?”诺陌冉凝视着照片中娇艳如花,出尘脱俗的身影,不禁叹道,“难怪你们会被征服。真的好美,美的我这个同样是女人,都为之心动。”

  诺陌希指节分明的右手漫不经心地拿起纸条,“谁的?”

  “哦,是茉雅雅。”

  诺陌希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纸面,垂眼凝视着电话号码。

  “她刚才往家里打电话,留下电话号码,说让你尽快回一个。也对,她想得到你绝对不接陌生号码。”诺陌冉随即垂眸看着诺陌希,礼貌的一笑,“若非有事,她为什么要这样绕一圈呢?她是叶子的闺密,应该是和你有所关联的事。打一个吧!”

  “嗯。”诺陌希淡淡地说道,他的神色冷静沉思,过会,“我会打的。”

  “Really good~”诺陌冉看了一眼角落里和房间的违和感十分强烈的钢琴,诺陌希高贵冷峻的面孔,忧郁感伤的气息,空气中也是冷冰冰的。

  诺陌希听闻诺陌冉走出房间,皱眉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幽蓝的瞳孔疑虑的微眯起。

  “谁让他们对诺陌希品头论足,还说他的眼睛是妖怪。”沐筱琪摸索着束缚在胸前的安全带上,若无其事地转开了眼。

  艾炎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那你也不能上前把别人饭菜都给倒进汤里,你让他们吃什么不重要,重在你侮辱他们。”

  艾炎子说完,沐筱琪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我没打他们已经很好了。谁让他们辱骂诺陌希在先。”

  艾炎子垂下眼睑,伸手关掉音乐,“你打的过嘛?”

  “所以我才只是动他们的饭碗啊!”

  “所以。”艾炎子闻言没好气地回头白她一眼,“所以,我才会让你跑!他们也不是什么很坏的人,被抓住了,我们是学生,年纪小,无非就是大训一顿,还有道歉,你肯定不会咯~”

  “我没有错,干嘛要道歉?”

  艾炎子上下打量了沐筱琪一眼,鄙夷的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道歉。”

  “不是我不想道歉,只是。”

  “只是你不想因为陌希向他们道歉,”艾炎子点点头,若有所思看着在路边草丛被风颤动的孤叶,“是吧?所以,我理解你,站在你的角度去理解。即使,你本来就是错的。”

  挡风玻璃后,艾炎子正盯着前方的路况,“我是你的朋友,我应该理解你。所以,我也不想你对他们Say sorry。”

  车内突然弥漫着尴尬的气氛,一直延续很久,沐筱琪见车上了高速之后,才开口缓缓说道,“知道了,绕了一大圈,你就是想表达,公说我不对,私说我不该。谢谢,你理解我。你那么人性化。你不嫌累嘛?厚脸皮?”

  “口渴了可以喝水。怕的是你没有明白我要说的。”

  沐筱琪吸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你觉得我是听懂了没?”

  “一大半吧!”艾炎子回眸与她的凝望交汇,注视着那能容纳无尽伤痛的瞳孔。

  “还有什么?”

  “你心里的,”艾炎子说着方向盘一转,将车停靠在路边,看着她毫不避讳的说道,“那些苦!”

  沐筱琪和艾炎子对视着,柔情在她的心里泛起了一片涟漪,急忙躲过这眼神,打开车门走下车,忧伤的不知要将视线放在哪里,那么的迫切。

  诺陌希步进大堂就坐着电梯上了5楼,刚下电梯就被两个看场的工作人员拦下,“陌希大少爷,今天,这里已经被方堂少爷包下了,开派对。你看,要不去别处玩?”

  “让开!”

  诺陌希冷言冷语推开他们,工作人员一路踉踉跄跄跟在身后,“陌希少爷,你别让我们难做。”

  “你到底有没有弄好啊?”方堂双眼放光的盯着岸上显目的美女,丰满婀娜的身材,那似高不可攀的出众容貌。

  “没道理啊,那一小块布料能坚持这么久。是我们事先安排的泳衣啊。难道是那女仆拿错了?”

  方堂贪婪的望着远远站在人群中的女生,更是急红了眼摁住身边人的脖子往水里面压,“我叫你亲自动手,你偏不听。”

  “呼噜呼噜,方堂,”疯狂的水里充满令人销魂的景色,于洋正‘顽皮’的拍打着水面,嘴里发出哗哗的 呻吟 ,“方堂,快了快了!你先看看。看,看再说!”

  方堂听了饶过他,重新看着正在有说有笑的女人,“呵呵,是嘛?”

  “是啊,上次诺陌希霸气的抱着你,都泛起我们青涩的少女时代。”

  诺陌希闯进诺大的泳场,凌厉的目光扫荡过在低声喃喃私语的人群,搜寻着他要找的那个人。

  “我,我相信他,十年后,或许,我们之间会出现裂痕,背叛,别恋,但现在,我们不会。无论我们怎么吵闹,怎么冷战,我们都不会分开。”

加入书架,阅读最新章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